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大劫難中遠避疫鬼 天定的劫數怎麼避免?

作者:

第二波疫情更致命?離開中國,病毒失去殺傷力?躲避瘟疫有靈丹妙藥嗎?圖:清畫院畫《十二月月令圖‧九月》(局部)登高避疫。(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隋文帝開皇十一年六月中,文帝見到五個力士出現半空中,他們距離地面約有三五丈,身披五種顏色的長袍,手中各執一物。一人手執勺子和罐子,一人手執皮袋和劍,一人手執扇子,一人手執錘子,一人手執火壺。隋文帝急問太史:「這是什麼神?主宰什麼災、什麼福?」太史答曰:「此為五方力士,在天為五鬼,在地為五瘟(五瘟使者)。春瘟張元伯、夏瘟劉元達、秋瘟趙公明、冬瘟鍾仁貴、總管中瘟史文業。他們出現是上天將降瘟疫於世間,無法逃避。」(見《三教源流搜神大全》)

瘟鬼(或稱瘟神)的概念很早以前就出現了,東漢蔡中郎《獨斷‧卷上》記載:「帝顓頊有三子,生而亡去為鬼,其一者居江水,是為瘟鬼。」

有當事人能夠感應另外空間的瘟鬼,他們把信息告訴世人;史上也有留下瘟鬼轉生事跡;還有一些修煉高人在另外空間能看到瘟鬼。因此,傳統華夏子民都普遍認為瘟鬼或瘟神是奉天帝之命到人間散播瘟疫的。

明代萬曆年間的五瘟神畫像(局部)。(公有領域)

那麼是什麼原因上天要降瘟疫於世間呢?從史書中可以發現,瘟疫的發生都是社會人心敗壞時期、道德淪喪的末世時期,例如古羅馬帝國道德墮落迫害正信亡於瘟疫;又如明朝亡於瘟疫等都是史鑑的例證。從明朝中葉以後,官吏貪婪兇惡殘酷,士紳們橫行霸道,民間風氣也隨之變得邪惡奸滑、毒狠狡詐、品行惡劣,毫無禁忌無所不為的大有人在,到了明末發生搶掠、姦淫、殺戮的慘狀,比起唐末黃巢造反血洗三千里猶有過之而無不及,乃業因所在也。

天定的劫數能避免嗎?

那麼天定的劫數能避免嗎?又是什麼樣的人不會被侵擾呢?在瘟疫中也都屢屢留下在一大片染疫的群眾中有人不染疫的對比事例,下面是其中幾個可以為我們提供一些思考:

三代積德行善疫鬼不侵

宋朝的同知(副)樞密院事管師仁在讀書時,曾遇到過行疫使者。那天是大年初一,他早起出門,天還沒大亮,突然看見幾個身形高大、面目猙獰的鬼,於是叱問它們來此幹什麼?大鬼說:「我們是疫鬼,奉命在新年的第一天來人間散布瘟疫。」管師仁問:「我們家會有嗎?」疫鬼說:「沒有。」

管師仁十分奇怪,就問了原因。疫鬼說:「凡祖先三代積德行善,或是孝子、節婦、或是虔心正信行善、或是孝義誠信、或是從來不吃牛肉。只要符合一條,我們就不能進門。所以您的家中人不會染瘟疫。」管師仁家是三代積德之家,且看見別人做壞事就制止,看見別人有善良的舉動就讚揚,自然疫鬼不會侵擾。果然那一年瘟疫流行,管師仁一家安然無恙。

孝媳感天得神祐護

順治十一年(公元1654年)三月間,晉陵城(今江蘇常州)的城東遭大疫,疫情迅猛,人傳人,輾轉相傳,有的一家數口都死光,有的一條巷子裡只剩下幾個活人。人們恐懼戰慄,都遠遠避開晉陵城東,連至親族間也不敢相互探問病情。家在晉陵城東的顧家媳婦錢氏(熊禮之妻),在瘟疫發生前正好歸寧。她在娘家聽聞公婆染上瘟疫,並且傳染給兒子們,全家八人病情嚴重倒臥病榻,只能聽天由命。錢氏得知馬上就要動身回去,她的父母勸阻她不要回去白白送死。錢氏對父母說:「現在家裡公婆病得這麼嚴重,我卻不回去,這與禽獸有何差異呢?」父母怎麼也攔不住她。

這孝媳單身一人急急趕回夫家。當她一入家門,顧翁(公公)就聽到鬼的對話:「眾神都護衛著孝媳回來了,我們不速速躲避,會遭到不小的譴責!」就這樣,孝媳錢氏不僅沒有染疫,她夫家中所有人的瘟疫都痊癒了。這件實錄在清代研究瘟疫有成的中醫學家劉奎的書《松峯說疫》中留下了記載。正是邪不侵正,孝感動天!避免了劫數!

吉神擁護行義之人

辛公義當閔州刺史時,日以繼夜親身關照染疫的州民,卻不染疫。鄉人受他義行感召。(志清/大紀元

隋朝辛公義出任岷州刺史時,發現當地人「畏病」,對患病者的家人不管不顧,全家走避,人倫孝道蕩然無存。他遣派屬下巡訪病人,只要發現就用床轎送到他的辦公廳去。辛公義在辦公廳為病人們安置膳廊,並提供他們膳食和住宿。瘟病大發時,病人多到數百人,膳廊都住滿了。辛公義就在膳廊里親設一個坐臥兩用榻,篤定地在榻上辦公、休息,日以繼夜看護周圍的病人。他所有的俸祿,全部用來為病人買藥、找醫生醫療,他更是親自勸慰、指導病人飲膳。就這樣被安置在他辦公廳里的病人個個都痊癒了。

他勸諭病人的家屬親戚說:「死生由命,不關彼此之間的接觸呀!在此之前,因為生病的家屬被遺棄了,所以他們死了。你們看看現在,我把病人聚集在一起,我自己不分日夜都和他們同在一起,如果說瘟疫在人間會傳染的話,我哪得不死呀?何況這些病人們都好了!」

劉奎的書中還記載了一個「陰德無量,吉神擁護」的例子。說以前在城中發生大瘟疫,這時有個白髮老人教了一富人一帖救命的中藥方,並要富人去藥鋪合藥布施城中人。結果得到這方子的瘟疫病人都痊癒了,而富人一家人在大瘟疫中都沒有人感染得病。後來,有人看見另外空間有二疫鬼經過富人家門,他們邊走邊說著:「這人陰德無量,吉神擁護,我輩何膽敢進入他家門呢!」

正氣驅疫

上面說的是好人不染疫,而好人理政的地方,連動物也不染疫。東漢光武帝時的郎官朱暉(字文季),家族歷代仕宦從政,朱暉自我要求嚴格,莊敬自重,進退守禮,做事又非常果敢。在他十三歲那年,時局大亂,朱暉家鄉也是盜賊蜂起。他隨著寡母族人逃入宛縣城避難。途中他們遇到一群持利刃的盜賊掠奪,朱暉同行嚇趴在地上。少年朱暉拔劍上前揚聲說道:「財物都可以拿走,但是這些媽媽長輩們的衣服都不許動。今日我朱暉拼死也要跟你們一搏!」那些盜賊被他高昂的志氣打動退走了。

後來朱暉在家鄉當郡吏時,太守阮況曾經看上朱暉家的婢女,想要買下來,但是朱暉堅不應允。朱暉為官非常剛正,執法當為而為,當行而行,以百姓、國家的福利為優先,以道德節操為依歸。朱暉的手下吏員都很敬畏他的威德,而鄉人百姓則很懷念他的恩惠,作歌讚揚他:「強直自遂,南陽朱季;吏畏其威,人懷其惠。」東漢光武帝建武十六年,臨淮郡四周各地發生牛隻大疫,惟獨朱暉出任太守的臨淮郡沒有任何疫情發生。當時,鄰郡有許多人都牽著牛到臨淮郡境內去避疫災。

劉伯溫碑記教人避禍之寶

上述白髮老人行善給人避疫之方,而明朝的大預言家劉伯溫《救劫碑文》(又稱《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也為當今世人留下避疫之寶。當前我們正經歷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大疫,疫情未平,而中國這個重災始發地,當下疫情還是連波起。我們看到中共主導活摘器官牟利的罪行被國際社會組織聯合國、歐洲議會和許多國家譴責了十幾年,然而中共依然故我,揮舞權棒向錢看,迫害善良國民、修煉人,辣手摧命毫不手軟,讓整個民族和人民遭殃。《救劫碑文》預言的大劫的大關卡就在2024年的當下:「謹防人人艱難過,關過天番龍蛇年」、「若得過了大劫年,才算世間不老仙」,「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1]

《救劫碑文》一開頭就警示人「天有眼,地有眼」,這一雙天地之眼,就是宇宙恆常不變的道德準則;天道有知,「任汝金剛鐵羅漢,除非善事能保全」。就說人間瘟疫之難最根本的因由在於違背了天道,違背了道德根本;任你是金剛鐵羅漢,一把善惡的道德量尺決定生死去留。「此時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就說若能行大善,瘟神也會繞開他。

那麼在大難中最根本的保全之寶是什麼?《救劫碑文》末段做了暗示:「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三點加一勾;八王廿口。」(解字謎之謎底為「真、善、忍」)[2]《救劫碑文》說,信了這個寶,「人人喜笑,個個平安。」放諸天地,「真善忍」就是人間道德的根本,就是天道的根本。《救劫碑文》還說,「但若不信要大難;行善之人可保全。」

劉伯溫《救劫碑文》隱示的救劫密碼,拆字解謎底——「真、善、忍」。(古容製圖/大紀元)

是的,行善之人在難中可保全,即便是做過違背天理良心之事,若能虔誠向神懺悔,改過向善,神就能給改變命運。上天慈悲祐護眾生!歷史上留下的行善避疫的實例,留下的如《救劫碑文》的大預言,都是在人間最大劫難的當下,神給人的慈悲指引!

——注

[1]參考文章:劉伯溫《救劫碑文》預言大劫怎樣關過天番龍蛇年?

[2]參考文章:劉伯溫神准預言明朝末路又如何預言當今疫情結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18/2055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