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要不輸習?普京大動作 高級軍官接連被捕,俄軍新一輪「清洗」引關注

事件始於上月底俄羅斯國防部副部長伊萬諾夫(Timur Ivanov)的被捕。隨後,俄國防部人事總局局長被送上法庭。

本周,又有至少兩名俄軍高級軍官被拘留。他們都面臨腐敗指控,但都予以否認。這一系列針對俄國防部和俄軍內部的逮捕行動開始於普京就任其第五個總統任期前不久,他將自己的盟友、長期擔任俄防長的紹伊古調任新職。

俄羅斯一系列軍中的清洗行動立即引發了這樣的疑問:在烏克蘭戰爭中,普京是否在重新確立對俄國防部的控制;軍方和安全部門之間是否爆發了地盤爭奪戰;或者克里姆林宮的高牆後是否正上演其他場景。讓我們來看看這些逮捕背後的原因——腐敗醜聞在俄羅斯並不新鮮,數十年來,俄政府官員一直被指控利用職務之便謀取私利。俄羅斯的腐敗在掌權者眼裡既是胡蘿蔔又是大棒。

歐洲政策分析中心民主韌性項目主任格林(Sam Greene)表示,這是一種「鼓勵忠誠並敦促人們達成共識」的方式,也是一種控制手段。

安全問題專家加萊奧蒂(Mark Galeotti)在最近的一次播客採訪中說,普京希望每個人的「衣櫃裡都有一個骷髏」。他補充說,如果掌握了政府重要官員的醜聞材料,就可以隨時挑選目標。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戴維斯(Nigel Gould-Davies)說,腐敗「是這個體制的本質」。烏克蘭戰爭導致俄羅斯的國防開支激增,增加了腐敗的機會。

俄前副防長伊萬諾夫是今年4月被逮捕的首位官員,也是這場清洗運動中迄今為止被逮捕級別最高的軍官,他負責監督與軍事有關的大型建設項目,並能獲得巨額資金。這些項目包括重建烏克蘭被摧毀的港口城市馬里烏波爾。由已故俄反對派領袖納瓦利內(Alexei Navalny)領導的反腐團隊指控稱,48歲的伊萬諾夫及其家人擁有價格高昂的地產,享受奢華派對和出國旅行,甚至在全面入侵烏克蘭之後也是如此。他們還稱,伊萬諾夫的妻子斯韋特蘭娜在2022年刻意與他離婚,以逃避西方制裁,得以繼續過著奢侈的生活。

高級軍官接連被捕,俄軍新一輪「清洗」引關注

俄羅斯國防部副部長伊萬諾夫、國防部長紹伊古與總統普京資料圖片 © 法新社圖片

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周四表示,最近的逮捕行動並不是一場反腐「運動」,而是反映了「所有政府機構」正在進行的活動。佩斯科夫和伊萬諾夫曾有過一段尷尬的鏡頭。納瓦利內的團隊分享了2022年這位克宮發言人在伊萬諾夫前妻生日派對上慶祝的畫面。在視頻中,人們看到佩斯科夫戴著一塊估計價值8.5萬美元的手錶,而伊萬諾夫當時就站在他身旁。

今年4月,俄羅斯最高執法機構——俄聯邦偵查委員會報告稱,伊萬諾夫涉嫌收受巨額賄賂,這種刑事犯罪最高可判處15年監禁。此後,俄國防部人事總局局長庫茲涅佐夫(Yuri Kuznetsov)中將;俄第58集團軍前軍長波波夫(Ivan Popov)少將和俄武裝力量總參謀部通信總局局長、副總參謀長沙馬林(Vadim Shamarin)中將也因受賄指控被捕。沙馬林是俄武裝力量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Valeri Guerassimov)的副手。

據報導,俄國防部第五名官員維爾特列茨基(Vladimir Verteletsky)於周四被捕,他來自國防採購部門。俄聯邦偵查委員會稱,維爾特列茨基被指控濫用職權,造成價值超過7000萬盧布(約合77.6萬美元)的損失。此外,莫斯科地區聯邦監獄管理局副局長特拉耶夫(Vladimir Telayev)因涉嫌大規模行賄於同日被捕。

倫敦智庫、英國皇家聯合軍種國防研究所的俄經濟專家康諾利(Richard Connolly)說,這些逮捕行動表明,俄國防部「真正惡劣的」腐敗行為將不再被容忍。普京就職後不久,就由經濟學家別洛烏索夫(Andrey Belousov)接替紹伊古擔任國防部長。佩斯科夫說,俄羅斯不斷增加的國防預算必須與更廣泛的經濟相適應。

佩斯科夫稱,俄羅斯的國防預算占GDP總值的6.7%。這是自蘇聯時代以來從未有過的水平。康諾利說,「有一種觀點認為,需要更明智地使用這筆預算」。去年,華格納集團首領普里戈任在一次至今仍是謎團重重的空難中喪生。此前,他領導了一場針對俄軍事領導層的短暫未遂兵變,稱紹伊古和格拉西莫夫對國防部管理不善,並拒絕向其私人武裝提供武器彈藥。

戴維斯分析說,別洛烏索夫的任命是「克里姆林宮勉強承認」必須關注這些問題。正確管理戰爭也至關重要,因為俄羅斯的經濟依賴於戰爭。在國防部門蓬勃發展的推動下,俄羅斯人的工資越來越高。雖然這造成了通膨問題,但卻讓普京得以繼續兌現提高生活水平的承諾。格林說,政府需要「保持戰爭以維持經濟發展」,但也必須確保成本和腐敗不會超過需要。

康諾利說,也有可能是新任防長別洛烏索夫正清除前防長的手下,並發出「將以不同方式行事」的信息。其他變動還包括俄國防部副部長薩多文科(Yuri Sadovenko)被別洛烏索夫的前助手薩維利耶夫(Oleg Saveliev)取代,以及紹伊古任內的國防部長發言人羅希雅娜(Rossiyana Markovskaya)宣布她將轉任新職。

波波夫的情況可能有所不同。他曾在烏克蘭作戰去年7月因批評俄國防部領導層,並指責其缺乏武器和補給線不暢導致許多軍人傷亡而被停職。他現在可能正面臨著公開發表批評的後果。目前還不清楚是克宮還是安全部門,尤其是俄聯邦安全局(FSB)是逮捕行動的幕後推手。有可能是與普京關係足夠疏遠的官員捲入了一場與新防長任命無關的地盤爭奪戰。格林說,俄羅斯的安全部門可能試圖「反擊」自2022年普京下令入侵烏克蘭以來軍方的主導地位。

格林指出,雖然克宮極力否認正進行任何形式的清洗,但「如果普京不想這樣做,那就不會發生」。隨著烏克蘭戰局向對俄羅斯有利的方向發展,普京可能會有恃無恐地清洗國防部,也可能會允許安全部門發揮主導作用。康諾利說,可能會有更多的人被捕,因為新防長希望證明腐敗「是要付出代價的」。格林補充說,「富有進取心」的調查人員也有可能認為對將軍提起刑事訴訟是職業晉升的絕佳機會。然而,由於腐敗是如此普遍,它可能會引起整個體制內的恐慌。

格林提到,如果官員因以前被允許的行為而被捕,即使這種行為是非法的,也會改變「紅線」。他說,如果逮捕行動繼續進行或擴大到俄國防部以外,可能會引起相互指責,導致官員「急於離開」,而這正是克宮希望避免的。格林說,由於克宮的制度是建立在腐敗基礎上的,對其打擊過猛可能會導致其「分崩離析」。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伊萬諾夫上月被捕後,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指,他的奢華生活多年來一直為克宮所熟知和容忍,突然倒台對他的長期導師、當時仍是俄國防部長的紹伊古造成了重大打擊。克宮的大部分政治精英那時還在期待著即將到來的政府改組。

報導指,一位接近俄國防部的人士說,伊萬諾夫是自2016年以來被拘留的最高級別官員,他的被捕標誌著紹伊古命運的轉變,特別是考慮到這位副防長被送上法庭的方式非常引人注目。

該人士分析說:「如果他們只是想削弱紹伊古,本可以先解僱他(伊萬諾夫)。這會表明他們已經剷除了腐敗。相反,他們在辦公室逮捕了穿著制服的伊萬諾夫,就在國防部部務委員會會議結束後,伊萬諾夫在會上一直坐在距離紹伊古一個座位的地方。這都是演戲」。該人士問道,「如果不是為了破壞紹伊古,還有什麼意義?」

莫斯科精英中的另一位人士說,眾所周知,普京對其精英中的任何派別獲得過多權力都心存戒備,他似乎已經得出結論,克宮需要找到一種新方法來制衡紹伊古和俄國防部的權力中心,因為普里戈任不再扮演這一角色。莫斯科精英圈子裡的人補充說,伊萬諾夫奢侈的生活方式公然超出了官方工資,這讓他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該人士說:「這傢伙太張揚了,他的妻子也是。普京並不太在意腐敗問題——你需要一定的數量才能讓事情發生。但還是有限度的」。

曾擔任英國國防情報局局長、長期觀察俄羅斯政治的霍肯赫爾(Jim Hockenhull)爵士說:「在俄羅斯體制內部,每個人都知道他是腐敗分子,因為他是該體制的一員。那麼,為什麼是現在?這是一個關鍵問題」。

霍肯赫爾表示:「在一個主要靠恩惠分配權力的小集團中,(人們)有時難免會站在某人憤怒的對立面」,隨著戰爭的持續,「這個以權力和金錢為中心的集團面臨著更大的壓力。每個人都試圖為自己的地位辯護」。他指出,偶爾會有人被選中「為一些事情背黑鍋」,「這成為一種淨化時刻」。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26/2059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