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曹長青:為美國感到深深的悲哀

作者:
在紐約,像AOC這種反美左瘋竟當選聯邦議員還高票連任。像亞當斯這樣無能的黑人都能被選為紐約市長,他當選後就把親弟弟提拔為紐約警察局副局長,24萬年薪,而紐約治安越加惡化。從AOC和亞當斯的當選,就能看出紐約有太多選民被左媒毒化到只認意識形態、不顧常識和是非。

川普因封口費案被判有罪。左派和反川普者會強調,這是12人組成的紐約陪審團裁決的,要尊重美國司法制度。但通過這次判決有罪,更可看出美國司法被左毒腐蝕的程度。

當年美國先賢設計的陪審團制度,就是要防止法官一人判案被政治左右。

托克維爾在《論美國民主》中說,當年他到美國考察看到,很多陪審員都是農民,上午在田間種地,下午去法庭。那時沒有電視和網絡等,他們不受外在輿論影響獨立判案。

更重要的是,美國建國時,99%的美國人是基督徒,信奉誠實、正直、道德等傳統價值,所以才能秉公、秉常識判案。而今天,太多美國人被左派媒體和教育毒害,看看今天在哈佛、哥大等校園風起雲湧的反猶、支持哈馬斯的學生示威,就可看出美國高校已成毒害人靈魂之地。紐約時報CNN等主要媒體竟成了假新聞的源頭,意識形態取代了新聞真實客觀。

在紐約,像AOC這種反美左瘋竟當選聯邦議員還高票連任。像亞當斯這樣無能的黑人都能被選為紐約市長,他當選後就把親弟弟提拔為紐約警察局副局長,24萬年薪,而紐約治安越加惡化。從AOC和亞當斯的當選,就能看出紐約有太多選民被左媒毒化到只認意識形態、不顧常識和是非。

在這種環境找到不受政治影響的公正陪審員很難。封口費案在挑選陪審員時,雖然川普的律師淘汰了好幾個,查到他們在社交媒體發表過反川普的言論,但那些沒公開發表過的,難以查到。這個案子如果在極左的華盛頓DC(黑人和西裔占人口60%)來審,不管起訴川普多少罪名,全都可能被定罪。未審先判,是左派左瘋們的心理常態和慣例。

當年美國先賢設計的陪審團制度,離開了人們的誠實、正直的特性和價值,就不僅變形,甚至很容易成為政治鬥爭的遮羞布工具。這次川普被紐約陪審團裁判定罪,就是一個典型例子。為美國感到深深的悲哀!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X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