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有隱情?中共駐美總領館發文很蹊蹺

作者:

5月30日,中共駐美國舊金山總領館公眾號蹊蹺發文,提醒領區內中國公民要防範以涉嫌參與「反戰集會」為幌子的詐騙。為何要發這樣的通知呢?

按照中共總領館的說辭,說是某一天某個中國公民向其反映,說「遭遇不法分子冒充美國警方,以其涉嫌參與未經批准的『反戰集會』為由實施詐騙」。怎麼詐騙的呢?就是「詐騙分子假冒執法人員,迫其簽署所謂『認罪書』,並要求提供大筆資金作為『擔保』」,隨後便有「熱心人」主動聯繫說可以擔保,但「須先請當事人國內親屬將等值人民幣匯入指定銀行帳戶」。結果是「一旦匯款則血本無歸」。

基於這樣一個「詐騙」案例,中共總領館才提醒其他在美中國公民注意提防,並在遇到問題時可致電外交部全球領事保護與服務應急熱線(24小時)或中共總領館。

在海外從來就不真正保護中國公民利益、從不關心中國公民被騙的中共,突然關心起中國公民的財產安全和被詐騙之事,著實讓人生疑,而這篇通知其實就包含著若干詭異之處。

其一,如果某個在美的中國公民屬實遇到詐騙,理應向美國警方報案,或者如果語言存在問題,求助中共領館向美國警方報案,才是合情合理的做法,也是一般正常人的選擇。那麼,為什麼這個中國公民不向美國警方報案?為何中領館不協助其向警方報案呢?內中有何隱情?

其二,這個中國公民之所以能被「詐騙」,應該是因為參加了不久前在美國各個大學發生的支持巴勒斯坦、反以色列的活動,那麼問題是:這個「詐騙犯」是如何知道這個信息的?為何這個中國公民會相信參與未經批准的「反戰集會」就是犯了罪?在美國,參加示威遊行是每個人的權力,除非在這個過程中做了什麼不當之事,才涉嫌犯罪。這個中國公民究竟被抓住了什麼把柄?

其三,這個中國公民為何會同意簽署「認罪書」?「認罪書」的內容是什麼?是否與其在反戰集會、示威中的所犯違法之事有關?中領館為何不敢公布詐騙內容?通常來說,在涉嫌犯罪時,嫌疑人與美國當局簽署「認罪書」可以減輕處罰,這是否意味著找上這個中國人的其實是美國的某個部門?

其四,為何這個中國公民會需要大筆資金擔保?是否涉及其因為違反了美國法律而影響其在美居留問題?

其五,為何這個中國公民會同意讓其國內親屬將等值人民幣匯入指定銀行帳戶?為何他(她)的家人沒有提出質疑?要知道,任何人在涉及到大額匯款時,都會非常謹慎。這是否因為他們都清楚這筆款項的用途?比如為其繼續留在美國擔保?至於「一旦匯款則血本無歸」是否涉及被罰沒?

或許,中領館通知背後隱藏的是這樣一個故事:某個在美中國人接受中領館指令,參加了某個大學或某幾個大學的「反戰」示威,並且是其背後的組織者、操縱者和資金提供者,因此涉嫌擾亂、顛覆美國。該人在被美國當局查證後,同意「認罪」,並披露了其幕後主子的指令,而為了不被驅逐出境,同意支付罰金和保證金。沿著這個敘事再讀中領館的通知,也就一目了然了。

這樣的敘事是否真實呢?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5月初美國福克斯新聞曾報導了一名冒充穆斯林,支持哈馬斯的中國留學生被抓捕後,警察當眾揭去她的頭巾、揭露了她的真面目的新聞。視頻中的她被捕後並未顯現出驚慌,還面帶微笑。據說她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中國留學生劉麗君。

劉麗君是因受中共長期洗腦而挺身支持巴勒斯坦,還是接受中共指令攪渾水,筆者不得而知,但無法排除後者的可能性。而且這樣的中國學生、中國人還有多少呢?恐怕不止劉麗君一人。

根據5月中旬美國智庫「網絡傳染研究所」(Network Contagion Research Institute, NCRI)的一份報告,一個與中共有聯繫的政治活動團體在資助和組織美國校園的反以色列抗議活動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報告指這場「看似草根的激進運動」的背後,有一個叫「為巴勒斯坦關門」組織(Shut It Down for Palestine, SID4P)在推動。該組織是在2023年10月7日以色列遭受哈馬斯襲擊後成立的。其領導了一系列「反資本主義、反警察和反政府的抗議運動」。

營運SID4P的人員來自一個名為「辛厄姆網絡」(Singham Network)的機構。該網絡與一名美國左派科技富豪羅一(Neville Roy Singham)直接相關。羅一與反猶太親巴勒斯坦組織關係密切。羅一長年在上海深居簡出。他在2023年出席了一場為中共傳播國際形象的研討會,沒想到無意中泄露了身份。

根據《紐約時報》的調查報導,羅一是極左事業的社會主義捐助者,也是在海外推動中共宣傳,並為宣傳活動提供資金的核心人物。他隱藏在眾多美國的非營利組織和空殼公司之中,但一系列調查顯示,他與中共政府媒體機構有密切合作,甚至為其在全球的宣傳活動提供資金。

羅一還與左翼反戰團體「粉紅代碼」(Pink Code)的創始人朱迪‧埃文斯(Jodie Evans)在2017年結婚。埃文斯過去曾公開批評中國人權,但後來「粉紅代碼」的立場發生了大變化,改為全面支持中共,甚至謾罵香港的民主抗議人士。

報告指,與中共外國影響力活動有關的組織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針對占領基礎設施和公共空間的直接行動。雖然表面上這些活動主要針對以色列,但實際上卻是一場更廣泛抗議活動倡議的一部分——他們有充足的資金,旨在推動一場革命,反政府和反資本主義議程,其主要組織已成為「敵視美國的外國實體的多功能工具」。NCRI預測,這些組織將持續煽動騷亂,直至2024年夏季,並持續到11月美國大選。對此,有美國議員表示並不奇怪。

中共既然可以在幕後支持海外團體,同樣也可以給在美國的小粉紅們下指令參與攪局。在美國多方反擊中共對美國的滲透的大背景下,中共越來越多的下作之舉被揭穿,相關人員被抓、被傳喚、被警告,中共在美國高校反戰運動背後的鬼影,包括參與者也被美國當局掌握,參與者也只能向中領館求救。

因此,中領館此次蹊蹺通知,顯然是有許多內情的,極有可能是在通知參與者一旦罪證被證實,不要與美方合作,而是要及時聯繫中領館,中領館可以提供某種協助,比如逃回中國。問題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中共每做一次惡事,都必將反噬自身。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