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二大爺

二大爺:墮胎權和持槍權為何如此牽動美國人?
2022-06-28

其實真正值得我們關注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就是美國的體制下,政黨的博弈是如何法律框架下施行;美國對於權力的分立和制約,又是如何在精妙的規則設計中得以施行;最根本的,還是這個國家,無論立場左右,骨子裡對於法治的認同和推崇——高院的判決反對聲音很多,但是一旦做出,大家都會執行。所以,如果哪一天我們也能在同樣的場景下就某一個社會問題進行公開的博弈並尊重規則下產生的結果,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進步。

二大爺:如果孔子也帶貨
2022-06-27

孔子心中,讀書人的世俗追求和終極使命是不同的。為了生活,追求利益是應該的;但這種事情誰都可以干,唯有讀書人,應該干世人不能幹或者不願乾的,把自己的目標放得更高更遠。這是他喜歡端木賜,但更推崇顏回的根本原因。如果孔子也能直播帶貨,我相信他也是願意乾的,但是最後的結局可能和羅永浩差不多,賺了錢還了債就會轉身又去追求自己的"道"——因為那才是他為自己的人生定下的終極目標。

二大爺:作為小人物,我勸你要善良
2022-05-27

作為小人物,在時代的洪流中,命運如齏粉,隨時都可能粉身碎骨。這樣的窘迫中,我勸你要善良。即便你戴上了紅袖章或者穿上了大白服甚至端起了槍,有了那麼一點影響他人的權力,你要知道,你也不過是一個供人使喚、無足輕重的棋子,地位和處境隨時可以在轉瞬之間調轉。當你可以有少許選擇的時候,看看那些無助和絕望的眼神,想像自己某天身臨其境。本質上,你和你面對的那些可憐的人是一夥的。

二大爺:他們可能才是「最後一代」
2022-05-16

大部分情況下,我們不太可能有一個光耀萬世的超級子孫,但是能讓子孫擁有自由選擇的權力,哪怕是擺脫我們已經吃過的苦、受過的罪,做一個平常而幸福的普通人,這就已經非常難得。「我們是最後一D」這樣的話,雖然足夠決絕,但是終究還是萬分的無奈和悲涼。與其絕望的結束,不如嘗試另一個開始。如果讓我修改一下,我會說,"是的,我們是這裡的最後一D"。

二大爺:普京還有退路嗎?
2022-05-13

很多歷史的契機,不是美帝的大棋下得有多好,而是對手總是會利令智昏。這是所有存在強人天花板的國家的死結。當一個國家的重大決策是出於統治者本身的利益和野心的時候,它一定會和國家利益相違背,走出臭棋、錯棋是遲早的事情。

二大爺:遠方的戰爭,和1500個中國人的心願
2022-05-09

我要誠實的說,我和大多數讀者都一樣,不是什麼大富大貴的人,否則我也不會把這筆款項費時費力分成7次才完成任務。因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海外的捐贈都不收人民幣,所以大筆的美元支付對我而言,不僅要撓破頭想辦法,而且是有各種各樣的潛在風險的。但我今天不是要給大家說這個。因為這件事,我在國內文章平台又被封殺一次。如果你長時間看不到我發文章,那麼基本不用問原因了。

二大爺:潤日愛國的連岳老師塌房了?
2022-05-02

連岳潤日避難本來也無可厚非(「潤」——網絡熱詞,英文run的諧音,意為跑路),畢竟這年頭,地主家也經不起天天核酸嘛。但是考慮到連岳一貫的老雙標,這就有意思了。比如他自己是丁克一族,但是卻一個勁的鼓勵讀者為國生娃;自己靠寫雞湯名利雙收盆滿缽滿,但是勸大家要安貧樂道、積極向上;自己經常在「沒能力抄作業」的腐朽國家潤來潤去,卻說防控這邊獨好,大家還是安心呆在國內好;自己說去日本遲早要被奧姆真理教毒死,卻又一轉身跑悄悄去日本看泌尿科……

二大爺:否決權被否決 俄烏戰爭改變的國際秩序
2022-04-29

列支敦斯登這個國家在二戰前雖然是又小又弱,根本沒有存在感,但是它的君主,列支敦斯登家族卻在歐洲歷史上赫赫有名,很有貴族秉性,所以國家雖小,骨氣卻是槓槓的。在二戰中,納粹武功最強的時候,其君主弗朗茨一世王后就是猶太人,所以對猶太人極為同情。在大部分歐洲國家都對納粹低頭的時候,列支敦斯登卻極有骨氣,是少數幾個不承認慕尼黑協定以及納粹占領的領土合法性的歐洲國家之一。說實話,這真是要冒亡國的風險的——因為納粹只需要派一個連就能滅了沒有一兵一卒的列支敦斯登。

二大爺:北約離俄羅斯,一直只有三公里
2022-04-19

我們可以做一個有趣的設想,如果阿拉斯加還在鵝國手裡,那麼可以肯定,這塊寶地並不會有什麼出奇,他和俄國其他的西伯利亞的土地一樣,恐怕也只能憑藉荒涼冷酷的古格拉集中營而聞名。別說人均7萬美元,怕是人均7千都很難。美國買到它固然是美國的幸運,但對於這塊土地,以及這塊土地上的人民,何嘗又不是一種幸運。

二大爺:莫斯科相不相信眼淚
2022-04-15

「莫斯科號」天生印堂發黑,命帶流星,故事很多。2008年8月,鵝入侵喬治亞,「莫斯科」在黑海負責封鎖,結果第一次交戰,聊勝於無的喬治亞海軍僅僅發射了一枚飛彈就正好命中「莫斯科號」。幸好沒有命中要害,得以苟全。鵝烏開戰的時候,「莫斯科號」又在第一時間被派去封鎖蛇島。沒錯,就是「莫斯科號」通過無線電向島上的駐軍勸降,結果只換來一句「鵝羅斯軍艦,去你X的」……

二大爺:記住,你也會有叫苦的一天
2022-04-15

我甚至經歷很多次,舉報者後來幡然醒悟,又來給我道歉的。但我從來不認為這真的有用——因為在我看來,舉報這個事,他不是認知層面的錯誤,他是道德層面的缺陷。本質上無論純壞還是蠢壞,都是骨子裡的壞,那種人性糜爛,並不是一時一地的認知所導致的。

五毛母親斷藥微博求救 愛國大V沈逸斷糧
2022-04-12

求生是地球上所有生物的本能。從最低端的單細胞到最高端的靈長類。當求生都成了不應該,成了製造麻煩的時候,還有什麼稱得上正常的東西嗎?高端動物的演進過程中,我們也有幸見證了很多這種逆進化——不僅不願救同類,反而還要在同類求救的時候得意的踩上一腳。當「國家」和「民族」這樣的大詞成了某些韭菜自我幻化的生存意義的時候,他甚至會把人性的泯滅當做一種無上的榮耀。

二大爺:離散的歐盟,瀕死的北約,是怎麼被俄羅斯救活的?
2022-03-29

這一切,都得益於俄烏戰爭。我之前提出一種說法,這是一場改變今後至少三十年世界地緣政治格局的戰爭,甚至會永久改變國際政治版圖。而歐盟和北約的滿格回血,正是這種影響之一。甚至可以說,離散的歐盟、瀕死的北約,都是被俄羅斯救活的。

二大爺:俄烏戰爭第27日:來自重慶的武裝三輪
2022-03-25

可以說,俄國人的對手,全是自己栽培出來的。他們所有的戰鬥計劃,可能都是按照2014年在克里米亞望風而降的烏軍來制定的,從沒想到8年的時間,烏軍從裝備、組織到士氣都早已經脫胎換骨,完全是兩支天淵之別的軍隊。特別是烏軍本次依託大數據分析,無人機配合作戰的全新模式,在戰爭史上是第一次大規模應用。不要說懵逼了的俄軍,就是軍迷,可能也是第一次見,俄軍落伍的不僅是霸道三輪車,而是整個戰術思路都已經不在線了。

二大爺:第23日:拳師為什麼變成了村婦
2022-03-21

前幾天大家看過的俄軍大批坦克集群在基輔以北被襲擊摧毀的畫面。在現代戰爭中,如此密集的將坦克集群置於毫無保護的開闊地段,在空中沒有武裝直升機掩護、地面沒有步兵配合的情況下,這是非常費解的送人頭行為。而且其密集的編隊方式好像是閱兵編隊,而不是正常的坦克戰術編隊,是極為低級的低端失誤。這種編隊,一旦被人掐頭去尾,就有可能全軍覆沒。這裡體現出俄軍不僅是戰術指導思想落後,可能連平時的訓練也不行。因為但凡訓練有素,是不會在實戰中如此編隊的。

二大爺:第20日:海牙法庭首判,金毛聯合遠征
2022-03-18

讓俄國人糟心的事兒可不止這一件。昨天荷蘭的海牙國際刑事法庭針對「烏克蘭起訴俄羅斯入侵」做出了首份判決,主審法官多諾霍(Joan E. Donoghue)宣布,俄羅斯違反國際法入侵烏克蘭,必須撤軍。這份裁決由海牙法庭的15名法官投票表決,13名法官投贊成票,來自俄國和中國的2名法官投了反對票。

二大爺:俄烏冷幽默
2022-03-14

面對俄外長要求烏克蘭投降的話,烏克蘭國防部長立馬反唇相譏:「我們可以接受俄羅斯的投降」。更大的黑色幽默是,烏克蘭預防腐敗局局長諾維科夫(Novikov)3月10號居然正兒八經的給俄國防部長紹伊古發了一份公文,內容是「讚揚他為確保俄羅斯軍隊的高度腐敗所作的努力」。紹伊古執掌俄軍十年,一手推動了俄軍的軍改,如今被對手如此羞辱,情何以堪。甚至連以前在俄國面前不敢說話的愛沙尼亞空軍司令也站出來嘚瑟:「如果你看看戰況,你會發現俄國人已經算不上個對手了。」

二大爺:俄烏戰爭2個月結束
2022-03-04

原油出口是俄資金來源的大宗,但這幾天,俄國標誌性的烏拉爾原油招標,連續三次流標,無人應答。要知道為了能賣出去,俄將烏拉爾原油的價格降至創紀錄的9.8美元每桶。這是打一折的「骨折價」!可以說買來轉手就能掙大錢,但是大家為啥不敢買?很簡單,不是買家有多高覺悟,而是根本買不了。因為國際石油貿易需要銀行開具美元信用憑證,而現在沒有哪家銀行敢開這個。飯可以少吃點,碗卻不能砸了。

二大爺:俄烏戰爭第四天,戰爭史上的搞笑名場面誕生了
2022-03-01

昨天俄軍正對哈爾科夫展開猛攻,但是收效甚微。兩個俄國裝甲兵由於自己的坦克沒油趴窩了,又無法得到補給,惶恐之中居然跑到仍在烏軍控制中的警察局,要求烏克蘭人給予一些油料補給。WHAT?我相信大家看完這條新聞可能跟我一樣都是原地石化,一臉懵逼。兩軍交戰居然還有這樣的騷操作?去人家打劫居然開口借盤纏,脫口秀段子都不敢這麼寫啊!可惡的是烏克蘭警察很不配合,感動之餘立馬把兩個俄國大兵給拷上,偷雞不成轉瞬就成了俘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