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公寓

房子太大竟迷路 美國夫婦出售1千平方米公寓(組圖)
2015-04-10

房價高可是當今不爭的事實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每天窩在辦公大樓里像拼命三郎一樣努力工作,只為能攢錢買得起一個屬於自己的小房子。可美國紐約市布魯克林區的斯圖爾特·利夫夫婦卻因為目前居住1000多平方米豪宅太大容易迷路,便準備將其出售,改住小公寓!據專業機構估計...

俺是服氣了 這才叫設計(組圖)
2015-02-23

如果你住在一個只有8平方米的公寓中,那會是個怎樣的場景?在巴黎,就有一個這樣大小的公寓。公寓小巧精緻,由來自中國的建築公司Kitoko工作室改造的。這個公寓是一個功能性的公寓,雖非常小但是裡面卻大有內容公寓設在7樓,外面是一條又長又窄的走廊。 在巴黎...

李嘉誠在香港推出16平方米公寓 堪比牢房
2014-12-07

「不賺最後一個銅板」的箴言曾被奉為圭臬,但長實最近推出的16平方米「蚊型公寓」,卻被媒體痛批「賺盡最後一分錢」。 嘗試本周在新界推出新樓「嵐山」,有43套實用面積僅16平方的微型戶型,創下香港「最小戶型記錄」。該戶型居室面積僅8平方米多,和香港監獄的單人囚...

大都市的悲哀 李嘉誠在香港推出16平方米「蚊型」公寓(圖)
2014-07-24

香港樓市一回暖,首富李嘉誠又上了新聞頭條。 長實在新界大埔區的新樓「嵐山」本周開售,不聲不響地刷新了新盤「小戶型」的紀錄——其中一套「開放式」戶型實用面積僅177平方英尺,折合約16平方米。新盤資料一面世,長實馬上被套上「無良開發商」的帽子,媒體冷嘲熱...

北京情侶命喪群租房火場 傳出「撕心裂肺」喊叫(組圖)
2014-02-23

2月21日中午11時30分,海淀區林業大學北路文成傑座小區B座3單元6層一間公寓發生火災。經現場急救人員證實,公寓內有一男一女兩名居民身亡。據同單元居民稱,發生火災的公寓為打了隔斷的群租房。警方表示,起火原因正在進一步調查當中。 火災伴有巨大爆炸聲 住在...

深圳天價公寓讓人咂舌 1套2.5億 圖
2013-04-25

  「新國五條」各地實施細則陸續出台,深圳東海國際公寓樓王單位卻逆勢打出一平方米29萬元的高價,破了深圳公寓價格的歷史紀錄,一套公寓的總價超過2億5000萬元。不過有業內人士認為,在當前的宏觀調控下,天價公寓的投資前景並不樂觀。   誤傳一平方米...

「袖珍小屋」體驗22平方米的豪華公寓(圖)
2013-03-22

是不是經常在幻想自己有個大房子?當然這是每個人的願望,不過高房價卻叫許多人望而卻步,但就算是小房子,也可被打造成豪華公寓。 根據外國媒體報導,近日紐約設計師提姆(Tim Seggerman)改造了一件小房子,這間240平方英尺(約22平方米的)甚至可以堪...

膠囊公寓裡的青春 房東感嘆:這些年輕人以後怎麼過?組圖
2012-11-09

在武漢市礄口區古田一路一個城中村內,有一棟6層的私房。房東王佳才將這裡隔出了膠囊房55間,最小的一間面積僅有4.5平方米,租戶多為剛剛走出校園,在武漢艱苦打拼的年輕人。這裡月租只有300多元,比一般出租房便宜近2/3,性價比較高。房東老王說自己折騰這棟...

在美國花15萬買的豪宅 僅用兩年工資
2012-09-11

美國房價很低,但是租金、水電比較貴。

世界最昂貴公寓:東京「The House」
2012-04-26

導讀:這是位於日本東京的一套一居室公寓,標價為2180萬美元,是世界最昂貴的公寓。這套名為「The House」的奢華複式房位於東京最貴的街區Minami-Azabu街區,擁有4434平方米的居住空間,房屋的主人花費18個月對其進行翻修成為一個住房「大作」。

只有一間臥室的全球最貴公寓
2012-04-16

這套奢華的一室公寓位於東京最昂貴的街區—都港區南麻布(Minami-Azabu),占地411.932平方米,價值2180萬美元。現在來看看這套公寓的「配置」吧。 幾乎所有的家居都是由Cecotti Collezioni(義大利高端家居品牌)設計師專門設...

揭秘日本最貴的億元頂層公寓
2012-01-14

這四套待售公寓位於森大廈株式會社(mori building)的平河畔森大廈(hirakawacho mori tower)頂層。平河畔森大廈住宅樓是日本最貴的公寓樓。圖為其中最大的一套公寓的門廳,門廳直通49平方米的客廳,客廳旁邊便是大陽台。公寓大露台。...

讓小偷不上門的妙法 大公開
2010-12-07

一個很實用的生活性節目覺得很不錯 紀錄下來 給大家參考看看.. 防小偷妙方 據說把社區失竊率由 80 降到 30以下.

真正社會主義!美國老年公寓啥樣?實拍24圖
2009-07-19

在經過漫長的等待之後,朋友終於如願以償地住進了一個老年公寓。 於是迫不及待地催促我去觀賞她的新居。今年一開春,我就去了一趟。雖是三月時節,地上還在是殘雪斑斑。 我看見幾個俄國人在樓房圍起來的空地上散步聊天。 還在門口看見一個孤單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