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六四屠殺

蘇信文:永遠不能放棄的天賦人權——自由(圖)
2024-06-27

1989年六四前夕,在天安門廣場上,和平抗議的民眾聚集在自由女神像旁,秩序井然。(Jian Liu提供)自由是人類社會進步的基石,是每個人生而擁有的基本權力。然而,在1989年6月4日,北京的天安門廣場見證了一場血腥鎮壓,這場鎮壓不僅摧毀了成千上萬追求自由的青年學生夢想,也將中國...

人物真相:六四35周年 中共仍怕趙紫陽(圖)
2024-06-16

今年6月4日是中共六四屠城35周年,北京城一個多月前就已進入全面維穩狀態,中共當局草木皆兵,戒備森嚴,中國各地公安也進入全面維穩。1989年的六四事件中,趙紫陽扮演的角色,一直受到全球關注。在中共開槍鎮壓之前,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手拿著Speaker在天安門廣場,向絕食請願的學生...

梁文道: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
2024-06-13

也許有一天,我們真的會變成大多數人眼中的瘋狂先知,並且一個個老去,一個個凋零,所有記得六四的全都整代人整代人地消失。即使到了那一天,再也不是為了起到什麼實際作用,而是單單因為這個記憶本身就是道德的(本文發於2009年6月5日)我寫六四,而且重複地寫,再也沒有什麼新鮮的角度,也不會...

梁文道:恥辱\現實(二十五年之後的恥辱與和解)---2014年紀念六四
2024-06-13

恥辱二十五年過去了,政府或許真如他們所說,「被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同樣地,我們也把恥辱紋在了自己的身上。(二之一/本文發於2014年6月8日)我只見過王丹一次,印象就和文字上看來的一樣,溫和而善良,所以我大概能夠理解他對柴玲的態度。當初大家傳聞柴玲貪生怕死,早早逃離廣場;王丹...

任重:六四誰在天安門廣場開槍殺人?(圖)
2024-06-12

圖為六四事件著名的坦克人。1989年六四大屠殺一過,中共國務院新聞發言人袁木,立即當著北京市民和國際媒體的面,公然謊稱天安門廣場沒開一槍一炮,天安門廣場沒死一個人。那麼,在六四天安門廣場,到底有沒有人開槍?有沒有人被槍打死?讓我們來聽一聽當年在天安門廣場執行任務的軍人怎麼說。一個...

羅宇:鄧小平調動軍隊鎮壓89民運違憲
2024-06-11

羅宇表示:六四鎮壓後,總參謀部嚴禁談論的話題,除了誰下令向學生和市民開槍之外,就是誰簽字調動解放軍進城,談論這個話題,將受到嚴厲懲處。羅宇說:按照86憲法,調動軍隊是需要寫作戰命令的,作戰命令要有效,必須三個人簽字。三個人是:軍委主席(當時是鄧小平)、軍委第一副主席(當時是趙紫陽...

魏京生:八九民運的歷史問題
2024-06-11

這場大屠殺給中國人民留下的教訓,就是不能相信一小撮專制主義者們的"善意"。1976年四五運動時,運動者們的要求是在獨裁政黨內部做選擇。內鬥結束後很快就由勝利者進行了平反。八九年的運動是要在專制和民主之間做選擇,在建立民主制度之前,或者在推翻專制之前,共產黨不會為之平反。只有等到推翻專制之後,才有紀念英烈們的可能。那時候也沒必要讓專制政府來為反專制的英雄們平反。

陳奎德:對六四殉難者的第二次軟刀謀殺
2024-06-09

對殉難者的第二次謀殺已經35年了。六四的亡靈在天安門上空仍然沒有瞑目。我們這些未亡者,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正如陶淵明詩所說的: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35年來,天安門母親們,聲音嘶啞,淚水乾枯,但是,屠伯們歌舞昇平,逍遙復逍遙。拿鋼刀的拿軟刀的,正在保先&m...

專題回顧:六四天安門事件35周年:記憶與遺忘的爭鬥(圖集)
2024-06-09

1989年6月10日,天安門廣場已經被清場完畢。圖/美聯社2024年6月4日是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的35周年。中國在天安門附近加強戒備、限制交通,經過35年,六四至今仍是中國不能提及的敏感詞彙。本篇文章精選《轉角國際》製作過的六四天安門相關專文,與讀者一同見證六四這個記憶與遺忘的爭...

林培瑞:六四35周年,西方離看穿中共還有相當距離
2024-06-09

六四早晚會在制度和價值層面上成為中共新的噩夢。他說,習近平想跟毛澤東一樣控制人民的意識形態,但是現在的年輕人的知識範圍廣得多。網絡之前的中國老百姓是孤立的個體,所有媒體是從上往下。有了網絡以後,人民可以交流,很多信息來源是從下往上,現在的年輕人的視野比他們的前輩廣得多,掌握的信息也比毛時代的人多得多。 林培瑞說,目前中國民主進程倒退是習近平壓制的結果,表明上看似平靜,但是追求自由、民主、人權是人類的DNA,因此他對中國的民主前景並不悲觀。

網海拾貝:永遠不能原諒中共,更不可與他們和解(圖)
2024-06-09

天安門大屠殺的血腥場景。(六四檔案)BBC:六四事件中,中國(中共)軍方殺害了至少一萬人。該數字由時任英國駐華大使阿蘭·唐納德(Alan Donald)通過一名中國(中共)國務委員的朋友獲得,之後通過一條秘密的外交電報傳回英國。在這一數字曝光前,對六四事件死亡人數的...

陳奎德:六四:穿越代際 穿越左右 定義中國
2024-06-08

六四翻頁共識的神話北京的山寨版喉舌《環球日報》最近面對年輕留學生傳薪六四精神的公開信,情急之下,慌不擇言,發明了一個八九一代學生已經大多改變了觀點而達成了把六四這一頁翻過去的所謂共識。妙論既出,舉世驚詫,嘲罵蜂起,里外不是人。隨後不得不尷尬地把它悄悄刪去,終致貽笑天下。看來,他們...

陳奎德 曹旭云:穿越三十五年的六四屠殺(圖)
2024-06-08

圖為1989年5月22日的深圳示威群眾;三十多年過去,再也沒有出現過堪與波瀾壯闊的1989年相比擬的國民抗爭運動。主持人:陳奎德座談人:曹旭雲先生,1989年中華各界人士赴京聲援團團長,自傳《愛爾鎮書生》作者,居匈牙利一、共情關係:在白紙人與六四人之間1989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已...

中國民間檔案館:八九民運與六四
2024-06-08

今年是八九民運和六四35周年。過去幾年,關於六四的強迫失憶愈演愈烈,如今在香港,公共圖書館也下架了關於六四的書籍,紀念六四竟也成為罪行。但這些審查和打壓無法嚇退追求真相與問責的人們。在全球各地各世代一同紀念六四之際,中國民間檔案館希望通過分享我們收集的關於六四的記憶與思考,與大家...

吳仁華等:六四雜憶(圖)
2024-06-06

六四早上六部口可以南北通行,我們就從南邊到北邊,靠近音樂廳的路邊還有倒斃的學生,是騎自行車時被擊中的,因為他還保留著騎行的樣子,一眾人圍在邊上痛哭痛罵。往天安門方向的長安街上布滿坦克,有一學生情緒激動,衝上去,被我們阻止。不一會,應該是七點之前的時間,坦克向我們投射摧淚彈,濃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