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大屠殺

《共產主義黑皮書》:波爾布特
2020-10-12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正體簡體 典型的暴君 史達林和毛澤東留下了很深的個人印記,以至於他們的死帶來了相當大的變化,尤其是在鎮壓的規模和範圍上。那波爾布特又怎麼樣呢?這個本名叫沙洛...

西藏大屠殺 鮮為人知的殘酷慘劇(組圖)
2020-09-16

1959年3月10日,西藏拉薩的布達拉宮。(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這一敘述完全迴避了羅布林卡大轟炸。「多路攻擊」,「短促激戰」僅指大轟炸之後的占領過程;更重要的是,這段話隱去了「如果叛軍乘黑夜突圍,無論...

《共產主義黑皮書》:巨大的徒勞
2020-09-10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四部分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108) 奴役、饑荒和光輝的未來 人們不得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受他們的新境遇。對於「75年代人」來說,這介於做一隻馱畜與做一名戰爭奴隸(根據吳哥的傳統)之...

慘絕人寰! 中共張家口崇禮大屠殺…(圖)
2020-08-31

被共匪焚毀的崇禮西灣子主教座堂舊照。(網絡圖片) (一)中共又一次大屠殺 今天我們完全知道了一件慘絕人寰的中共屠殺崇禮縣人民的事實。 事實是這樣:本月九日,察北共軍陳宗昆約三旅之眾,乘國軍恪遵停戰令不採任何行動的當...

《共產主義黑皮書》:被分類的人民
2020-08-24

對於柬共領導人來說,將全部人口農村化是不夠的。僅僅幾個月後,許多新人被命令到新的驅逐中心,這次他們對自己的命運沒有發言權。例如,僅在1975年9月,就有數十萬人離開東部和東南部地區,前往西北部。一個人被放逐三四次並不罕見。此外,還有「工作隊」。他們將所有年輕人和沒有年幼孩子的父母帶走,遠離其被分派的村莊好幾個月。

《共產主義黑皮書》:紅色高棉──鮮血寫就的歷史
2020-08-17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正體簡體 24.柬埔寨:可怕的罪行之國 我們必須對黨的歷史進行純粹而完美的描述。──波爾布特 從毛澤東到波爾布特的傳承是顯而易見的。這是使紅色高棉革命...

《共產主義黑皮書》:奇怪的「解放」
2020-08-12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正體簡體 這場所謂的美國戰爭,僅以美軍最終撤退而告終。撤退是繼1973年1月巴黎和平條約簽署及南越政權隨後於1975年4月30日垮台之後進行的。許多人擔心的、的確...

越共高舉民族主義迷惑西方 外衣下是毛主義
2020-08-06

人們真的想要相信,越南共產黨不只是又一個史達林主義政權,而首先是一個民族主義政權,它使用共產黨的標籤來接受中國和蘇聯的援助。不幸的是,在這種看似溫和並被一致接受的民族主義的表面底下,潛藏著史達林主義式的毛主義,它極其緊密地跟隨著其原型。

紅色恐怖:記1968年湖南邵陽縣大屠殺(圖)
2020-07-26

文革」給中國人帶來的痛苦,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僅僅是從文字描述中去感受,無論怎樣,都會顯得膚淺、輕飄。 1968年道縣傳來殺人消息 我生長於革命之鄉──湖南省,自幼一直接受「紅色」教育,耳濡目染的一切,使我對「革命」充滿了...

《往事微痕》:精心策劃的大興大屠殺
2020-07-17

1966年8月26日,大興縣公安系統傳達了公安部長謝富治的支持鼓勵殺人的講話。從8月27日至9月1日,全縣13個公社,48個大隊,先後殺害325人,最大的80歲,最小的38天,有22戶人家被殺絕。屠殺最有名的是大辛莊公社,指揮屠殺的是高福興...

《共產主義黑皮書》:知識界的毀滅
2020-06-22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正體簡體 因此,起初衝突是相對無風險的。面對黨深陷衝突的潮流,知識分子被毛的肆無忌憚所震驚,害怕譴責他們所見的一切。他們及與其相關的一切──書籍、繪畫、瓷器、圖書...

腸子都悔青了!做夢都沒想到會殺孩子(圖)
2020-06-19

提起殺人的事,我就還像在做夢一樣,沒有醒來。(網絡圖片) 許振思,小學教師,男,55歲(1986年採訪)。 提起殺人的事,我就還像在做夢一樣,沒有醒來。 我是1950年3月參加工作的,一直在當小學老師。因為家庭出身...

六四「被遺忘」中共使出哪些卑劣手段(圖)
2020-06-19

我去拔了一顆牙齒,疼痛難忍,正是這次拔牙,才讓我回想起幾年前自己第一次拔牙的疼痛經歷。還有當時自己暗暗下的決心——好好保護牙齒,再也不受這般疼痛折磨了。之後,隨著時間的推移,疼痛的消逝,也就忘了當時「好好保護牙齒」的決心。「遺忘」是如此的自...

六四大屠殺和美國騷亂引發思考:軍隊應該聽誰的(圖)
2020-06-05

6月4日是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事件31周年紀念日,共軍在事件中的角色和責任再次引來輿論的關注。而就在這幾天,軍隊是否應該在和平時期介入國內的政治危機也在美國引發爭議。美中兩國軍隊的角色和體制有何不同?他們在關鍵時刻是否有選擇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