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大屠殺

柬埔寨為何感謝越南「侵略」
2021-04-16

1978年12月25日,10萬經歷越戰洗禮的越南軍隊發動勢如破竹的進攻。僅用兩周時間,於1979年1月7日,越南人攻占金邊,推翻了紅色高棉的恐怖統治。中共隨後以越南軍隊侵犯柬埔寨為由,於2月17日,發動了「對越自衛反擊戰」。 到柬埔寨...

聯合國特使:緬甸可能將發生大屠殺(圖集)
2021-04-01

圖為,2021年2月28日,士兵們坐在卡車上,被載往仰光鎮壓反對軍事政變的抗議者。 緬甸軍方持續血腥鎮壓,國內態勢急速惡化。聯合國特使日前警告說,緬甸有可能即將發生「大屠殺」,建議聯合國安理會必須考慮採取重大行動,以阻止災難發...

為打擊白種人 科羅拉多大屠殺事發城市不斷引進敘利亞難民【阿波羅網編譯】
2021-03-25

阿波羅網記者秦瑞編譯,《國家檔案》報導,為打擊"白種人",科羅拉多州的博爾德(Boulder)市,自2015年起引進了像艾哈邁德·阿爾·伊薩(Ahmad Al-Issa)這樣的敘利亞難民。

文革官方博物館緣何難產?
2021-03-13

既然選擇了淡化歷史,中共自然也不會去建什麼文革博物館,因為這等於自曝家醜。但歷史規律證明,任何歷史都不會被真正掩蓋,當中共走向滅亡的那一天,文革歷史一定會被還原,冤屈的靈魂會得到昭雪,而中國人也會建立起真正意義上的文革博物館。

滕彪:奧運會主辦權給北京 是對人類尊嚴的藐視(圖)
2021-02-24

國際奧委會一再向世界保證,2008年奧運會將給中國帶來更多的開放。北京政府承諾,將在新聞自由、法治和人權方面有所改善。中國憲法有了很多保障基本的人權和自由的條款,中國政府也簽署了二十幾個國際人權文件,但這些都被中共當局當做廢紙。那些憲法條文、國際條約和美妙的承諾,不過是欺騙國民和國際社會的花樣而已。

廣西融安大屠殺文革機密檔案揭密(圖)
2021-01-28

在文革期間的1968年夏,於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了一幕幕血腥野蠻的群眾暴政的人間慘劇——在融安縣革命委員會的主導下,以「階級鬥爭」為名,大批屠殺所謂的「牛鬼蛇神」(即「四二二」造反派民眾),僅僅在8月21日至23日短短三天裡,整個融安縣就有1006人被暴民用木棒、石頭、磚頭活活虐殺。 據文革處遺不完全統計,在文革中突擊入黨的五萬多人中,就有一萬二千多人是入黨後殺人的,另外又有二萬七千多人是殺人後才吸收入黨的。 殺人與否,成了對共產黨是否忠誠的檢驗標準!

向真:大屠殺紀念日的啟示
2021-01-27

波蘭追訴共產黨統治時代的法官與檢察官,也給世人明確指向:群體滅絕罪與反人類罪的惡行重大,追訴期永不消失;迫害法輪功,一輩子別想逃掉。中共與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千古冤案,迫害之嚴酷慘烈,猶甚於納粹與波蘭等案,更不容輕饒罪徒。

常寧大屠殺(圖)
2021-01-20

1968年的湖南大屠殺由道縣開始,禍延江永、雙牌、東安、新田、桂陽、嘉禾、常寧、郴州等地。這時有13位義士,不顧個人安危,挺身而出,組成反屠殺代表團,進京告御狀,沿途散發傳單。這個反屠殺代表團的第一個發起人是桂陽二中高級教師周家雄。...

毛的著作指引紅色高棉的魔鬼--波爾布特(組圖)
2021-01-11

波爾布特在柬埔寨步毛的後塵,甚至全面超越了毛,毛想到而未能做到的事,他在柬埔寨都敢付諸實踐,取消工資,取消貨幣、取消商品、消滅城市、消滅家庭。波爾布特從1965年開始,曾經4次來中國取經,當面聆聽毛的教誨。他對毛講:「我從年輕時就學習了很多毛主席的著作,特別是關於人民戰爭的著作,毛主席的著作指引了我們全黨。」

《共產主義黑皮書》:波爾布特
2020-10-12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正體簡體 典型的暴君 史達林和毛澤東留下了很深的個人印記,以至於他們的死帶來了相當大的變化,尤其是在鎮壓的規模和範圍上。那波爾布特又怎麼樣呢?這個本名叫沙洛...

西藏大屠殺 鮮為人知的殘酷慘劇(組圖)
2020-09-16

1959年3月10日,西藏拉薩的布達拉宮。(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這一敘述完全迴避了羅布林卡大轟炸。「多路攻擊」,「短促激戰」僅指大轟炸之後的占領過程;更重要的是,這段話隱去了「如果叛軍乘黑夜突圍,無論...

《共產主義黑皮書》:巨大的徒勞
2020-09-10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四部分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108) 奴役、饑荒和光輝的未來 人們不得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受他們的新境遇。對於「75年代人」來說,這介於做一隻馱畜與做一名戰爭奴隸(根據吳哥的傳統)之...

《共產主義黑皮書》:被分類的人民
2020-08-24

對於柬共領導人來說,將全部人口農村化是不夠的。僅僅幾個月後,許多新人被命令到新的驅逐中心,這次他們對自己的命運沒有發言權。例如,僅在1975年9月,就有數十萬人離開東部和東南部地區,前往西北部。一個人被放逐三四次並不罕見。此外,還有「工作隊」。他們將所有年輕人和沒有年幼孩子的父母帶走,遠離其被分派的村莊好幾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