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李正寬

李正寬:極端清零的「鐵鏈」鎖住多少人?
2022-05-30

中共的那份制度之惡足以瓦解普通民眾的人性之善。因共同關注「鐵鏈女」而凝聚起來的那份民意與信任再次被打成一盤散沙。在人人自危,人人自保的氛圍下,有多少人還有能力和條件去關注「鐵鏈女」?迷茫中,越來越多的人無奈地發現,自己已經或正在成為下一個「鐵鏈女」。

李正寬:425回顧——驚人真相折射出天道輪迴
2022-04-26

中共對法輪功發起的這場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招致了零三年的「薩斯」以及今天仍在肆虐的「中共病毒」,而這場迫害已經在可恥中走向了窮途末路。中共也必將在人們的唾棄中被扔進歷史的垃圾桶,而「四二五」的精神必將在天地間永存、永駐。

李正寬:上海防疫失當 次生災害變為主要災害(圖)
2022-04-07

受到疫情影響,上海市宣布全域靜態管理,相當於封城。圖為前往浦東區的南浦大橋上空無一車。2022年3月份以來,面對中共病毒的奧密克戎變種,國際社會普遍採取了開放的措施,選擇與病毒共存。這一方面是因為國際科研界和醫學界普遍發現,奧密克戎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大號流感,絕大多數感染者都是無症...

李正寬:上海錄音掀黑幕 官宣與現實兩重天
2022-04-05

最讓人感動的是女專家在那樣一個嚴酷環境下所體現出來的人性光輝。在中共體制內工作多年,一步步熬到了領導的崗位上,她一定深諳那個體制對敢言者的恐懼和打壓報復,她一定也會料到錄音的曝光對她來說意味著什麼。但是那一刻,人性的力量戰勝了中共多年來向她灌輸的「黨性」,她平靜且堅定地告訴男子可以將錄音放出去……讓人在中共冷酷的暴政下感受到一股溫暖的力量。

李正寬:中共助俄入侵烏克蘭重磅證據浮現(圖)
2022-04-03

根據烏克蘭安全局(SBU)提供的情報備忘錄,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的準備階段,中共對烏克蘭的軍事和核設施進行了大規模的網絡攻擊。烏克蘭安全局的重磅爆料意味著,中共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同謀與共犯。再想想中共當局還在歐中峰會上扮演著俄烏戰爭的「和事佬」——這不能不說是愚人節一個巨大的諷刺。但這充分解釋了為何中共一直在反對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的制裁。

李正寬:「中共式防疫」背後藏三大驚人真相(圖)
2022-04-02

圖為青島市北區一核酸檢測點,人山人海。(視頻截圖)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從爆發至今已經兩年有餘,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反而一次次發生變異,掀起一波波新疫情。西方國家在嘗試過封控、推廣疫苗等措施之後,終於選擇了全面開放,與致死率並不高的病毒共存。而中共在冬奧與兩會這兩大政治秀之後,立馬...

李正寬:美司法部亮劍中共特務大禍臨頭
2022-03-21

2020年10月26日,美國《新聞周刊》發表一份重磅調查報告,顯示中共在美國有600多個統戰組織,形式包括「同鄉聯誼會」、商會、「和平統一促進會」、教育文化組織,中國學生訪問學者聯誼會等等。這600多個統戰組織與中共保持定期聯繫並接受中共指導,從事干預並影響美國大選,散布虛假消息、偷盜科學技術等間諜活動。中共的間諜不但遍布美國,也在其它多個西方國家極為猖獗。

李正寬:大陸疫情告急中共「底線」的背後(圖)
2022-03-16

早在兩年前,大紀元就發表特稿指出,中共病毒就是針對中共而來。對於中國民眾來講,看清真相,遠離中共,是避免悲劇重演的關鍵;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可趨吉避凶,這至關重要。

李正寬:瑞士銀行制裁俄羅斯中南海膽顫?(圖)
2022-03-03

瑞士不再中立,宣布凍結俄羅斯政府和寡頭們在瑞士的資產,很可能會讓俄羅斯背後的中共嚇得瑟瑟發抖。美國海軍第七艦隊2022年2月25日飛彈驅逐艦強生號由南向北航經台灣海峽,資料照。(公有領域)如果說中共當局仍在試探國際社會對武力犯台會祭出何等制裁的話,那麼,目...

李正寬:才出狼窩又入虎穴鐵鏈女處境危險(圖)
2022-02-23

鐵鏈女終於被中共營救出董家。但令太多民眾始料未及的是,鐵鏈女才出狼窩,又入虎穴。圖:徐州鐵鏈女。(微博視頻截圖)牽動了億萬顆善良人心的鐵鏈女在海嘯般的輿論關注下終於離開了董家——那個她受盡凌辱、二十多年為奴、連狗窩都不如、堪稱狼窩的地方。是凡眼不瞎耳不聾的...

李正寬:暴徒攻擊紐約退黨點 凸顯中共的恐懼 (圖)
2022-02-13

這名紋身的攻擊者2022年2月10日下午在光天化日之下,暴力破壞位於紐約法拉盛黃金商場外面的法輪功真相暨退黨服務點。(退黨中心提供)2022年2月10日美東時間下午3點20分左右,一名身穿黑色短袖的青年男子出現在紐約法拉盛緬街,他從南往北來到黃金商場門口,...

李正寬:最近遭外媒起底的三個中共官員
2021-12-27

今天的中國,很大程度上就是被這樣的一群腐敗淫亂的政客在主導著。這些政客不但自甘墮落,還將那套顛倒是非、指鹿為馬的惡霸流氓作風灌輸給普通百姓,從而顛覆著民眾的常識、以及對是非善惡的普世認識,這才是最可怕的,也是最可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