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極權主義

仲維光:馬克思、共產黨及其文化思想的死敵弗格林的思想歷程(一)
2020-09-13

——節自《極權主義世紀的孤行者弗格林》一書第二章 生於1901年逝於1985年的弗格林 的重要性不是由於他生前的名聲及社會影響,而是因為他一生討論的問題,以及對於這些問題所進行的研究的方向和深度,就為此,任何嚴肅地討論當代...

極權主義態勢的標誌 認罪或不認罪(圖)
2020-09-02

聲明中的一切措辭和語氣都表明學校管理層所採取的立場是誠懇的、認真的。可是,他們的建議是如此的莊嚴、緊迫、非同凡響,以至於人們很容易地看到其中包含著怎樣的指責和脅迫。想一想其中的大意是:種族主義就在我們周圍;你是這個問題的同謀;如果你沒有成為一個積極的、直言不諱的反種族主義者,那你就犯罪了。

王康: 他們的悲劇 我們的宿命
2020-08-27

1989年後,職褫家棄,藉助大學參加比賽獲獎的《英華大辭典》(鄭易里等編,時代出版社1965年版),譯完此書。是年,個人與國家一起遭逢大變故,視野里篩除了不少撈什子,濾進了一些新景致,其中蘇俄與東歐諸國突然接近了,那裡上演的歷史悲喜劇如在目...

多米諾效應:不寒而慄 查無此人(多圖)
2020-07-16

當我在跨界書店的推薦區看到《查無此人》時,好奇心瞬間被書名激起。而腰封上「被希特勒列入禁書名單的文學經典,紀念反法西斯勝利70周年推薦讀物」的介紹則告訴我,它也許關係到某個生命的終結,甚至以突然消失的方式。 然而,我猜...

《一九八四》是如何在中國出版的?(圖)
2020-06-14

每一次紀念他的誕辰,每一次榮耀他的忌日,我們都會發現,喬治·奧威爾的預言歷久彌新。他的警告如夏日的雷聲,從遙遠的地平線滾滾而來,在我們的窗外轟鳴:「老大哥在看著你。」 今年(2013年)更是如此。不久前,中央情報局的前外包員工29歲的...

2020年5月中國言論審查紀要:在荒誕中奮起反抗
2020-05-31

五月出現了不少荒誕的事。 首先是五四青年節,一位大叔聲情並茂朗誦《後浪》,在滿屏都是404中告訴年輕人有選擇的自由,最後激情祝福:「那麼奔涌吧,後浪,我們在同一條奔涌的河流。」有網民為他補充完整說:」我們在同一條奔涌的河流擱淺。」 ...

她 最「完美」地向世人詮釋了中共人大 (圖)
2020-05-28

中國的「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會議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會議)在北京召開。在近3000名全國人大代表中,有一位年過九旬、曾經擔任過第一屆至第十三屆代表、66次赴北京參加兩會的老奶奶申紀蘭頗引人注意。 申紀蘭出生於1929年...

中共卑劣品格一年盡顯 與全世界黑暗勢力結盟
2019-12-28

他們用中國人民創造的財富開路,幾乎達成與全世界的反文明的黑暗勢力的結盟,而這樣做的唯一的目的就是為了阻止現代文明社會的自由、法治和民主政治在中國成為現實。

中國迫害維吾爾人 伊斯蘭國家為何沉默
2019-12-08

許多伊斯蘭國家受到極權統治,並因侵犯人權而受到西方政府的批評。例如埃及以及海灣國家、巴基斯坦、伊朗和許多其他國家。中國人顯然對人權不感興趣。人們可以放心的和他做生意,而不必擔心受到點評或指責。

宋石男: 脊樑正在以無法觀察到的速度彎曲
2019-10-17

在極權社會中,個人將會一步步被推到遠處,直至他跨過某個界限,卻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脊樑正在以無法觀察到的速度彎曲了。 極權主義所建立的不止是一個政治體系,還是一種聲稱對所有領域都享有壟斷權威的世界觀。獨裁者就像是一個嫉妒心甚強的上帝,決不容忍其他上帝的存在。

陳純:粉紅狂潮與體制外的極權主義
2019-09-05

八月五號從派出所出來,我感覺自己已經跟不上世界的變化。 我在七月十四去香港觀摩遊行,期間在朋友圈發過兩張與此相關的照片,幾個小時就鎖掉了。有人在這幾個小時內將這兩張照片保存了起來,並對我的朋友圈進行截圖。八月四號,一個有著叫"孤煙暮蟬...

宋石男:脊樑正在以無法觀察到的速度彎曲(組圖)
2019-08-18

暴君正是從人民代表制的根中出現的。起初,他面帶微笑,擁抱每個人,慷慨許願,一旦成為暴君並被助他上台的公民譴責時,暴君就會消滅譴責他的人,直到自己既無友,也無敵。

蔡英文:極權主義與民主制度不能共存(圖)
2019-07-14

在紐約過境的台灣總統蔡英文星期五在哥倫比亞大學發表演講(哥倫比亞大學提供) 在紐約過境的台灣總統蔡英文星期五在哥倫比亞大學發表演講,她把台灣的民主制度放在一個中國崛起對國際局勢帶來巨變的格局下審視,試圖回答不僅是對亞洲國家,而...

香港抗爭者: 我們對抗的是極權主義(圖)
2019-06-18

周日參與香港反逃犯條例遊行的人數再創歷史新高,而其中不乏長期參與香港社會運動的知名人士。今年四月在「占中九子」審判中被判兩年緩刑的朱耀明牧師告訴德國之聲,他希望這次的運動能鼓勵更多香港人投入反抗極權主義的行列。

仲維光:極權主義研究中的政治宗教、世俗宗教問題(2)
2019-05-03

現在被廣泛地,天經地義地接受為描述共產黨、法西斯和納粹的極權主義概念,其出現極為偶然。它竟然不是出於反對它的自由主義者知識分子之手,而是出自墨索里尼。不過這也說明了它是一個能夠準確說明這一現代專制現象的中性術語。專制者如此要求——集一切權力於自己;而反對者正是反對——一切權力歸為一小部分人。為此,它很快被義大利的自由主義人士接受,並且針對極權特性對這樣的政權及制度展開研究及批判。

仲維光:對阿倫特及《極權主義的起源》一書的質疑
2019-01-02

一.需要辨識的阿倫特的極權主義研究 有好友來信,希望聽聽我對阿倫特及其著作《極權主義的起源》的看法。我坦率地告訴他,我對阿倫特的看法和中文界流行的看法截然不同。我認為,中文界對於阿倫特的看法很典型地反映了中文知識界的致命問題。為此我願...

【首發】仲維光:寫在反叛五十周年(之二)
2019-01-02

德國另外一位自由主義大師達倫道夫(Ralf Dahrendorf)指出極權主義的共同特點就是:反對一切文化傳統的存在,反對近代人權價值。事實上這個反對一切其它文化傳統的一元論的制度,更是典型的一神論基督教文化的世俗結果。共產黨社會沒有神,但是卻把有神的宗教的一切特點繼承了下來。

【首發】仲維光:寫在反叛五十周年(之一)
2018-12-31

我因為在文化大革命後期,深切地感到受到共產黨社會的欺騙,在六八年秋季決定自學哲學,六九年夏季後步入尋求對馬克思主義思想的認識,因此進入認識論問題、啟蒙問題。在對於認識論、啟蒙問題和共產黨及馬克思主義思想的關係問題的探究中,我在思想上背離馬克思主義的唯物主義,徹底反叛出馬克思主義,繼而在七十年代初期把顛覆中國四九年後的知識界作為自己一生工作的責任及任務。為此,它使我從七十年代初期後孤獨地走出我那一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