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陳寅恪

【欺世大觀】134 三大師 同蔑共黨
2022-07-22

以前我們說了反共大師胡適,其實民國時代,中國大師雲集,各領風騷。今天咱們就表表振聾發聵的另外三位。保管您看了他們的事跡扼腕感嘆。

【老照片】五十年代時 陳寅恪還敢把毛澤東劉少奇拿出來做擋箭牌(圖)
2022-07-18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科院邀請陳寅恪擔任中古史所所長,陳的答覆。

我的老師陳寅恪先生(圖)
2022-07-10

失明後陳寅恪在自家陽台授課陳寅恪先生是著名的史學大師,我這個學識淺薄、年齡相差四十多歲的後生晚輩怎能是大師的弟子?但這是真的。1952-1956年,我有幸在中山大學歷史系讀書。其時,陳大師是中山大學歷史系的教授。單憑這一點,我就應該稱陳寅恪為吾師或本師的。不僅如此。1953-19...

蘇暁康:『亡天下』之後——讀余英時著《陳寅恪晚年詩文釋證》
2022-06-30

中國是地蠻天荒了的一個世界——不管你稱它現代化﹑社會主義還是專制,在文化上,它已歷盡變窮,墜入非驢非馬之境,而在這「蠻荒」之後的我們,似乎再不能跨越那道「蠻荒」的惟幕,因而又得了無文化的「文化癖」。說斷裂鴻溝壕塹都可以,問題是你如何逃得出這道惟幕?都說讀書...

北京大學一級教授向達文革被迫害致死(圖)
2022-06-26

到了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間,曾經的大右派向達,自然在劫難逃。向達是文革爆發後第二批被揪出批鬥的「牛鬼蛇神」。向達躺在床上對夫人說:「我恐怕是過不了這一關了。」夫人哭問:「你要是死了,我怎麼辦?」向達指著地上的書說:「我一生的積蓄都在書上,我死後你就賣書度日吧。」向達去世不久,他留給夫人的書,全部被中央文革小組的人偷走了,一本不剩。其中很多書極為珍貴,不乏善本。

【老照片】中共建政才第五天 馮友蘭的熱臉就貼上了冷屁股(圖)
2022-06-21

馮友蘭49年10月5日寫封信給毛澤東,大意「自己在過去講封建哲學,幫了國民黨的忙,現在決心改造思想,學習馬克思主義,準備在五年之內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重新寫一部中國哲學史。」10月13日,馮友蘭收到一位騎著摩托車的軍人送來的一封毛澤東冷冷的回信。

敢向中共提赴任條件的國學大師陳寅恪(圖)
2022-06-19

陳先生請夫人唐篔執筆回復,提出了赴任的兩個條件:一、允許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馬列主義,並不學習政治;二、請毛公(即毛澤東)或劉公(即劉少奪)給一允許證明書,以作擋箭牌。當時,有學生勸說陳寅恪不要這樣做,他卻說:「我對共產黨不必說假話。我只想為學術領域留一塊淨土,自從我為王國維作紀念碑文時,即持學術自由之宗旨,歷二十餘年而不變。」

胡風案對知識分子的影響(圖)
2022-04-26

傳統的中國知識分子本來具有非常好的道德資源,比如對朋友、對師長、對異己,都有相對穩定的整套看法,這些東西影響知識分子之深已融人他們的血液中。但曾經有一段時間,經過思想改造運動,特別是一連串的政治運動,在不斷的暗示中,對知識分子心理產生了巨大壓力,久而久之,這壓力便轉換成一種內心的...

選擇了共產黨,全國人民都後悔(圖)
2022-04-26

但最早提出後悔的人,就是國學四大導師之一陳寅恪。陳寅恪學貫中西,在中國是唯一一個跨兩個學科的教授(中文與歷史)。被同行稱為教授中的教授,500年才出的一個教授。總統蔣介石亦稱之為國寶的教授。國民黨敗退台灣時,蔣公親自下令:國寶不能留在大陸,必須帶走。當時北大的代理校長傅斯年一天三個電話催他走,陳寅恪不肯走。當「新中國」的體制出來後,陳寅恪後悔了。在日記中寫到,悔當初沒有去台灣。

國學大師陳寅恪之慘死(圖)
2022-04-21

陳寅恪對前來勸說自己的汪籛如此說道:「做學問,不應有『在某某主義或某某思想的的指導下』這種定語,凡有這種定語的都不是真學問。」「不要先有馬列主義的見解,再研究學術,也不要學政治。」「我絕不反對現在政權,在宣統三年時,我就在瑞士讀過資本論原文。但我認為不能先存馬列主義的見解,再研究學術。我要請的人,要帶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獨立精神。不是這樣,即不是我的學生。」

陳寅恪的學歷
2022-03-09

陳寅恪的學問令人敬佩,但是誰能想到,他居然連個象樣的文憑也沒有!這是先生的侄兒陳封雄披露的。他說:寅恪叔被人們尊為‘教授之教授’。……他本人終其生連個‘學士’學位都沒有。他在國內的學歷是‘吳淞復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