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陳伯達

陳伯達之後有張春橋 王滬寧之後會有誰?(圖)
2020-10-11

我們《夜話中南海》專欄上次節目播出的《王滬寧的「核心論」與「權威說」》一文,介紹過了在三年前的中共十九大上,居然能夠以大內御筆身份官居中央領導核心層、成為七常委之一的王滬寧,對中共最高領導層的「重大理論貢獻」甚至早於他的「組織關係」從上海復...

百無一用的書生 文革的悲劇人物——陳伯達(圖)
2020-09-29

陳伯達在受審時自責:「我是一個犯了大罪的人,我的一生是個悲劇,我是一個悲劇人物。」但他至死認識不到悲劇的根源,晚年還重申「永遠感念毛主席」,他這個「學生犯了大罪,不成器,是不能怪先生的。」可憐的文革「小小老百姓」,是被皇帝殺頭還堅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感恩戴德的腐儒,是被共產黨這部絞肉機碾成齏粉還甘為零件的順服工具。

陳毅批判會挨批鬥的陳毅還很配合批鬥者(圖)
2020-08-10

發言到最後,男生大聲喝問陳毅:這些警察是不是你派的?陳毅回答也很痛快:是我派的。問:你是執行誰的命令?陳答:「我是秉承劉少奇的黑旨意」。感覺陳毅真是個爽快人。後面發言的主題是陳毅整陳伯達的黑材料,滔滔不絕講了一大通,最後喝問陳毅是不是承認。陳毅說,當初外事口的張彥整的陳伯達的黑材料,拿給我看,我認為他是在挑撥我和伯達同志的關係,這些材料我看了以後交給周總理了。

毛以國家主席之位許諾林彪 試其忠(圖)
2020-06-02

毛對林三條意見的批示是:我不能再做此事(指擔任國家主席一事),此議不妥。毛又在政治局會議上當著林、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的面重申:「我不當國家主席,也不設國家主席」。明明是毛當面對他說不想當黨主席,並授意林出面提議毛當國家主席。林照毛的話做了,卻招來一個反毛反黨的罪名。毛與林的談話並無第三者在場,林就無法與毛當面對質。

替林彪批條子 無意間發現藍苹三十年代的一封信(圖)
2020-05-24

這時我才仔細看了那兩張紙上的字,原來是陳伯達親筆寫給毛澤東、林彪的信,信的內容是送閱藍萍(即江青)三十年代寫的《我的一封公開信》,江青在公開信中述說她與第三任丈夫唐納糾葛的一些事情,訴說她對當時社會輿論的不滿。在陳伯達信的落款處,除江青外,中央文革碰頭會成員都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有的人還寫了批語。陳伯達在信中稱江青:早在三十年代「就不愧為是一位無產階級革命家。」毛澤東已經圈閱並寫了批語:「我就是由此認識江青性格的。」

孔林變農場:挖墳掘墓 破壞文物(圖)
2020-05-19

文革期間,孔林遭到的破壞是很嚴重的。孔林,有墓10萬餘座,被挖2000餘座;歷代栽植的樹木42000餘株(不含民國晚期以來的),被毀古樹萬餘株;墓碑4000餘通,被拉倒的近千塊。有一本反映文革期間曲阜文物遭劫的書,提及了曲阜師院「向孔林要糧」之事。它指出,曲阜師院在孔林開荒200多畝,伐樹500多棵,平墳1000多座,砸毀石碑400多通,拆掉古建築廳殿9間,就地伐樹建房41間,還隨意砍樹做飯、取暖。

劉少奇就是這樣一步步被打倒的(圖)
2020-04-19

對劉少奇的大批判是1967年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如同整個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親自發動和領導的一樣,對劉少奇的大批判也是毛澤東親自發動和領導的。關於劉少奇的大批判文章和報導有多少篇,大概不是幾百、幾千、幾萬,而是千萬、幾千萬,甚至更多。

抨擊「血統論」的勇士遇羅克之死(圖)
2020-04-12

1967年4月14日,戚本禹代表中央文革的表態為《出身論》定了性:《出身論》是大毒草,惡意歪曲黨的階級路線,挑動出身不好的青年向党進攻。1968年1月5日,遇羅克被捕。在在被捕的前幾天,遇羅克在一則日記中寫道:「如果我自欺了,或屈服於探索真理之外的東西,那將是我一生中最難過的事。」在獄中他還說:「歷史是會評價我的功過的。」

三百年一見的國學大師之慘死(圖)
2020-03-15

陳寅恪對前來勸說自己的汪籛如此說道:「做學問,不應有『在某某主義或某某思想的的指導下』這種定語,凡有這種定語的都不是真學問。」「不要先有馬列主義的見解,再研究學術,也不要學政治。」「我絕不反對現在政權,在宣統三年時,我就在瑞士讀過資本論原文。但我認為不能先存馬列主義的見解,再研究學術。我要請的人,要帶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獨立精神。不是這樣,即不是我的學生。」

「破四舊」挖墳狂潮:炸孔子墳刨岳飛墓(圖)
2020-01-27

「文革」不僅給生活在當時的人們帶來巨大的災難,也對中華文明造成無可估量的損失,當時包括孔子、岳飛在內的很多先人的陵墓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壞,不僅造成文物的大量毀壞,還徹底摧毀了我們民族固有的敬天法祖的文化傳統。 孔子墳被用雷管炸開...

林彪寫給毛澤東最後一封未發出的信(圖)
2019-10-13

林彪最後的結局很慘,如果有「四不」制度可能也不會如此倉皇,這事兒還有續集:既然沒有形成「四不」的制度,那對不起,江青也得不到「四不」的待遇,在毛澤東屍骨未寒之際便被抓,一個告別恐怖年月的時代開始了。而這個行動的重要參與者葉劍英也意味深長地說:「抓四人幫將是黨史最後一次用特殊手段解決黨內問題。」

文革初期周恩來與江青以及中央文革小組的關係(圖)
2019-09-24

周恩來除了在宣傳江青上十分賣力氣,另外還當面奉承江青。周恩來的講話,通篇充滿了卑躬屈節、諂媚奉承的表白。誰又可以說,在江青邁向更高權力的道路上,沒有周恩來推波助瀾的一份功勞?誠如歷史所記載,周恩來從一個這種表態到當眾高舉手臂高呼「(我們要)誓死保衛江青同志!」也就不足為奇了。

【揭秘】真的不是演員 毛澤東說只能用西方的這樣東西(圖集)
2019-09-03

故國舊影:香港街景,1980年代攝。 朱韻和:藏羚羊 邇東晨:#誰在說#1965年12月21日,毛在杭州與陳伯達、艾思奇、關鋒談話時說:「清朝末年,一些人主張‘中學為體,西學為用。&rsquo...

文革實名刀筆有幾支?(圖)
2019-07-15

一個人的意志,能煽動幾乎一個國家的人為之瘋狂,團隊的力量不能忽視。張春橋、陳伯達、姚文元、王力、關鋒、戚本禹、林傑等一眾深諳文史、通曉權術的實名刀筆,正是毛澤東在文革中倚重的宣傳大將。 除了毛本人,這些人的文章、講話都是了解文...

吳法憲:戚本禹倒台是因為對李納有非份之想(圖)
2019-07-07

毛批示,要將王力、關鋒、戚本禹三人「拿掉」,但想保一下戚,可戚也跟著倒台,何故?吳法憲透露,原來是「江青懷疑戚本禹對李納有非份之想」。戚以為江青寵他,便忘乎所以,想做駙馬。周恩來承上旨,立即在碰頭會議宣布「要立即把他抓起來。」命謝富治等當即執行。戚剛到會場,衛士一擁而上將他銬起來,戚竟說:「開什麼玩笑,要逮捕我?」押上車時,還對姚文元說:「請你代我向江青同志問好!」這般醜態,令人啞笑。

捧毛「四個偉大」的由來:真的不是林彪的專利(圖)
2019-06-18

毛:現在就不同了,崇拜得過分了,搞許多形式主義。比如什麼「四個偉大」,討嫌!總有一天要統統去掉,只剩下一個『Teacher』,就是教員。因為我歷來是當教員的,現在還是當教員。其他的一概辭去。過去這幾年有必要搞點個人崇拜。現在沒有必要,要降溫了。這是為了反對劉少奇。過去是為了反對蔣介石,後來是為了反對劉少奇。毛澤東選擇了這樣的時機,用了這樣的方式,讓全國人民知道他對「四個偉大」討嫌了,也就是向全國人民表示他對「親密戰友」討嫌了。話說到這種份上,林彪的末日也就快到了。

命運對他開了個大大的玩笑:陳伯達與「文化大革命」(圖)
2019-06-11

「文革」開始時,陳伯達作為「文革小組」組長,緊跟毛澤東為「文革」作了大量工作,當屬「江青集團」;但陳伯達後來幡然悔悟,毅然與「文革」極左派分手,與林彪聯手打擊「文革」極左派,由此似乎又可把陳伯達歸屬為「林彪集團」,何況毛澤東早就將陳伯達打成「林陳反黨集團」的要員。然而,陳伯達並未參與「林彪集團」的所謂「陰謀」,據此,將陳伯達歸於「林彪集團」也甚為牽強。最後,中共只好把陳伯達這位反江青「文革」極左派的人物硬塞進「江青集團」,如此做為實在是個天大的笑話。

中共權鬥 一個常委打倒另一個常委(圖)
2019-05-17

江青和周恩來。(網絡圖片) 有如此惡劣的手段,就不要再奢談什麼美好的目的。——讀戚本禹《回憶江青》有感。 文革風雲人物、原中央文革小組成員戚本禹,最近發表了長篇文章《回憶江青》。這篇長文披露了文革初期中共上層權力鬥爭的大...

文革受難者與文革合理化 中共獨創鬥爭會和牛棚 (圖)
2019-04-18

毛若不死,張春橋會將文革更上一層樓,實現紅色高棉實踐的革命理想。 上個月,我收到小林一美先生的電子郵件,知道他正翻譯我的《文革受難者》書,將印入他和安藤久美子女士一起編寫的書《中國文化大革命受難者傳及文革大年表》,副標題為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