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色戒真實版 色誘漢奸慘遭槍決的美女間諜鄭蘋如

鄭蘋如(1918-1940),民國名媛,中日混血兒,革命英烈。父親是追隨孫中山奔走革命的國民黨元老鄭鉞(又名鄭英伯),母親是鄭鉞留學日本結識的日本名門閨秀木村花子(隨丈夫回到中國後,改名為鄭華君)。當年上海第一大畫報「良友畫報」曾將鄭蘋如作為封面女郎。上海淪陷後,她秘密加入中統,利用得天獨厚的條件混跡於日偽人員當中獲取情報。

  1939年12月21日,上海街頭髮生槍擊事件,美麗女間諜鄭蘋如色誘漢奸計劃失敗,鄭蘋如被逮捕後槍決身亡,丁默村背負漢奸的罵名——

  為汪精衛服務 背負漢奸罵名

  丁默村,1903年出生,因為陳立夫的舉薦而做了調查統計局第三處的處長,與中國 著名情報領袖戴笠共事,第三處後來撤銷。1930年代,他加入親日本的汪精衛政權擔任特工總部主任,歷任要職。中日戰爭結束前夕,他是“偽浙江省省長”。丁默村與汪精衛的關係就像戴笠和蔣介石。

  1939年12月21日,上海街頭髮生槍擊事件,美麗女間諜鄭蘋如色誘漢奸計劃失敗,鄭蘋如被逮捕後槍決身亡,丁默村背負漢奸的罵名。那麼丁默村與鄭蘋如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鄭蘋如其人

  鄭蘋如(1918-1940),民國名媛,中日混血兒,革命英烈。父親是追隨孫中山奔走革命的國民黨元老鄭鉞(又名鄭英伯),母親是鄭鉞留學日本結識的日本名門閨秀木村花子(隨丈夫回到中國後,改名為鄭華君)。當年上海第一大畫報“良友畫報”曾將鄭蘋如作為封面女郎。上海淪陷後,她秘密加入中統,利用得天獨厚的條件混跡於日偽人員當中獲取情報。後參與暗殺日偽特務頭子丁默邨,因暴露身份而被捕,但她咬定是為情所困而雇凶殺人,此事成為當年上海灘重大花邊新聞之一。1940年2月,她被秘密處決於滬西中山路旁的一片荒地,連中3槍,時年23歲。




  鄭蘋如謀刺丁默村始末

  鄭蘋如探聽到汪精衛“將有異動”的重要情報,通過秘密電台上報重慶,可惜當時政府起先並未重視,直到汪精衛離開重慶投敵後,方知鄭蘋如早已掌握此一情報,因此政府對她極為倚重。於是,他們把制裁漢奸丁默邨的重要任務交給她。

  日偽時期,汪精衛政權在當時上海極司菲爾路(今萬航渡路)76號設立了特工總部,主任丁默邨是原軍統第三處處長,在漢奸李士群撮合下投靠日偽,破壞抗戰。為此,中統上海潛伏組織負責人陳果夫的侄子陳寶驊,決定抓住丁默邨好色的弱點,施“美人計”除掉他。

  丁默邨本是個色中餓鬼,交到如花似玉的鄭蘋如自然是喜出望外,而鄭蘋如佯裝成涉世未深的少女,不時恃寵撒嬌,與丁默邨時斷時續,若即若離,逗得丁默邨饞涎欲滴,神魂顛倒。中統見時機成熟,布置下手。第一次行動,由鄭蘋如請丁默邨到她家作客,在鄭家附近安排了狙擊人員,然而丁默邨詭計多端,他的轎車快到鄭家時,他改變主意掉頭離去,計劃遂告失敗。此時中統上海區的負責人換了張瑞京,他重新策劃第二次“刺丁”,他安排鄭蘋如以購買皮大衣為由,想把丁默邨誘殺在西伯利亞皮貨店。豈料就在此時張瑞京被李士群逮捕,張李原有一番交情,當張和盤托出“刺丁”計劃時,正中李士群夫婦的心意,為防事迹泄漏,他們先把張瑞京保護起來,而中統上海區見沒有任何異狀,於是原計劃照常執行。



 

  12月21日丁默邨在滬西一個朋友家吃中飯,他打電話邀鄭蘋如前去參加,鄭便趕到滬西陪丁默邨直到傍晚。丁說要去虹口,鄭說要到南京路去,於是兩人同車而行,當汽車駛至靜安路、戈登路(今江寧路)西伯利亞皮貨店時,鄭蘋如突然提出要去買件皮大衣,並讓丁默邨同她一起下車,幫她挑選。丁默邨的職業反應是到一個不是預先約定的地點,停留不超過半小時,照理說是不會有危險的。心想鄭的執意要他同去,不外乎是想乘機敲他一筆竹杠。於是他便隨她下車,但當鄭正在挑選皮衣時,丁默邨突然發現,玻璃櫥窗外有兩個短打衣著、形跡可疑的人,正向他打量。

    丁一看情形不對,便從大衣袋裡摸出一迭鈔票,向玻璃櫃檯上一摜,說:“你自己挑吧,我先走了。”說完就急轉身向外跑。鄭見丁默邨突然向外奔跑,起初一愣,本想追蹤出去,但走了兩步,又停住了。此時徘徊在店外人行道上的中統特務,沒料到丁默邨會不等東西挑好,就突然衝出店來,因此稍為躊躇了一下,竟讓他衝過馬路。丁的司機見他狂奔而出時,早已發動引擎,開好車門。等到槍聲響時,他已鑽進車內,拉上了車門,子彈打在防彈車門上,他毫髮無傷,揚長而去。而李士群派出的狙擊人員,因只是“協助”成分,因此也沒有怎麼出力,暗殺行動乃告功敗垂成。但對鄭蘋如而言她不甘心,又心存僥倖,決定深入虎穴,孤身殺敵。於是她繼續與丁默邨虛與委蛇,但暗中身藏一支勃朗寧手槍,準備伺機下手,但她哪知丁默邨早已布下羅網,等她上鉤了。因此在第三天當鄭蘋如驅車到76號要見丁默村時,就被丁的親信林之江給扣住,她被關進76號的囚室。

  陳立夫“策反” 丁默村成卧底

  有消息指出,丁默村在鄭蘋如去世後,接受國民黨情報領袖陳立夫建議,扮演卧底在汪精衛內部的反間間諜角色。

  在鄭蘋如被秘密槍決一年後的1941年,時任國民政府教育部長的陳立夫和丁默村秘密取得了聯繫,對這位當年被他提拔過、如今為汪偽政權特務頭子的後輩“曉以大義”,指示他應該設法“脫離偽區”,如果不能“脫離偽區”,就當“伺機立功,協力抗戰”。陳立夫“策反”成功,之後的幾年,丁默村表面上是傀儡政府的交通部長、福利部長,私底下,他為戴笠的軍統局架設電台、供給情報,與周佛海合作企圖暗殺當時的特務首腦之一李士群,並且配合戴笠的指示不斷營救被捕的重慶地下工作人員。

  丁默村與鄭蘋如

  這些被營救的情報人員,後來在審判庭上,也都具函作證,丁默村和重慶政府的合作是毫無疑義的。

  當重慶政府需要丁默村的協助時,陳立夫和戴笠都曾對他提出保證:陳立夫應允丁可以“戴罪立功,應先有事實表現,然後代為轉呈委座,予以自首或自新”。戴笠則說得更明確:“弟可負責呈請委座予以保障也。”

  而在日本戰敗以後,局勢混亂,重慶政府為了防止共產黨趁機坐大以及新軍閥崛起,又適時而有效地運用了丁默村這個棋子。他被國府任命為“浙江省軍委員”,這一回,“浙江”前面沒有“偽”字了。

  戴笠在給丁默村的手書中,要求丁默村在混亂危險中“切實掌握所部,維持地方治安,嚴防奸匪擾亂,使中央部隊能安全接收。”

  而丁默村也確實一一執行了重慶的指令。在中央部隊進入浙江之前,“奸匪”已經佔有浙西半片,是在丁默村“剿匪”之後,中央部隊才穩穩地接收了浙江。

  貪看湖上清風 惹來殺身之禍

  抗戰勝利後,丁默村功過難定,因為他先是漢奸後又變成卧底,更糟糕的是後來他保外就醫、遊覽南京的消息傳開,蔣介石一怒,下令槍斃丁默村。

  《陳立夫回憶錄》第232頁記載:丁默村本來可以不死的,但有一天他生病,在獄中保出去看醫生,從南京拘留所出來,順便遊覽玄武湖……這個消息被蔣委員長看到以後,蔣委員長很生氣的說:“生病怎還能游玄武湖呢?應予槍斃!”

  丁默村大難臨頭,只因為他從獄中出來,貪看一點湖上清風,被一小報記者認出來,寫上了報。

  丁默村最終在1947年5月1號被依“通敵叛國”、“戕害軍統、中統地下工作人員”理由判處死刑,執行槍決,判決書對他的指責還包括他殺害鄭蘋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王南方 — 文娛衚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