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軼東:十八大沒有政改,只剩下改朝換代

—中共十八將比得上前蘇共20大嗎?

作者:

圖:赫魯雪夫在蘇共20大作報告

 

18大能搞出什麽來?有人放風:一黨專政,高層民主,人民免談。這充其量實是古代希臘羅馬奴隸主民主的模式。中國只有一條路,就是徹底改朝換代。

潘多拉盒子打開就無法關閉

中共18大雖然舉世矚目,然而它畢竟會鬧騰得怎麼樣呢?我認為有一個過去的共產黨大會將成為衡量它成績的尺度,這就是1956年的前蘇共20大。

1956年蘇共舉行第20次大會時,它已統治了前蘇聯39年。這次大會的確標誌著前蘇共內外政策的急劇轉變。這中間最顯著的一件事就是赫魯雪夫在大會即將落幕時作的秘密報告「關於個人迷信及其後果」。報告觸及了史達林統治29年中所犯的罪惡,但還是不提列寧時期的罪惡,也只把史達林罪惡的根源歸結為「個人迷信的意識形態」,毫不涉及「蘇維埃社會主義制度」。但蘇聯社會的部分自由化開始了,為35年後戈巴契夫和葉爾欽解體蘇聯鋪平了道路。

這就是說:前蘇聯從「崛起」到衰落解體是經過了兩個階段的,即1956年的20大和1991年的最後解體。具體推動蘇共解體的是先後兩個人物:赫魯雪夫+戈巴契夫。

現在中共召開的18大是在它統治中國63年之後召開的。在這63年中,中共的確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中國的面貌(但是蘇共在它那74年裡也大大改變了俄羅斯等國的面貌呀!)。可是在這63年裡,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惡卻較之蘇共對於前蘇聯各族人民犯下的罪行有過之而無不及。這裡面最大的罪行,如反右,大饑荒,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包括活摘器官),哪一個不是一打開就無法關閉的潘多拉盒子呢?你設想一次中共的18大就能解決這些問題嗎?

有「黨的領導」還有政改嗎?

所謂的「啟動政治體制改革」中間的「體制」兩個字,本身就否定了「政治改革」。「體制」和「制度」是一回事嗎?這樣表面上是玩弄字眼,實際上是玩弄全國人民。就拿喊叫「政改」最響亮的溫家寶來說吧!他9月14日在清華大學講演。說了半天,最後冒出一句是:「必須在黨的領導下有秩序地逐推進,走出一條適合國情的民主道路」。這一句話實際上就把他整篇演講變成了廢話。有「黨的領導」還有政改嗎?「政改」就是要「改」掉這共產黨的領導,甚至中國乾脆不要共產黨了。溫家寶都如此嘴臉(最近《紐約時報》曝出溫加寶的財產問題。雖然這只是狗咬狗,但說明溫加寶畢竟不是徹底乾淨的),你還能對習近平寄什麽希望,甚至幻想他能當上「中國的赫魯雪夫+戈巴契夫」嗎?

另有消息是:18大後兩年內毛澤東的屍體將運回他的老家韶山安葬。國家還要花巨資為他在韶山建墓。這有什麼了不起呢?在蘇共20大之後5年的蘇共22大(1961年)作出決議,將史達林屍體移出列寧墓放到克里姆林宮牆下,也沒有特別修墓。毛澤東的罪惡比史達林小嗎?

其實關於18大能搞出什麽來,中共高層已經通過企業家柳傳志放風:一黨專政,高層民主,人民免談。這其實是古代希臘羅馬奴隸主民主的模式(但是古希臘羅馬的奴隸主是把奴隸看成「會說話的工具」,而現在中共的權貴則把13億人民看成是「不許說話的工具」)。另有更具體的消息泄露出即:黨禁,報禁和軍隊國家化問題是18大改革不可能逾越的底線。那還叫政改嗎?

檢驗18大黨內民主的標誌

其實不用這些消息,只要注意到18大在具體安排上的兩種情況,我就認為18大連1956年的蘇共20大都不如:

第一點是會議時間:11月8日開幕14日閉幕,一個星期就開完了。這麽大的一次會議不要說黨的政策將有重大承傳,即使是5年一次的例行會議,一個星期的時間夠用嗎?代表們只有時間聽那幾個報告,加上幾個歌功頌德的發言,根本沒有時間討論。最後一個一個的決議舉手通過,就閉幕了。按理說:18屆中央委員會的全體委員應該由18大的全體代表選舉產生吧?18屆中央政治局委員應是由18屆中央委員會全體委員(還沒有產生哩!)選舉產生吧?18屆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常委應該由18屆中央政治局全體委員(還沒有產生哩!)選舉產生吧?但是事實上中共18屆的全部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已經由17屆中央委員會的「九常侍」內定了。這叫什麽狗屁黨內民主呢?

第二點就是:當年蘇共開的代表大會,不僅全部報告一律在報紙上全文發表,而且所有代表的發言也是在報紙上全文(不是摘要)發表。這樣全體黨員和人民群眾就能及時知道代表們對會議討論的哪個問題有些什麽意見。當時我自己正在前蘇聯學習,親眼見到師生們對米高揚和蕭洛霍夫在代表大會上的發言很感興趣。其實在同年10月,蘇共20大之後,中共開8大時,代表發言也有相當一部分是在報紙上全文發表的。只不過從9大開始,中共的代表大會往往只是在報紙上發表有關的報告。有時只是閉幕後發表一個公報。這叫什麽黨的代表大會呢?

從會議開始的那一天起,在報紙上能否全文發表會議報告、所有代表發言的全文(不是摘要),是18大是否真正講究黨內民主的標誌。

中國只有一條路:改朝換代

中共有關的人士可能說,在報紙上全文發表所有代表的發言是否成本太高(紙張,油墨等)。但是這點錢和2萬武警二級戰備保18大的化費能比嗎?沒有聽說過世界上哪個國家的哪個政黨(甚至包括前蘇共)開代表大會需要用數萬人的軍警來「保衛」的。這簡直是國際笑話嘛!

這麽說來,中共第18大是否一無是處呢?不見得!:中共18大有一個非常大的「是處」:在中共宣布18大開成一個「團結的大會」和「勝利的大會」(如果會中不因為內訌而發生意外事故的話)的那一天,13億中國人民和絕大多數中共普通黨員則看見了一個使他們「失望的大會」,「絕望的大會」,「覺醒的大會」。他們最終明白了,什麽」「黨內民主」,「中共從革命黨變成執政黨」的說法已經成為「古代史」。於是奴隸們起義了!在全體人民面前,中國只有一條路,就是徹底改朝換代,徹底把中共扔到歷史垃圾堆去的一個辦法了。

2012年11月於美國費城

——原載《動向》雜誌2011年11月號

責任編輯: 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2/1119/269565.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