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鄭平:高智晟新書揭秘很多人被塑造成「反共」英雄!

——請民運人士關注高智晟的吶喊

「老高,活得現實一點,現在很多人都在給我們干,我是說在國外。今天就咱倆,改變身份的事就咱倆知道,連我的娘老子都不會讓他們知道的,往境外送的具體過程我是外行,這方面的負責人我也帶來了。老高,這次我可沒有給你留後路,而且我可以給你說明了,我連自己的後路也沒有留下,我是給上面大領導打了保票的。〞

我本是想再看一遍高智晟律師的新書《二0一七,起來中國》,再來寫篇書評。但是當看到耿和女士的文章《我的不吐不快》時,我改變了主意,決定立刻動筆。其原因,正在於文章中的一段話:〝女兒最近在紐約給我發來一段文字,其中幾句是:‘媽媽,爸爸的書無論如何算得上是中國改變陣營中的大事件,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海外民運人士是集體的死屍般的鎮靜,他們究竟怎麼啦?’孩子已看穿了的問題,我還能說什麼呢。只好給孩子回復了一串驚嘆號。〞

女兒質疑民運人士不理睬

我自知人微言輕,寫出此文來,大概也起不了什麼波瀾。但是,人微言輕如我,也會用這篇文章表明自己的態度,聲援對高律師與耿女士的支持。因為我明白,良知的聲音不在於大小,而在於有無;道義的相助不在於強弱,而在於有無。面對陷入困厄中的人不伸出援手,還能算人嗎?用死屍般的鎮靜糊弄過去,我等活人是做不到,也做不出來的,這等冷血的鎮靜還是留待於這群還在世上苟且的死屍,因為我知道,他們不是用死屍般的鎮靜迴避問題,就是用行屍般的醜態製造問題,斷然是已無一點活人的熱血與溫情。

當我把耿和女士的這篇文章轉發到朋友圈時,有人讓我分析一下文章中這些政治殭屍的心理,為什麼會一直想方設法阻撓高智晟律師文章的傳播,為什麼會有一群人專門壓制、排擠、孤立那些捨命反抗暴政的英雄?在我看來情況可能兩種:一是拉幫結派、山頭林立,結黨營私、黨同伐異的爛毛病,圈內人的爭權奪利,手段卑鄙下​​作;二是有可能是派出去潛伏的特務。對於第一點,這些人當得起高律師的評論〝多屬病者、無能葯治〞。他們雖然打著民主的旗幟,乾的卻是反民主的勾當,完全遠離甚至背離民主政治的原則。這群人渣居然還能大行其道,一手遮天,在海內外的民運圈子裡有著極大的市場。如此也可看出海內外民運圈子的龍蛇混雜、良莠不齊及是非不辨到什麼荒唐的程度!怪不得許多人抽身遠離,寧可獨來獨往,也不相與之謀。事實上,民主中國至今之遙遙無期,這群人渣要負很大的責任,他們心胸狹隘得可憐,眼界淺薄得可笑,身上的爛毛病實在太多,而且極可能屬於人格有缺陷之輩,非但完全肩負不起建立民主中國的重任,而且還起了不少負面甚至是破壞作用——須知自己都是亟待拯救的病人,又如何能拯救得了他人呢?更何況極多還是無可救藥之徒,早已在窮途末路上墮落得不堪入目。

豈能當內奸

然而問題還不是這樣簡單——中國的問題就是這樣複雜,這群政治喪屍中,極有可能很多人是中共派出去的特務或是早已被中共收買的內奸。其情況,恰好可以引用高智晟律師的新書《二0一七,起來中國》中的一段來說明。

秘密警察頭子於泓源(現北京司法局局長):〝哎,老高,跟你溝通是不困難的,人很直,腦瓜兒也不怎麼笨。別鬥了,沒有前途的。換身份,只須換個身份,而且是秘密地換個身份,換了身份後兩條路:一條是留在國內,你繼續做你的英雄,繼續嚷嚷下去,罵共產黨,繼續待在原來的圈子裡,我的人會定期或不定期地,以別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和你接觸;我們給你建立一個賬號,設國內還是國外由你定,保障你有足夠的錢用。另一條是改變了身份到國外,我們以強制扭送出境的名義把你送到泰國,然後你肯定有辦法到美國;在外邊給你設個賬號,我們會定期把錢打入你的賬戶,可以具體確定個數字,對於解決你的問題代價,上面是有個授權範圍的。每月小几十萬美元的槓槓我這就能答應,太獅子大張口的標準我只能向上爭取,但錢不是個問題,因為你是個大傢伙,值得花大價錢,我會定期派人跟你接觸。老高,活得現實一點,現在很多人都在給我們干,我是說在國外。今天就咱倆,改變身份的事就咱倆知道,連我的娘老子都不會讓他們知道的,往境外送的具體過程我是外行,這方面的負責人我也帶來了。老高,這次我可沒有給你留後路,而且我可以給你說明了,我連自己的後路也沒有留下,我是給上面大領導打了保票的。〞

秘密警察頭子於泓源可能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的這段談話會被洩露出來。然而,即使沒有洩露,中共收買線人的情況已是早有報導,而且就算沒有報導也不難猜到,這畢竟不是什麼新玩意兒,而是中共的統戰老把戲:以鬥爭為根本,團結為手段,通吃為目的。於泓源的談話無非是再次印證了這樣一個事實:一、國內外很多人在給他們干;二、在給他們乾的是被收買的線人,秘密地換了身份;三、在中共這邊領錢支餉;四、可以繼續做英雄,繼續罵共產黨。只是,除了在另一次談話中確切提到的余傑之外,到底還有多少人、還有哪些人是被他們收買的姦細,還暫時是個謎,這可能要等到未來檔案曝光後,才得以知曉。但是一想到中共的機密檔案銷毀機制及線人保護—滅口機制,除有神助,情況也不容樂觀。

問題答畢,言歸正傳,談高智晟律師的這本新書《二0一七,起來中國》。很多人常說,中國人沒有自己的《古拉格群島》,但我以為高律師這本書的出版,打破了這個狀況。而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從苦難的角度而言,雖然中俄兩國都是被共產黨統治過和正在被統治的國家,但以中共之殘忍、變態、狠毒再加上與幾千年專制文化中的糟粕相結合,可以說是集人類歷史上的一切惡之大成,孕育出的恐怖統治是連以殘暴而臭名昭著的俄羅斯都相形見絀。就拿酷刑來說吧,高智晟律師所遭遇到的四次酷刑折磨,其披露出來的一些細節,一般人不要說親身經歷,就是光把過程看下來,恐怕都相當於一輪酷刑折磨,如何不震撼人心呢?何況還有很多慘不忍睹的事情,高律師自言還沒說。

而且,就算捨去酷刑不談,光是被武警部隊關押在北京某黑監獄地下室的二十一個月,及新疆沙雅監獄裡一口氣長達三年的禁閉(按《中華人民共和國監獄法》規定最長為十五天禁閉),也足以見中共這黑得深不見底的統治了。這種對生理與心理的雙重摺磨,精心設計的精神與肉體摧殘,在高律師這本書中集中展現出來,會一次又一次地以核彈爆炸的能量狂轟著一個正常人的世界觀、價值觀和人生觀。我之所以極力向朋友推薦這本書,其一大原因正是因為讀完此書,你會對中共的邪惡、變態、荒唐、殘忍及腐朽與墮落有著完全嶄新的認識,哪怕事先你認為了解共產黨足夠,也會讓你耳目一新,目瞪口呆,你簡直難以想像在共產黨的統治下,人可以被糟蹋到這個地步,人性可以被扭曲到這個狀態,人心敗壞到這個程度!這對於所有對共產黨還抱有幻想的糊塗蟲,毫無疑問是懸崖勒馬的當頭棒喝,足可以迷途知返,棄暗投明。

讀者倘若覺得我言過其實,讀完此書便知我所說真假。我在這裡不想引用大量折磨人、摧殘人、侮辱人的各類細節—必須要說明的是這些細節並非生活當中個人的偶然舉動,而是中共精心設計、專門實施並在屢試不爽後向全國大面積推廣的變態舉措,比如原廣東政協主席陳紹基設計的監管方式,其在作繭自縛後自己屢屢感嘆不已:〝想不到我發明的這一套被全國推廣的監管方式會用到我自己身上。〞

僅以高智晟律師屢經折磨後的一句經驗之談,〝我常當面說他們只有技術方面的苦惱而無倫理方面的負擔〞,你就可知他們在折磨人方面的喪心病狂足以讓你思考一個人或一個組織要反人性反人類到何種程度,才能肆無忌憚得干出這等天理不容的暴行。如果再把這血淋淋的現實同小粉紅的愛國叫囂聯繫在一起而不感到荒唐無知兼無恥,那麼你絕對是合格且優秀的共產黨員。

但是,平心而論,光有苦難也是不夠的。畢竟在中國大陸,受過酷刑的人實在太多,高智晟律師所受到的酷刑兼折磨,雖然震撼人心,但並非絕無僅有,相反,在中共統治下的掛牌監獄、沒掛牌的黑監獄、學習班、看守所、法治培訓中心、精神病院,可以說比比皆是。類似的遭遇或更慘的迫害,在網上已有相當多的資料,讀來字字是血處處是淚。之所以言及於此,是因為高智晟律師這本書感人之外並非僅是苦難,而且還有字裡行間自然流露出來的悲憫,且還是自身處於苦難當中的悲天憫人的情懷。這種悲憫不是做作的、強為的、故意的,而是發乎於內心、涌動於真情,所以哪怕是紙上文字,讀來都會有深深的共鳴。這種讀者與作者的心靈溝通,頗有些類似高智晟律師在書中所提到一位四川資陽士兵的故事:在被武警關押看守期間,這位士兵〝原本本身是在外面執勤,但他總是有一種奇妙的心理活動,感覺到在這地下室里關著一個好人,一個應該去幫助的人,後來他就請求進來站哨(裡面都不願進來,空氣太污濁)結果,後來在他身上發生了些奇蹟〞……

感動看守士兵

這位士兵與高智晟律師之間的相識可謂玄妙,用天意來說也不過分。之所以能發生這麼奇妙的事情,我想與高智晟律師身上的悲憫與這位士兵身上的善根是分不開的,兩者缺一不可,相互為條件而進行溝通。這種溝通其實本質上與讀者與作者的交流相同,只是形式不一而已,只要惻隱之心稍存的讀者,我想也不難在高智晟律師這本書中感受到他的悲憫。這種悲憫不僅流露在那些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同時也流露在那些折磨人的人—從某種程度上而言,他們何嘗也不是受害者?高智晟律師這種不計個人得失,並一再給予對手以挽救的悲憫—甚至是直接對他進行折磨、酷刑、殘害的人,確實讓人感覺到了他的心胸非凡,並發人深省。因為恨是容易的,悲憫是困難的。仇恨可以說是人的本能性反應,但悲憫卻需要克服自己的缺陷,還要用愛去對待你的仇敵。

作為一個人,在別人已不把你當人看的情況下,你卻依然對他以人視之,以悲憫的情懷待之。這非阿Q精神,而是大智大勇的體現,是人如何存在、為何存在以及何以存在的問題。我想正是因為高智晟律師在逆境、危境甚至絕境中找到了這些問題的正確答案,才可以在神的護佑之下度過難關,挺過酷刑,闖過荊棘遍布的危境。這並非猜測,而是在他的書里文字有證,比如這一段:〝張雪和他的師傅於泓源仇恨我,這有他們這十年來一以貫之對付我的冷血手段為證。但我迄今還沒有恨過他們,他們無底線的自私、他們自身的局限以及專制特權思想的長期浸淫,終於促成了他們今天行為的扭曲,我更多的是可憐他們,我常慶幸自己沒有成了他們。實際上,他也是這個制度的具體悲劇之一,是這個制度普遍的物產,各自充當著這個黑暗政權的具體的不名譽角色,喪失人類獨有的許多美好—內心的平和寧靜、道德自豪感、良知和愛。〞

又比如在新疆沙雅監獄裡的這一段:〝他們只是專制權力的鷹犬,我絕不仇恨他們,卻也談不上憐憫,只是可憐他們,確實是常替他們哀傷,覺得這是怎樣的一種不名譽的角色,成了這種角色是怎樣的一種不幸啊!在今日中國,罪行和可惡的是邪惡專制權力,他們只是專制權力的鷹犬,即便是他們中間的個別人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

當然,還必須指出的是,這種悲憫對於讀者是有福的,因為對於缺少愛與同情的國人來說,這種悲憫本身就具有著極大的教育意義,示範著人與人之間該如何相處,該如何自處。而且這種悲憫對於作者本身,也是有福的,這有利於他從苦難中超脫出來,不再被仇恨所綁架,陷入利益糾纏的窠臼,能從更高的高度去審視人類社會的問題、發生在中國的種種悲劇,洞察同胞身上的各種苦難,通觀制度為惡的根本原因,並思考各種符合正義的解決之道。這種不再局限於自身的視野,關懷大眾的情懷,對於眾生苦難的同情,使他生命的質有飛躍性的提升,並使得他的智慧如泉涌,行為可楷模,用通俗的話來說,是人生有了新的高度與深度。

當然,毫無疑問,這自然會讓那些心理陰暗的小人嫉妒到發狂,耿和女士說有人阻攔高智晟律師的文章與書傳播,以我對這些小人物的認識,不上躥下跳才怪。

然而悲憫也不是濫情,沒有原則的悲憫是對惡的縱容。高智晟律師清醒地認識到:〝二0一七年後,對前政權的罪惡必須進行清算,我們絕不狹隘的報復感情,但對於漫無邊際的罪惡視而不見的人群是沒有希望的,追懲罪惡是人類呵護正義的最普適手段之一。我們同樣清楚,沒有寬恕就沒有明天的思想,對於二0一七年以後全民族的大和解,以及重塑這龐大民族精神品質的價值及意義,南非公民擁有的化解仇恨、實現社會和解的能力,中國人也能有,即便是南非,也是以‘真相、真誠懺悔’來置換寬恕的。〞

對未來中國的宏觀思考

如果說悲憫見證了高律師的情懷,那以他在書里對社會、政治乃至人生的深刻反思,則映照出他的智慧。尤其是書的第三部分,對二0一七年後中國的展望,對未來中國的制度設計,那三十三條涵蓋著過渡政府、政治、經濟、法律、外交、非政府組織、國企、全民醫療保健、土地私有制、私有財產制、教育、警務、智慧財產權、環境保護、食品安全、對貧弱者的救助機制、台灣問題等等領域的嚴肅思考,尤見他思維的縝密與知識的廣博,可謂全方位地對未來中國的情況進行了宏觀的線性思考與梳理,特別是他在書中多次提到社會轉型的困難,清醒地認識到制度設計是容易的,人心的修補、文化的更新、意識的改變、道德的重建卻是困難重重,任重而道遠,是幾代人才能完成的浩大工程,更是鞭辟入裡的洞徹之見。

高智晟在書中的金玉良言不勝枚舉!這樣的文字讀來還不為之動容嗎?這樣的篇章讀來還不振奮人心嗎?這樣的大作還不值得再三推薦嗎?這樣的書不要說是中國少有,而且舉世罕見,在我看來已不是能用平庸的〝好書〞來形容,而是極具歷史份量,是人類文明發展史上偉岸的一座精神豐碑,與世界著名政治文獻並立而毫不遜色。而且亞馬遜售價才六點六六美元,便宜得令人瞠目結舌,不知該笑還是該悲,實在是與其內在的價值毫不相稱,讓買家恨不得再多補上幾元惟恐賣家吃虧。我若是有錢,會毫不猶豫地把這本書的版權買下,免費在中國大陸發放,這明顯是功德無量的事啊,對中國社會的轉型極有幫助。我奇怪至今沒有富人來做,怪不得耶穌說富人想進天堂比駱駝過針眼還難。而且,這本書本身就堪稱一個神跡,在歷經這麼多年的苦難之下,在酷刑對身體與心理的殘酷折磨之下,在長期的孤零零地禁閉之中,倘若是一般人恐怕早就百病纏身甚至一命嗚呼了,然而高律師非但沒有被摧毀反而邏輯思維能力、文字表達能力以至思想深度更見銳利、嚴謹、深刻,而且還能在出獄後被監控的狀態下寫出這麼一本煌煌大書出來,這還不令人驚嘆嗎?而且這本書不但能悄悄寫出,而且還能偷運到海外成功出版,光是其中的故事說出來也是一個個傳奇了,這本身不就是神跡的見證嗎?從此角度而言,高律師的這本書堪稱福音,流惠萬家,澤被中華!

說到神跡,不得不談到書的第二部分《神的普遍啟示和特別見證》。這部分引起世人普遍關注及感興趣的,正是高智晟律師見證的預言:中共立黨九十六年,在位六十八年,敗亡於二0一七年。

作為讀者如我,對此部分也很感興趣,我想得知何以高智晟律師能得出這樣的論斷,我想了解何以他能這麼自信地確定,何以能置親友的再三勸阻於不顧,以斬釘截鐵的態勢堅持公開自己見證的預言。須知二0一七轉瞬即至,倘若預言落空,自己可是會有聲名掃地、淪為笑柄的危險啊!我相信不少人現在一言不發,正是等著預言落空,謀起後動。然而,當我把這部分看完之後,我相信這絕不是高智晟律師的胡言亂語,而是他的見證神跡後的神啟之言。這種相信,不僅僅是因為他在書中如實的描述,開誠布公的闡釋,更因為我相信從他的人品而言,從他的經歷而言,從他的信仰而言,他是有資格見證這神跡的人選,而絕非那種以上帝之名行撒旦之實的虛假偽劣基督徒。

〝當今世界,凡像模像樣的國家,她的人民無不沐浴在自由和民主憲政的光明照耀中,有什麼證據證明這民族(中國)就是全人類一個例外?〞從另一面來說,中共作惡多端,違天逆理,惡貫滿盈,暴虐蒼生,正如高智晟律師所言:〝如果有神,則絕不會讓中國就這樣一路腐爛下去,否則將會毀滅世人對天道的信心。〞

再有,預言之所以是預言,正在於它是在眾所不信中實現。如果大家全都相信,也不成為預言了。這本書是新諾亞方舟,登船的船票,即是書中所言〝對於二0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前公開宣布脫離中共邪惡政權系統的任何人(公開宣布脫黨),除了手上沾上了無辜人民的血的官員如江澤民、李鵬、胡錦濤、周永康、羅幹等人外,其餘人員均可以以真相及真誠懺悔換取寬恕,免於刑責。而對於二0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後手上新沾上無辜人民血的人,不論是決策人還是具體執行人,我主張必須交付審判,這是人類呵護正義價值而採用的最普遍的方法。〞

一支筆敵五百個師

我相信高智晟律師提出二0一六年九月三十日的期限,必有他​​的理據所在,雖然他沒有在書中詳細解釋。寫作此文時,離退黨的期限已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還有多少國人能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機會,擺脫為中共陪葬的命運呢?看麻木者依然麻木,無知者依舊無知,凶殘者依舊凶殘,情況不容樂觀,這情況正如歷史上一再上演的惟大難臨頭才追悔莫及的悲劇。

說句多餘的話,即使高智晟律師的預言未曾實現,也無損我對他的尊敬。畢竟,某些情況下,真誠的錯誤好過世故的正確。那些手拿著石頭等待著預言落空一哄而上的人們,誰又沒有罪呢?善惡有報,天理昭昭,誰能逃過因果迴圈呢?

說來好笑的是,中共對此自己心知肚明,時時提心弔膽,惶恐不安,生怕出現那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高智晟曾在書中講到:他問為什麼怕一個手無寸鐵的人,對曰:〝你手頭要有點鐵我們倒不怕,你有一百個師,我們就兩百個師弄你。可你手裡只是一支筆,五百個師也只能幹瞪眼。〞此書倘若再版,無妨在封面上大大地印上〝高智晟律師手中的筆,敵過中共五百個師!〞這條免費的廣告語,銷量絕對一路狂飆供不應求!請高智晟律師和耿和女士無妨考慮。

最後,對於高智晟律師這本書,我還想補充的是,高智晟律師的文章有著明顯的,其他人文章所少有的一個特質,就是道德的感召力。在我看來,這種感召力源於信仰的聯繫、苦難的經歷、自我的反思、人格的魅力及雖飽受折磨卻不離不棄的對民主、公義、自由的追求。他的文字很樸實,但極具智慧與思想,而且由於道德感召力的鋪墊,更顯得深厚、強大、還洋溢著一種聯繫於天道的樂觀與信心。因為坦蕩、所以誠摯;因為磊落,所以大氣;因為內省,所以謙卑,更深知人性本身的缺陷(人的原罪)及走向憲政、社會轉型的不易。中國有高律師,是有福的。但高律師這樣的人太少,卻是不幸的。

對於高智晟律師本人,我想說的是,高律師所經歷的這一切,不是沒有目的,無論是酷刑還是監獄,無論是折磨還是囚禁,冥冥之中這煉獄通向著未來的光明,苦難沒有壓倒他,必將成就他,願他的神一直護佑著他,願二0一七這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巨變早日到來。天佑中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