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肖建華的明天係為「明天」布局

在業內,明天系與德隆系、湧金系並稱中國資本市場「三大系」。當「德隆系」、「湧金系」紛紛倒下之際,沉寂多時的資本梟雄肖建華,則隱在幕後操縱了多宗大型海外併購案。然而,這場暗中進行的資本騰挪之路已現出蛛絲馬跡,一邊通過信託市場大舉融資,加速兌現所持金融股權;一邊尋求境外大宗收購,實現資本外逃。

在業內,明天系與德隆系、湧金系並稱中國資本市場「三大系」。當「德隆系」、「湧金系」紛紛倒下之際,沉寂多時的資本梟雄肖建華,則隱在幕後操縱了多宗大型海外併購案。然而,這場暗中進行的資本騰挪之路已現出蛛絲馬跡,一邊通過信託市場大舉融資,加速兌現所持金融股權;一邊尋求境外大宗收購,實現資本外逃。

港媒稱,中紀委領銜的專案組重點在調查肖建華的金融活動中資金的流向。(網路圖片)

明天系崛起於上世紀九十年代,以明天控股集團為核心,旗下曾控制了的6家上市公司、3家城商行,還有多家信託公司、證券公司、PE投資公司。實際控制人為肖建華、周虹文夫婦。

明天系崛起於上世紀九十年代,以明天控股集團為核心,旗下曾控制了的6家上市公司、3家城商行,還有多家信託公司、證券公司、PE投資公司。實際控制人為肖建華、周虹文夫婦。

在國內一向長袖善舞、屹立不倒的資本大亨“明天系”控制人肖建華,2012年底,在涉及國內某知名保險公司香港上市股權交易中,被人狠狠地算計了一把。該筆股權交易金額高達727.36億港幣,據《新世紀周刊》報導稱,明天係為該交易的背後金主。這幕財經大戲,不僅引來了各方看客,更是牽動了高層和zf監管部門的神經。從多個渠道獲知,相關zf部門已介入常規調查,主要瞭解該險企股權交易的真實情況,並調查國內資本流出境外的問題。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內部加快了融資速度,我們知道老闆肯定是有大項目要收購。”肖建華身邊的一位高管透露,肖建華跟交易各方的大佬關係都很好,構想的交易結構就是由明天系來買下這些股權。“國開行的貸款是幌子,肖建華有的是錢,公司里隨便一個小嘍啰就能融到10多個億,肖總能調動的資金可以到1000億。”上述高管進一步證實,香港股權交易的第一筆資金,是明天系掏的錢,資金並非來自銀行,而是從市場上募集來的。“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這些資金在國內沒問題,有問題也是在維爾京群島和泰國。”他說。

昔日馳騁資本市場的明天系,最近幾年在國內顯得異常沉默。“在‘德隆系’、‘涌金系’倒下後,老闆這幾年開始做戰略調整。”上述知情人稱。

表面沉寂的資本大佬肖建華,正採取隱蔽方式,4年間,他曲線充當了多宗大型海外併購案的背後金主。“明天系”資本海外大挪移的戰略路線已然清晰,一邊通過信託市場加速兌現國內股權,在2012年下半年,利用旗下多家信託公司,將旗下控制的金融類股權質押,加快發行信託計劃;一邊尋求境外大宗收購,2012年明天系涉獵的交易標的額大大超過了以往。

結合境內外媒體的報導,肖建華這幾年參與海外收購如下:

2009年入主台灣上市公司日盛金控,但未能獲得詳細的交易細節和交易金額;

2009年-2010年通過香港博智金融和中策集團,以21.5億元美元價格意欲收購AIG旗下的台灣南山人壽;

2012年被指為背後金主的兩宗超大型併購交易,則是收購美國最大的飛機金融租賃公司和上述國內知名保險公司香港上市股權。據保守估計,上述總交易金額超過千億。

2011年12月,淡出公眾視野許久的肖建華,以北大校友、明天控股集團戰略發展委員會主席的身份,出席了北京大學設立“北京大學婦女研究與幹部發展基金”的活動,並以新時代證券的名義捐贈200萬元。與他同時露面的,還有明天系多位核心高管,包括明天控股集團副總裁程東勝、北大校友莫森和郝嘉。此次活動後,肖建華本人的照片第一次流傳到網路上,過去媒體刊登的照片多非肖本人。

半年後的2012年6月。明天系對外高調宣稱,明天控股共用4.8億元重新收回在2008年拋售給“青鳥系”的ST明科與西水股份控股權,再次成為兩家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然而,這些高調的舉動,在明天系內部人士和一些知情人士看來,只不過是肖建華的策略: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他明裡釋放信號,在國內高調復出;但暗中在悄悄地轉移資本到國外去,將明天系的陣地轉移到境外。這種可能性極大。”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通過梳理海內外媒體報導時發現,從2008年開始,肖建華化名為“張銘”、“肖華”,頻繁活躍在香港、台灣和美國等地的政商界,也多次被當地媒體報導。儘管刻意保持隱蔽和低調,但肖建華在海外多宗曲線併購事件被曝光。

第一宗併購案,肖建華在2009年9月成功入主台灣上市公司日盛金控。這起收購幾乎不為國內所知。

據台灣《中央日報》報導,2009年9月,肖建華通過多家俬募股權公司,收購了日盛金控36%的股權,成為實際控制方。日盛金控成立於2002年,為台灣15家金融控股公司之一,其2011年公司資產規模達280億新台幣。在收購完成後,原經營者陳氏家族(陳士元)退出實際經營。

第二宗併購案,是AIG出售旗下台灣南山人壽公司。此宗收購案讓肖建華震動了整個台灣政商界,台灣和香港多家媒體報導,肖為香港博智金融和中策集團收購台灣南山人壽提供資金支持。台灣權威財經雜誌《今周刊》報導稱,2009年10月,美國國際集團(AIG)發布公告,香港中策集團(0235.HK)與博智金融以21.5億美元,聯手中標奪得台灣子公司南山人壽97.57%股份。依據台灣相關法律法規,大陸資金被禁止進入台灣保險公司。後來在南山人壽收購案審批過程中,收購方博智金融的收購資金被懷疑有大陸資金,而資金的提供者就是明天系的肖建華。肖建華在台的真實身份和活動細節也逐漸被台灣政界人士揭露,並被台灣媒體窮追猛打;《今周刊》的報導中將他化名“張銘”這樣的細節也曝光了出來。最終,台灣監管部門懷疑併購交易中有大陸資金,而禁止了該項併購。儘管併購失敗,但外界知曉了肖建華和明天系在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等地註冊的大量“影子”公司。這些註冊島外的公司不僅承接了他從國內轉移過去的資金,也成為他日後在海外大肆收購的工具。

收購日盛金控,入主博智金融和中策集團進而奪取南山人壽,只是拉開了明天系海外戰場的序幕。

發生在2012年的另外兩宗併購案,更是肖建華的大手筆。

一樁是中國財團併購AIG旗下的飛機租賃公司—國際金融租賃公司(International Lease Finance Corporation,下稱ILFC)90%股權,總交易價約為42.3億美元,合人民幣超過270億元,這宗併購被稱為是2012年度中國第二大海外投資,僅次於同年的中海油併購加拿大尼克森石油公司,也是中國財團有史以來對美國金融企業進行控股式收購的最大案例。根據協議的公開內容,三家中國公司組成併購財團進場收購,三家中國公司是新華信託、中國國家航空產業基金以及P3 investment ltd.。其中,新華信託是明天系控制的金融平台,新華信託的第一大股東是新產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新產業公司又由明天系旗下三家公司控制;另一家參與交易的P3 investment ltd,是一家註冊在英屬維爾京群島上的合夥公司,由香港人吳榮輝(Wing-fai Ng)實際控制,吳榮輝又是前面出現在台灣南山人壽併購案中的博智金融的創始合夥人,而博智金融有著明顯的明天系背景。

另一樁是2012年發生的一起國內某著名保險公司的香港上市股權交易案。該筆交易總金額高達727.36億港幣。明天系被指為該筆交易的背後金主,2013年1月14日,明天控股內部一位協助肖進行市場融資的高管提供兩個細節,再次佐證了肖建華收購股權的訴求。

2012年6月在上海,肖建華與上述保險公司董事長一同就餐,餐桌上他們談論起股權購買之事;在場的還有民生銀行董事長董文標和巨人集團史玉柱。從上海回北京後,肖建華不久就召集高層召開內部會議,要求下半年要加速融資,有重大的項目要用錢。“我們當時都認為,老闆在運作大項目。”上述內部人說。

此外,在這場交易的安排上,肖建華預備將資金打到泰國和英屬維爾京群島的公司,然後將錢再轉到正大集團旗下同樣註冊在英屬維爾京群島的4家公司,等到股權交易完成後,再設法將正大旗下這4家公司收購過來,一切交易都發生在英屬維爾京群島上。

多位人士擔憂,肖建華在境外倒騰收購項目,目的就是要將明天系在國內資本安全轉移到海外去,收購海外項目是一個最好的渠道。肖建華2009年曾在台灣揚言,自己有的是錢,可以調動800多億資金。明天系內部人宣揚,肖老闆可動用上千億資金。

那麼,肖建華是如何運用他的龐大的明天系進行融資?

過去,大股東挪用上市公司資金、掏空上市公司資產的現像在資本市場頻繁出現,明天系也曾多次遭受小股東的投訴。國際金融報副總編張俊才在微博中寫到,本人曾花數月時間採訪這個神祕的“明天系”,未果;但調查中瞭解,該金融帝國在資本市場慣用三招:“圈”“套”“逃”。這些年,監管部門加大了對上市公司和銀行資金的監管力度,控股股東已告別了過去那種直接從上市公司和銀行挪用資金的簡單模式。

越來越複雜的融資模式被開發出來。肖建華利用明天系內部完整的金融產業鏈條,已經構築了一個封閉、高效的融資體系。在明天系龐大金融帝國中,掌握著融資所需要的籌碼、通道、平台以及強大的融資和產品開發團隊。

為了收購某知名保險公司股權,肖建華在2012年加快融資力度,明天繫上下多個部門的工作人員都被調集起來進行融資。

張明(化名),原是明天系旗下恆泰證券的員工,現在肖建華身邊協助融資。過去的一年裡,他輕而易舉地在山西省一個地方就融了近20個億。具體操作便是將明天系旗下一些公司所持有金融股權,到明天系參股、控股或可利用的信託公司進行質押,信託公司幫助發行信託計劃,投資回報率一般在8.5%-9%,比銀行固定存款利率稍高一點,從市場籌集大量資金,肖建華等公司高管又通過某種隱蔽的方式,將旗下公司的資金調集起來,統一使用。利用明天系內部公司在上市公司、銀行和能源公司持有的股權,去信託公司進行質押,向社會公眾進行融資,這便是肖建華快速獲得大量資金的主要渠道。上市公司、銀行和能源公司股權,是屬於優質的質押物,很受市場歡迎。

據明天系內部人士透露,在2012年,新時代信託、安信信託、北京國際信託、中誠信託、新華信託、紫金信託等至少10多家信託參與在其中幫助明天系融資,資金來源是全國各地。“今年年中開了個會,加速向外部吸納資金,下半年加快了融資步伐,很多其他部門的人參與到募資中,當時的說法是給包商銀行騰挪資產清表,把表上的一些東西轉移出去,今年下半年確實加大了融資力度。”上述內部人士說,“我們質押了多家金融機構股權做信託產品融資,但是每筆業務都不大,只有幾億,一個人就融了10幾億。”他還透露,“國內某媒體報導泰國正大集團收購國內某知名保險公司的資金來自他信家族,這完全是扯淡;都是肖老闆的錢。”

2012年,明天系控制的信託公司,發行了大量金融股權信託,尤其以新時代信託最為突出,這是肖建華最主要的籌資平台之一。該公司“新信•慧金”系列產品通過持續滾動發售,包商銀行、哈爾濱銀行、大連銀行、內蒙古銀行等在內的多家城商行股權都有在其信託計劃中出現。新時代信託做這類產品十分在行,發行頻率也非常快。

比如,由明天系控制的包頭市實創經濟技術開發公司,在其持有華資實業股權從中國證券登記結算公司上海分公司解除質押後,在不到3個月的時間內,又將該部分股權質押給新時代信託,融資4000萬元。

明天系旗下多家金融機構股權在信託市場被質押,其中最多的是包商銀行股權。而被明天系控制的新時代信託公司,則成為明天系公司發行信託融資的主要融資市場。據新時代信託新財富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員介紹,2012年,新時代發行了600多個信託計劃,融資規模超過300多億元,其中多數是為金融股權質押產品。

新時代信託發行的其中14款信託計劃,其中大部分融資主體集中在肖建華髮跡的內蒙古。肖建華通過新時代遠景(北京)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控股新時代信託,時代信託2011年的規模在全國排名30多位,但2012年一年的發展,新時代已進入全國前10位,全國共有68家信託公司。新時代信託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包頭市信託投資公司,註冊資本金人民幣8億元。新時代信託又是新時代證券有限責任公司的第一大股東,新時代證券為全國性綜合類券商,註冊資本11.26億元,下屬39家證券營業部;公司通過新時代證券間接控股融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融通基金旗下共有一隻封閉式基金和九隻開放式基金,管理規模逾600億元。

“你們拿這些錢幹嘛?”“融資投向是什麼?”張明還經常接到投資者各種電話詢問。他現在也沒明白,肖老闆將這些投向了哪裡,只知道在國內沒有常規投資,只知道老闆在運作大項目。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正大不用自己的公司投,設立4家英屬維爾京群島公司去收購,然後肖建華再把這4家公司收購了,就能實現規避目前保監會要求的收購保險公司必須要自有資金的要求。”

某知名保險企業轉讓的股權分別由正大集團註冊於維京群島的四間全資子公司受讓,四家公司分別為:同盈貿易、隆福集團、商發控股以及易盛發展。這四家公司均成立不久,尚未從事任何經營活動,註冊地是在英屬維爾京群島。這種操作手法,意在表明收購的資金並非融資所得,而是正規渠道。

資本市場獨立評論員袁劍表示,資本是逐利的,也是敏銳的,當資本家感覺局勢不對或者風險增大時,很自然地就會將資金轉移到其他市場中去,這種現像在國外很正常,但如果在中國出現資本外逃,則有著特殊的解讀。

袁劍在其近著《大拐點》一書中,對資本外逃進行了專述。他認為,在不斷壯大的移民潮中,其中一部分人是具有大量財富的聰明人,而聰明人的行為背後總是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超前預判和理性計算。

一些資本人士表示,通過國 大陸下錢莊,藉助香港離岸金融基地,通過註冊大量的離岸公司,通過貿易的方式,將資金轉到離岸公司,是目前國內洗錢到海外的最主要方式。

眾所周知,香港島外的多個離岸金融市場一直是大陸問題資金外流的犯罪通道,且日漸猖獗,成為民營企業老闆和問題官圓轉移資金的主要通道。

一位常年居住在香港的企業界人士,對通過離岸金融進行洗錢的現象很有研究。目前大陸洗錢最為重要的離岸金融中心主要集中在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巴哈馬群島等地方,這些地方往往成為大陸富豪和官圓洗錢的重要基地。香港最富有的一個階層就是律師,這些律師最大的收入就是幫助大陸富豪和官圓洗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南方周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