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最高院院長周強涉2起嫌殺人滅口案 持續迫害法輪功

中共巡視組收到一些涉及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問題線索,在2013年被執行死刑的曾成傑案中,時任湖南省長的周強涉嫌伙掩蓋“黑打”占財(一審前曾的企業資產即被“賤賣”)而殺人滅口、為保位陞官而不擇手段“維穩”。另外,在其任職期間,還有兩件離奇案件發生。

巡視組收到涉及中共最高法院領導幹部問題線索

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2016年11月11日至2017年1月10日,中央第二巡視組對中共最高法院黨組進行了專項巡視。巡視組發現和幹部群眾反映了一些問題,其中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仍然存在,公款旅遊、濫發津貼補貼問題仍有發生,一些領域存在廉潔風險。同時,巡視組還收到一些涉及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等。

周強涉嫌夥同湖南官員為掩蓋“黑打”占財殺人滅口

2013年7月13日,曾成傑的代理律師王少光在網上發表“緊急聲明”。這份聲明中暗示周強有夥同湖南官員為掩蓋“黑打”占財(一審前曾的企業資產即被“賤賣”)而殺人滅口、為保位陞官而不擇手段“維穩”的嫌疑。

王少光在此聲明的後記中寫道:

曾成傑最終還是沒能像江蘇的吳英那樣免除死罪,但,民間資本累累被侵吞的事實還在不斷地發生,明天還會有李成傑、楊成傑、張成傑走上這條不歸路嗎?活生生的事實告誡所有懷揣“中國夢”的發財人——商道即官道,入道需謹慎!

掠奪從來都是不擇手段的,有的直接了當,而有的卻陰暗難測。怕的不是明搶,而是通過各種卑鄙下流貌似還光明正大的手段……

太子奶倒了、黃光裕入獄了、吳英死緩了、曾成傑被注射死亡了……明天,還會有誰也會遭遇同樣的不測?耐人尋味、令人深思……

這份聲明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案發時是湖南省長,在湖南高院判處曾成傑死刑時是省委書記。湖南高院2012年2月19日做出二審判決,直到2013年3月周強從湖南到任最高法院院長前,最高法院都沒有核准,周強當院長後不到三個月核准。”

聲明寫道:三館公司34億元集資是累計額,為重複計算。實際集資的本金是7.1億元,直接投入工程7.7億元,投入項目資金大於融資本金0.6億元。實際未歸還的集資本金2.02億元,當時資產價值23.8億元,現在價值超過40億元。三館工程當地政府原選定的是另一公司,曾成傑是被拆遷單位的選擇,最後政府決定兩家共同開發,後因另一公司抽走保證金而放棄了該項目。當時的州長杜崇煙根本沒有參加定標會議,根本不是行賄杜崇煙獲得該項目的開發權。

湘西民間融資得到當地政府的支持,幾乎所有的項目(包括吉首市政府)都是靠民間融資,90%的家庭參加了融資。取得三館項目後,由於當地政府鼓勵民間融資,當地政府還在三館公司設立現場辦事機構,融資協議由公證處公證,被大眾認為是合法的。

2008年3月湘西領導變更後,對民間融資由支持變為打擊,2008年6月26日以內部文件形式通知黨政幹部退出融資,造成民間融資危機。堵鐵路是福大公司引起的,圍堵州政府是州長的汽車拖行一老婦200米激起的,均與三館公司無關。

曾成傑沒有任何揮霍融資款和轉移資產的行為,判決書對此的認定與案卷材料相左。本案司法機關還隱匿兩份資產評估報告和清產核資報告,誇大未歸還的融資本金5.18億元。融資群眾對曾成傑是信任的,紛紛寫信要求無罪釋放曾成傑。判處曾成傑死刑就是攔路搶劫、圖財害命,使融資雙方血本無歸,湖南省政府獨資企業無本萬利。

聲明稱:如有任何虛假,願意承擔法律責任。

周強在湖南任職期間發生的2起離奇死亡案

2006年,周強出任中共湖南省代省長。2007年2月其正式任省長。2010年4月,周強接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同年9月,兼任湖南省人大常委會主任。2013年3月,其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長。

在周強任湖南省委書記期間的2012年6月6日,失明的湖南邵陽六四民運領袖李旺陽在醫院離奇死亡。李旺陽生前曾接受港媒採訪,曝光其在獄中遭受殘忍迫害,同時表達了他不後悔投身民主運動的堅強信念。採訪他的記者沒有發現他有任何自殺的跡象,感覺他充滿旺盛的生命力。該採訪在該年6月2日播出後,當地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國保”)亦加強了對李旺陽的監控。

李旺陽死後,湖南當局定性為自殺。港媒報導,周強於2012年7月30日稱,李旺陽死於自殺,證據確鑿。周強說:“湖南公民中沒有人對這個事件提出過任何質疑。”而李旺陽親屬質疑李“被自殺”。

當時正值胡錦濤“七一”到香港參加“香港回歸”15周年活動的前夕。李旺陽的死引發中國大陸、香港和世界其它地區的抗議活動。6月10日,香港超過2萬人大遊行,促北京徹查李旺陽死因。有香港民間團體準備發起大型“七一”抗議遊行。

還有一件離奇死亡案是唐慧案,指湖南永州居民唐慧的女兒“樂樂(化名)”(1995年10月出生)2006年10月被強姦,後來強迫賣淫100多次,還遭受了多人輪姦和毒打,染上性病,致使終身不育。

樂樂案共經過永州市中院的一審判決、兩次重審判決和湖南省高院的終審判決四次審判。唐慧因對女兒“被強姦及被迫賣淫”案審判結果不服而到永州市政府和湖南省政府上訪,結果反而遭到當局勞動教養一年半,引起輿論嘩然。此事件驚動湖南省高層。迫於社會輿論的壓力,湖南當局2013年撤銷永州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對唐慧的勞教決定。

周強持續迫害法輪功

1月25日,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聯手發布了“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並宣稱2月1日開始施行。

這所謂的司法解釋列舉了十二種情形,聲稱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其中包括以貨幣為載體宣揚X教,數量在五百張(枚)以上的;製作、傳播傳單等等。並聲稱,“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雖然該解釋沒有點明是針對法輪功學員,但其內容大多針對的是法輪功學員,其所列舉的判刑情形都與法輪功學員在大陸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真相所採用的方式相對應,明顯將打壓矛頭指向法輪功學員。

中共兩高分別由江派兩大員周強、曹建明主掌。

除此之外,周強從江澤民一開始迫害法輪功,就積極加入其中。

1999年7月23日上午,中共共青團中央召開批法輪功的座談會,周強在會上針對法輪功發言。7月27日,中共團中央召開直屬單位“三講”教育總結交流座談會,周強稱,“認真做好處理法輪功問題的工作。”7月29日周強主持召開中共團中央書記處會議,會議要求處理法輪功問題。8月31日,中共團中央組織部在京召開團省、區、市委組織部長會議,周強稱,“組織發動廣大團員青年深刻揭批法輪功,對團員中極少數拒不轉化的法輪功練習者或法輪功組織骨幹分子的處分工作。”9月6日,周強稱把法輪功作為“反面教材”。

2001年1月9日在中共共青團中央、全國青聯組織召開的座談會上,周強稱,“要廣泛動員和組織廣大團員青年與法輪功進行堅決徹底的鬥爭……”1月10日周強主持召開中共團中央書記處“傳達全國處理法輪功問題工作會議”。2月6日,在大陸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舉辦反法輪功活動。周強等相關人員參加該活動啟動儀式。1月20日周強在中共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2001年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稱要“深入揭批法輪功”。1月31日中共共青團中央、全國青聯在京召集各界青年座談,周強在會上污衊法輪功。

2002年3月1日周強在2002年中共全國共青團宣傳工作會議上講話中稱,“團員青年反法輪功鬥爭取得了新的勝利。”2003年7月周強在中共共產主義青年團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其中包括“組織青少年與法輪功作鬥爭”。

此外,周強任湖南省委書記以來,湖南各地法輪功學員不斷遭到非法抓捕、勞教、判刑。各地“610”以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真、善、忍”信仰為根本目的的洗腦班仍在頻繁開班,肆意劫持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

據明慧網2013年報導,自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在大陸30多個省、直轄市和自治區中,湖南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人數居全國前十位。追隨中共迫害政策的官員,在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中,喪失了基本人性。

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