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內部人士揭央視軍事報道四大蕩婦 女主播自曝央視成性奴集中營

日前,總政歌舞團女歌手譚晶從《歌手2017》中被踢出,再次引發外界關注中共高官與女歌手女主播的性交易醜聞。去年,阿波羅網曾首發共軍電視宣傳中心幹部揭露該中心“四大蕩婦”性賄賂中共高層黑幕的公開信。2014年有央視女主播披露,央視的女主播與高官的關係,根本不算“緋聞”,連“包二奶”都不是,央視其實就是高層的“性奴集中營”。

電視宣傳中心幹部揭“四大蕩婦”醜聞

2016年6月,阿波羅網首發自稱“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有正義感的黨員幹部”給習近平、王岐山的公開信《要求嚴肅查處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的性賄賂犯罪》。信中詳細揭露了該中心色情泛濫,貪腐成風的內幕。

信中揭露,一些有性亂史的女人以色相與總政及中心的某些腐敗分子進行性交易,致使中心淫亂之風猖獗,嚴重破壞軍隊紀律和聲譽。其中馮琳、馮珈、魏萊、邢晉被稱為“四大蕩婦”。

其中,馮琳(藝名海琳),系有中心“一姐”之稱的《軍事報道》主持人、專題部副主任,中校。馮琳慣以色相與高層交易,獲得不少利益,換取全國政協委員、全國青聯委員、我軍首個金鷹獎優秀主持人獎、中國播音主持金話筒獎等頭銜。馮琳系原總政治部副主任劉永治上將的“乾女兒”,由劉永治下令調入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並在劉永治的指示下成為《軍事報道》的女主播,長期把持軍隊電視媒體頭牌“花旦”的交椅。

在劉永治下台後,馮琳又傍上徐才厚,靠姿色獲得徐才厚的青睞。徐才厚也對馮琳的賣身投靠給予回饋——直接指示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領導讓馮琳擔任中心專題部副主任,在中心開創了播音員兼任部門領導的先例。此外,徐才厚還不斷地贈予馮琳各種頭銜和榮譽,馮琳的全國政協委員就是徐才厚的恩賜。馮琳依仗徐才厚的權勢,有恃無恐。若馮琳在中心出了狀況,都是徐才厚親自打電話找到中心主任下令擺平。馮琳因投靠徐才厚而身價倍增,其性賄賂的對像基本上都是高官,或是總政宣傳部、直工部有實權的人物。

馮琳與葉迎春、沈冰、湯燦是一路貨,由於馮琳與徐才厚團伙勾結甚深,在徐才厚倒台後,作為中心內部人人皆知的徐才厚情婦,馮琳於2014年被紀檢部門多次調查,勒令其交待與徐才厚淫亂的情況,並且被剝奪了《軍事報道》主播的資格,對此中心工作人員無不拍手稱快。

對於如何處理馮琳,中心的工作人員強烈要求把她與總政系統的徐才厚分子一起嚴肅處理。然而,馮琳憑藉其在總政上層的關係網被“從輕發落”——確定馮琳轉業。而馮琳與徐才厚的淫亂問題也被中心領導輕描淡寫成了“生活作風”問題。

由於馮琳被轉業處理,因而在2015年全國兩會召開前,她就無法代表解放軍出席全國政協會議,只能按照組織程序在兩會前辭去全國政協委員。

馮琳如今一走了之,給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留下的卻是一地雞毛。馮琳作為專題部副主任,更是把中心變成了“色情中心”,把專題部打造成了“色情部”。中心內外那些想通過CCTV-7出名的風騷女人,紛紛像蒼蠅一樣往中心鑽,希望能成為“大老虎”的情婦,享受榮華富貴。而“大老虎”們的口味也是越來越重——從睡女人,到睡漂亮女人,直至睡名女人,還得睡在電視上有名的女人。而在軍隊能夠滿足“大老虎”們對女人口味要求的單位首推解放軍電視宣傳中心。總政有極個別腐敗分子,愛在中心認漂亮女孩做“乾女兒”。

馮珈,專題部《軍事紀實》編導,社會招聘人員,與專題部主任魏繼奎長期通姦。魏繼奎搞女人歷來有癮,曾因與有夫之婦通姦而被男方持刀追砍,險釀命案。但其不思悔改,加之有人庇護,更加肆意妄為。魏繼奎利用擔任《軍事紀實》製片人的權利,以“誰和我上床,我讓誰出境”為條件,與一些女青年搞潛規則,馮珈就是其“二奶”。

魏繼奎與馮珈通姦不分場地,賓館、旅店、辦公室等都是二人苟合之處。

作為交易,魏繼奎於2015年1月1日、2日的《軍事紀實》元旦特別節目《風雲回望》上、下集中,讓馮珈以演播室主持人的形式出鏡。馮珈竟以屁股朝向觀眾,扭臀出場,這在央視是從未有過的。人們評論馮珈衣著性感,舉止造作,表情輕浮,完全是一副“二奶”模樣,壞了解放軍女主持人一貫的莊重形象。中心人紛紛議論:“馮珈這一身,連葉迎春、馮琳也不敢穿。”

魏萊,《軍旅人生》編導,社會招聘人員,與有婦之夫——原總政宣傳部長周濤少將長期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作為交易,周濤為魏萊在京購買了一套住房和一輛轎車。因二人性交易頻繁,致魏萊懷孕流產。魏萊倚仗周濤的權勢,膽大妄為,劣跡斑斑,被電視觀眾控告並在互聯網上舉報——《中央電視台軍事頻道記者魏萊在山西採訪給解放軍丟盡了臉》、《魏萊欺騙全國電視觀眾製造虛假新聞事實披露》……醜聞鋪天蓋地,影響極壞。然而,由於周濤的包庇,竟不了了之。

邢晉,系南京政治學院幹事,上尉,與不久前被雙規的該院副院長戴維民、政治部主任馬向東等關係曖昧,勾結甚深。邢晉是有夫之婦,但因其性亂,有家不歸,有單位不回,在原總政宣傳部長周濤的庇護下,一直在中心“混事兒”,並與中心專題部主任魏紀奎等多人長期通姦,被中心工作人員蔑稱為“游擊蕩婦”。

邢晉是中心自成立以來外貌最差的女主持人,形象遠達不到央視女主持人的標準。其為出鏡而濃妝艷抹,打扮得像個藝妓。邢晉竟在一檔節目中故意尖叫撇腿,賣弄風騷,使得輿論嘩然,被觀眾所指責。邢晉因“上面有人”而愈加驕橫,公然宣稱:“直工部的領導都被我擺平,老娘的隊伍要開張了,誰也擋不住!”中心人議論“她早晚要禍害總政與中心一批幹部。”

邢晉的淫蕩行為帶壞了中心的一些女孩。她們議論“看人家邢晉,上面有人又敢賣,沒有辦不成的事。”因而爭相仿效。有些女孩就與一些有權有錢的人搞色情交易。

邢晉因名聲太臭,加上戴維民、馬向東案發,中心領導不敢留這顆“定時炸彈”,決定讓她回南政。但邢晉“色計多端”,由原總政宣傳部長周濤把她調入總政宣傳部全軍政工網擔任主持人,繼續色情交易。【阿波羅網曾報道:首發:徐才厚頭號情婦淫亂內幕 內部人士揭秘央視軍中女主播們

央視女主播:央視不是後宮,就是性奴集中營

2014年8月,阿波羅網發表讀者推薦的央視女主播發稿稱:作為一名央視的女主播,今天寫信是想說,請你們報道央視女主播與官員的“緋聞”時手下留情,其實,那根本不是“緋聞”,甚至不是“包二奶”,央視的女主播長期以來就是黨政高級官員洩慾與發泄的工具。

信中揭露,這種情況在她去央視之前就存在了,當時還主要是中宣部系統,後來擴大到政法、廣電和組織部門,現在央視女主播會被輪番叫去陪領導吃飯、睡覺,而政治局或以上的領導看重的女主播,幾乎就成了洩慾的工具。

據說,那些領導看到這些女主播整天播報沒有他們的新聞時,非常不滿,就把女主播叫去。例如周永康和另外一位主管宣傳的官員,喜歡讓女主播舔他們的命根子,說是要洗洗這些女主播的嘴巴,誰讓他們整天叫“胡錦濤”和“習近平”這些人如此甜?

這種事在央視早就心照不宣,目前上位的女主播,除了確實長得對不起人,或者被常委級與中辦一些掌握實權的領導看重的,可以說達到了百分之九十都被睡過、被淫辱過,這已經不能算是潛規則了,而成了“明確的規定”,誰想上位,先上領導的床,然後還得不停上大領導的床。這和我們嘴中的特色社會主義一樣,不容置疑。

其實,地方各電視台也一樣,省委省政府的高級官員,幾乎都以擁有或者淫辱過一兩次電視台的女主播為榮,廣州的萬慶亮書記,還有前後兩任政法委領導與公安廳長,幾乎都有電視台的女主播女友。湖南的更離譜,主管宣傳的領導有一天一次睡了兩位女主播,其中一位因實行肛交而出血,去醫院後差一點誤了廣播,此事湖南電視台都知道。

每個女主播都知道,只要有領導叫去陪客吃飯,那麼飯桌上一定有某位領導是看到自己的出境,在未來一兩個星期里,肯定要上他的床,舔他的陽具。這已經成了中共廣播電視台女主播的培訓儀式,好像不舔領導的陽具,嘴巴就沒有理由說偉光正一樣。

按說新聞聯播的女主播最不漂亮,而且年紀也偏大,但央視內部都知道,她們才是最高級別的。據說,主管宣傳和中辦的領導爭相以迫使新聞聯播女主播口交為榮。

發信的女主播表示,她目前已經離開央視,因為她丈夫本身是宣傳部門的領導,知道內幕,因此逼迫她離開。【阿波羅網曾報道:央視女主播自曝:連二奶都不是 就是性奴集中營

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