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害人太多 謝富治臨終懺悔 太子黨曝康生臨終遭冤魂索命

曾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公安部部長的謝富治,文革中首提“砸爛公、檢、法”口號,在北京市公安局三萬餘人的隊伍中,挖出了九百餘名“地富反壞右”,只剩百把好人,其餘均進學習班。由於謝富治在“文革”中整人太多,晚年犯下“心病”。另據陳賡之女陳知進透露,康生一生害了許多人,因此晚年精神異常,常說看到冤魂來索命。

中共開國上將謝富治,湖北黃安(今紅安)人,木匠出身。曾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公安部部長,文革中權傾朝野,紅極一時。

陸媒《同舟共進》2014年第11期發表的文章披露,1967年起,謝富治擔任北京市革命委員會主任、北京軍區政委、北京衛戍區第一政委。1969年4月28日,謝富治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並成為中央軍委領導成員、軍委辦事組成員;1971年1月又擔任北京軍區第一政治委員。“文革”中,謝富治聞風搶先批判鄧小平。並對傅崇碧介紹經驗:“對江青同志要尊敬,握手要用雙手握。”傅崇碧聞之愕然。

公安部長提出“砸爛公、檢、法”口號

文章稱,“文革”中,謝富治首提“砸爛公、檢、法”口號。“公、檢、法”者,即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毛澤東聞之甚喜,曰:“聽到砸爛公、檢、法這句話我就高興,你們要把這句話捅出去!”

謝富治更加洋洋自得,曾與公安部副部長李震等言:“我當面聽主席講砸公、檢、法,沒有十次也有七八次。”由此全國立即掀起“砸爛公、檢、法”高潮,政法系統癱瘓,法治蕩然無存。以北京市公安局為例,三萬人餘人的隊伍中,挖出了九百餘名“地富反壞右”,只剩百把好人,其餘均進學習班。

謝富治於“文革”中參與了“公安六條”制定。“公安六條”的主要內容是:

(1)對於確有證據的殺人、放火、放毒、搶劫、製造交通事故進行暗害、衝擊監獄和管制犯人機關、裡通外國、盜竊國家機密、進行破壞活動等現行反革命分子,應當依法懲辦。

(2)凡是投寄反革命匿名信,秘密或公開張貼、散發反革命傳單,寫反動標語,喊反動口號,以攻擊污衊偉大領袖毛主席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同志的,都是現行反革命行為,應當依法懲辦。

(3)保護革命群眾和革命群眾組織,保護左派,嚴禁武鬥……對那些打死人民群眾的首犯,情節嚴重的打手,以及幕後操縱者,要依法懲辦。

(4)地、富、反、壞、右等類人員,一律不準外出串聯,不得混入革命群眾組織,更不準自己建立組織。

(5)不得利用大民主或用其他手段散布反動言論。

(6)黨、政、軍機關和公安機關人員,如果歪曲上述規定,捏造事實,對革命群眾進行鎮壓,要依法查辦。

1970年的廬山會議後,軍隊高層曾流傳一首唐詩,題為《焚書坑》,作者章碣。其詩云:竹帛煙銷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

有人反映此詩黃永勝曾在不同場合引用過,謝富治聞之如獲至寶,並向毛澤東報告黃先後與韓先楚、王必成、許世友等人念過此詩事。毛澤東聞之格外警覺,南巡中嚴厲點名黃永勝曰:“我就不相信,黃永勝就能指揮解放軍,解放軍就聽他一個人的?有人說我是秦始皇,希望我快點死,死了他們好上台啊。”

整人太多死前犯下“心病”

謝富治在“文革”中整人太多,積怨甚深,晚年犯下“心病”。據陳康將軍言,謝富治臨終前,陳康將軍曾到北京看望他。是時謝富治尚認人,見老黨員尤激動,口中喃喃言:“xxx不是我要整的,xxx不是我要整的,都是啊啊……”陳康臨別時,謝緊握其手,反覆曰:“我在雲南沒幹壞事啊,我在雲南沒幹壞事啊!”

1972年2月,謝富治因癌症病故。8年後,謝富治被定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1980年10月,中共中央開除其黨籍,並撤銷《悼詞》,骨灰盒也被移出了八寶山革命公墓。

康生臨終遭冤魂附身受盡折磨

署名宏海法師的博文披露,1977年初,“四人幫”倒台不久,陳賡大將的女兒陳知進小姐來上海出差,她和“宏海法師”同科室的高幹子弟是朋友。有一天晚上,他們約她來辦公室聊天,聽聽當時北京的政治動態。

陳小姐在北京301醫院的麻醉科當護士。北京301醫院是一家專為中共高幹看病的醫院,許多所謂的革命老幹部長期在那裡治病,直到死亡。筆者隨口能數出,死在那裡的就有:周恩來、陳毅、賀龍、謝富治……康生當然也享受這份待遇。

康生晚年精神異常,恐懼不堪,每天二十四小時要警衛員開燈陪著,病房裡要不停地放映電影,只要病房裡沒有人,他就會恐怖地叫喊,誰誰誰來找他索命了,誰誰誰滿身血污,誰誰誰帶著鐐銬叮噹作響,喊得有聲有色,聽者毛骨悚然。

陳小姐說,康生不知害了多少好人,整風肅反時,他親自用烙鐵燙別人的胸脯,用酷刑虐待犯人。據精神科醫生說,一個人生前做過好事壞事,大腦皮層都有記憶,在臨死前信息會反饋到自己身上,這是科學的解釋。

宏海法師認為,康生生前作惡多端,臨終業力顯現,冤魂附身,受盡折磨。

他的文章說,佛教的因果報應說更深刻、更具體,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因果報應,如影隨形。一個人如果幹了傷天害地的事,受害的鬼魂一定會找他索命。康生生前作惡多端,臨終業力顯現,冤魂附身,受盡折磨,實屬報應。

宏海法師文章披露,康生死後,他的子孫也受到株連。他的兒子化名張小石,曾任杭州市委書記兼市長。我曾在杭州見過他,長相酷似其父,只是肚子大了一些。據說他也下獄了,真是父債子還,怨怨相報。

康生死後不久,他的骨灰盒從八寶山被搬了出來,後不知扔到了何處,真可謂是死無葬身之地了。至於他的靈魂漂沉到那一道,受何樣的刑罰,就不是我輩所能知的了。

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