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朝鮮突變成中國唯一敵人 習近平制裁突加碼 要三胖好看

北京對朝經濟制裁再升級,上周加大力度檢查出口朝鮮的貨物,從原來的抽檢變成全數檢查。中共出手控制中朝走私貿易,將對朝鮮影響巨大。面對中共制裁,朝鮮日前突然提高調門,點名批判北京。專家分析,目前中共處境尷尬,尚未下決心徹底解決朝鮮問題。

《自由亞洲電台》5月4日報導稱,丹東海關上周在沒有增加檢查人員的情況下,對發往朝鮮的出口貨物進行了全數檢查。此前中方已經採取了禁止進口朝鮮原產煤炭的措施,這是對朝施壓的又一個重大舉措。

報導預測,實施全數檢查後,對於中國貨車來說,只需提前一天在花園物流中心接受檢查即可。但那些當日上午駛到中國裝載貨物,並需要在當日下午返回朝鮮的朝鮮貨車將遭遇極大不便。另外,中國商人此前經常冒著被查出後繳納巨額罰金的危險,向朝鮮運輸未經申報的違禁物品,但在實施全數檢查後,這種行為或很難繼續。

圖為朝鮮女人在中國丹東海關排隊等待通關

4月20日,韓媒 DailyNK引述朝鮮兩江道(位於中朝邊境)的消息人士表示,中方對朝中邊境地區的走私進行了史無前例的取締,交易變得越來越不自由,最近要想搞走私就要冒著生命危險。新義州消息人士也表示,由於中方封鎖了沿線,朝鮮市場賴以正常運轉的走私貿易量劇減,市場因此失去了活力。

報導指,百姓們不安地認為,〝如果中國不放寬邊境地區,真就無法生活了。〞〝連三歲小孩兒也都知道如果中國丟棄了我們,我們就完蛋了。〞

因為核計劃遭受國際制裁,朝鮮多年來國內經濟困難,各種物資甚至日用品與糧食都嚴重匱乏。朝鮮經濟運轉和百姓生活在極大程度上依賴中朝走私貿易。此外,朝鮮軍工甚至核武開發,也依靠中朝之間的秘密交易。因此,如果中方嚴厲打擊對朝走私,將對朝鮮影響巨大。

鴻祥女老闆馬曉紅

去年9月,美國方面指控中國丹東市鴻祥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向朝鮮秘密提供核武原料。鴻祥女老闆馬曉紅因此遭中方抓捕。外媒指,象鴻祥實業一樣為朝鮮提供違禁物資的企業不止一家。

今年4月13日,《華盛頓郵報》披露,朝鮮製造彈道導彈的零件主要不是源於朝鮮。很多重要組成部分都是都是外國製造,由中國企業提供。一份報告稱,這些中國企業總能找到方法和途徑規避制裁,將禁運物資和技術運往朝鮮。

不過,中共多年來對朝鮮進行無償的巨額經濟援助,特別是石油供應。目前尚未有跡象顯示,中共官方會停止對朝無償援助。

據彭博社報導,近年來中共每年給朝鮮無償提供50萬噸石油,占朝鮮進口石油90%以上。

香港《爭鳴》雜誌2017年5月號報導,中共每年無償資助朝鮮100億人民幣的貨物,至2015年9月起減少為每年50億,主要是石油產品、醫療器材和藥物、運輸車輛、電子產品和食品等。金正日和金正恩都已養成習慣,每年開張清單向中共要物資和外匯。中朝關係比較正常時,中共一般會滿足朝鮮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要求,近年來僅滿足十分之一,而且物資種類由中共決定。

朝中社點名討伐中共

中共從上月末開始正式對朝採取施壓措施。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4月28日在聯合國安理會朝核部長級會議中談到同時加強制裁與對話的方案。中共人大發言人傅瑩5月3日向布魯金斯研究所發稿表示“強國通常擁有比較大的主動權,同時也必須承受自己言行所引發的結果。小國或弱國會對強國的壓力做出反制性應對,同樣也會付出代價”,對美國和朝鮮發出了雙重信息。

對於中共的一系列對朝施壓行為,朝鮮官媒5月3日進行點名批判,並使用了“背叛”等字眼。朝媒文章中還提到,中共制裁朝鮮是令人“無法容忍的魯莽妄動”,並指責中共肆意踐踏中朝關係的“紅線”。

文章還表示,“擁核是尊嚴和權力的絕對象徵,是國家的最高利益”,再次表明不會放棄核武器。

韓國統一部當局人士表示“朝鮮點名批評中國,這種情況極為少見”。

專家:朝鮮成了中共唯一的敵人;習近平需要讓金正恩一勞永逸

美國之音寧馨主持的焦點對話分析朝核局勢。四位嘉賓是陳奎德、陳破空、文昭和程曉農。

網路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認為,中共體制內學者發聲:棄朝友韓,表明北京當局判斷,沿襲老方法,已經弊大於利。特別是在川普稱將以不打(或延緩)貿易戰為籌碼交換北京在朝核問題上“幫忙”,權衡利弊,習近平目前還無力拒絕。北韓採取率先指名批判中國的高調,表明北京這次對它的壓力已經相當大,使之不能忍受了。

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面對朝核威脅,美中兩國首次攜手合作,按理說很不容易。但美中雙方也各有算盤。川普政府做了兩手準備,軍事威脅與和平談判,但更多地寄望於中國對朝鮮施壓。習近平政府,一方面在國內宣傳自己在做和平努力,避免刺激金正恩,也避免刺激中國的毛左派,但另一方面,習近平政府巴不得美國趕緊對金正恩動手,希望借美國之手,剷除北京的心頭大患。當川普突然對金正恩搖橄欖枝的時候,習近平心頭肯定很不是滋味。

時事評論員文昭

時事評論員文昭先生在美國之音節目中表示,對付朝鮮核威脅方面,中共處境尷尬。習近平不喜歡朝鮮。但是,如果朝鮮對中共敵意不夠強,其核武對中共的威脅不夠大,習近平便沒有足夠的理由來對付朝鮮。而如果等到朝鮮威脅足夠大的時候恐怕又為時已晚。目前的選項方面,中共已經進行了煤炭禁運,但是沒有全盤封殺來往,並沒有禁止礦物進口。糧食方面因為關乎人道和人權也不是遏制手段。但是,對於中共的“寬大”金正恩並不領情,兩邊的緊張仍然升溫。

文昭表示,中國對朝鮮的輿論轉向當然代表中共高層的立場,主要是習近平的主張。現在輿論轉向是為了改變未來對朝鮮的政策起到輿論切換的緩衝作用。中國國內現在仍有一些勢力認為,與朝鮮搞好關係利於中國,其中唱主角的就是毛左。他們認為中朝友誼是鮮血關係,尤其抗美援朝是毛的政治遺產;另外中共高層也有數枚朝粉,比方張高麗為金日成大學畢業生,儘管自己後來把這段學歷隱去了;金正日生前訪問中國大陸時專門到天津拜訪張高麗,目的是為兒子金正日今後找一根支柱,後來天津與朝鮮也往來密切。張德江畢業與金日成綜合大學,而且精通朝鮮語;劉雲山訪問朝鮮更是眾所周知,牡丹江樂團就是他招來的,等等。總之,對於體制內外的挺朝聲音,習近平當局有必要為改變政策用輿論緩衝作為鋪墊。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先生表示,朝鮮認定了它的既定戰略方針:“核爆—談判—獲取無償援助—再核爆”;金正恩只選這條路,因為任何其它選項,如放棄核武或改革,都可能導致他的滅亡。直到去年底中國的對朝政策保守地延續了毛澤東時代留下來的中朝關係架構;今年以來高層開始重新考慮對朝政策,對朝政策從“以不變應萬變”改成了“擱置歷史話語,轉向現實考量”。中國高層處於朝鮮核武危機下的兩難困境,既不希望出現軍事衝突,又無法控制朝鮮玩弄核威脅。

程曉農認為,目前的困境讓中共政府開始改變對朝政策。中國的部分學者和前外交官講出了一些真話,其中有幾點值得關註:第一,中國養虎遺患,現在朝鮮這個老虎越來越張牙舞爪,甚至衝著中國眥牙,朝鮮正在變成中共的敵人;二,中共主張的所謂“六方和談”,朝鮮不買賬,中共正在失去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的手段;三,中共還沒下決心徹底解決朝鮮問題,也並未完成政策轉向,自然也談不上如何解決朝鮮問題的思路。中國正被朝鮮逼著考慮如何一勞永逸地解決朝鮮這個麻煩,朝鮮成了中國唯一一個看得見、摸得著的敵人。

阿波羅網劉益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益 來源:阿波羅網劉益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