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朝鮮發射導彈有多大威脅專家說法不同 習近平還沒下決心

北韓14日試射1枚彈道飛彈,美國太平洋司令部表示正對這種飛彈進行評估,但指出其飛行情況與洲際彈道飛彈並不一致。專家說,這枚飛彈射程比北韓以往測試的飛彈遠了許多,意味著北韓在2月試射之後,可能已取得一些進展,此一情況絕對堪憂。學者指出,朝鮮已經成了中國的外敵,中共對朝政策陷入困境,十九大之前,真正解決朝鮮問題這個議題,大概不會擺到政策討論的檯面上。

北韓試射飛彈

北韓14日試射1枚彈道飛彈,美國太平洋司令部表示正對這種飛彈進行評估,但指出其飛行情況與洲際彈道飛彈並不一致。專家說,這枚飛彈射程比北韓以往測試的飛彈遠了許多,意味著北韓在2月試射之後,可能已取得一些進展,此一情況絕對堪憂。學者指出,朝鮮已經成了中國的外敵,中共對朝政策陷入困境,十九大之前,真正解決朝鮮問題這個議題,大概不會擺到政策討論的檯面上。

試射之後的專家分析

據台灣中央社引述路透社報道稱,根據南韓與日本官員,這枚飛彈飛行距離700公里,飛行高度達2000多公里,比北韓2月同樣從平壤西北方龜城(Kusong)地區成功試射的中程飛彈飛得還遠、還高。

據報高度顯示,北韓是採用高軌道發射這枚飛彈。

共同社報導稱,防衛大臣稻田朋美在東京向媒體說,朝鮮發射的飛彈可能為新型飛彈。她說,這枚飛彈在飛行期間高度似乎第一次突破2000公里,推升它是以急劇“高飛”軌道發射的可能性。蓄意利用此角度來發射飛彈,讓朝鮮能夠測試飛彈的性能,而落點卻不靠近日本。

共同社也引述日本政府消息來源稱,此枚飛彈的射程恐超過4000公里。

UCS全球安全計劃(UCS Global Security Program)聯合主任、飛彈專家萊特(David Wright)表示,如果飛彈以標準軌道發射,最遠射程大約4500公里。

報道稱,南韓首爾慶南大學遠東研究所金東燁(Kim Dong-yub,音譯)則說,他估計若採取標準軌道發射,將能飛6000公里,意即飛彈將能抵達夏威夷。

外界認為,洲際彈道飛彈射程超過6000公里。

日本表示,這枚飛彈飛行30分鐘後,落入北韓東岸與日本之間的海域。北韓一直朝此方向試射飛彈。

哈佛史密森尼天體物理中心(Harvard- Smithsonian Center for Astrophysics)的麥道威(Jonathan McDowell)說:“如果那項報告…正確無誤,那麼這次試射的確可能代表,北韓有1枚新遠程飛彈,這絕對堪憂。”

另外,還引述法新社報道,首爾的北韓大學院大學(Universityof North Korean Studies)教授梁茂進(Yang Moo-Jin)表示:“北韓顯然打算試探(南韓新總統)文在寅,看看他的北韓政策,以及南韓與美國之間的政策協調將如何具體發展。”

他補充說,由於北韓與美國最近都曾暗示願意展開會談,這次試射的目標也是在雙邊進行可能協商之前,“充分利用北韓的政治槓桿”。

梁茂進說:“北韓想要在協商之前展示,他們不會如此輕易地放棄既珍貴又強大的武器。”

朝鮮半島媒體反饋

這是南韓新總統文在寅十日上任並呼籲與北韓對話以來,北韓首次試射飛彈。文在寅譴責北韓此舉“魯莽挑釁”,嚴重挑戰朝鮮半島和國際社會和平安全。

朝鮮官方媒體中央通信社(KCNA)報道稱,在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到現場指導下,朝鮮於14日成功試射新型地對地中長程飛彈“火星12型”。

朝鮮中央通信社宣稱,從朝鮮平安北道龜城一帶發射的“火星12型”飛彈,考量到周邊國家的安全,採取了最大角度的發射,飛彈沿著目標軌道飛行,最高高度達2111.5公里,飛行787公里,精準落入公海上的目標地點。

朝鮮中央通信社聲稱,此次試射目的是為了搭載威力強大的大型核彈頭,致力擴增具戰術技術和戰術特性目標的新型中長程戰略彈道飛彈。

但是,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偵測並追蹤該枚飛彈,司令部發言人少校蘇福德表示,飛行數據指出那並非美國最憂心的洲際彈道飛彈。

CNN報道稱,飛彈落點距離俄國海參崴僅六十里(約九十七公里),驚動俄國遠東軍區空軍全面戒備,俄國官員也擔心北韓飛彈可能落在俄國領土。

俄國國防部隨後發表聲明說,俄國的飛彈攻擊預警系統全程追蹤這枚飛了廿三分鐘的飛彈,其落點距離俄國邊界約五百公里,對俄國並未造成危險。

俄國總統普京十四日在北京參加大陸舉辦的一帶一路峰會,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對朝鮮半島緊張情勢升高,兩人表達擔憂。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培斯科夫說,習普兩人“詳細討論朝鮮半島的情勢”,“雙方都對緊張情勢升高表達擔憂”。

朝鮮:中國的外敵與對朝政策困境

旅美學者何清漣女士和程曉農先生兩人在《中國人權雙周刊》合作撰文談了分析朝鮮問題。

文章指出,中國面對朝鮮的核武威脅,實際上處於一種兩難困境,既不希望朝鮮半島出現軍事衝突,又無法對朝鮮玩弄核威脅的危險意圖加以有效控制。進一步分析,中國的對朝政策困境表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中國長期以來養虎遺患,現在朝鮮這個老虎越來越張牙舞爪,甚至衝著中國齜牙,朝鮮正在變成中國的敵人;

第二,中國主張的所謂“六方和談”,本意是幫助朝鮮渡過國際壓力的難關,偏偏朝鮮卻最不買賬,中國正在失去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的手段;

第三,中國對徹底解決朝鮮問題,既無充分的思想準備,亦無相應的“沙盤推演”,而威脅日增,和談無望,確有束手無策之虞。

文章表示,中國對朝政策的轉向才剛剛開始,現在並未真正完成這一政策轉向;更重要的是,中國並沒有下決心考慮解決朝鮮問題,自然也談不上如何解決朝鮮問題的思路,而在十九大之前,真正解決朝鮮問題這個議題,大概不會擺到政策討論的檯面上。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