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魏京生和南早:坦克人王維林遭中共殺害 江澤民狼狽回應

在北京「六四」28周年之際,全球發起了尋找隻身擋坦克車的王維林的活動。六四親歷者、著名六四文史專家吳仁華經研究認為:王維林已經遇害。流亡美國的民主運動人士魏京生曾表示,坦克人王維林遭113師坦克碾壓而死。早在17年前,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曾公開回應這個問題,其狼狽不堪、語無倫次。

六四事件中,〝坦克人〞阻擋一行在北京長安街上天安門附近東向行駛的坦克。(維基百科)

1989年震驚世界的天安門“六四”血案,中共軍隊用坦克、衝鋒槍在天安門廣場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展開了屠殺,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六四”大屠殺。

“六四”血案後,全世界幾乎所有的新聞媒體都轉載了一張照片,這張照片上一個青年赤手空拳隻身擋在行進的坦克前,這位青年叫王維林。

《時代》雜誌指出:“‘坦克人’照片中的英雄有兩個:未知人的身影冒著生命危險站在重型坦克面前,以及冒著道德挑戰的駕駛員拒絕輾斃他的同胞。”這兩個“坦克人”的命運至今無人得知,然而我們有責任尋找他們。

據自由亞洲2010年6月4日報道,紀念六四21周年研討會上,六四親歷者、著名六四文史專家吳仁華經研究認為:王維林已經遇害。

吳仁華:隻身擋坦克的王維林已遇害

吳仁華在2010年六四研討會上講述王維林今日何在(網路圖片)

吳仁華在研討會上表示,通過對錄像經過反覆研究得出結論,吳仁華說:“我的結論就是王維林落到了戒嚴部隊的手裡,那個結果可能是非常悲慘的。”

吳仁華原為北京政法大學青年教師,當年和學生一起參與89民運並經歷了六四事件。流亡美國後,窮十年之力,廣泛搜證,潛心研究,寫出極有價值的《天安門廣場血腥清場內幕》和《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兩本書,為著名的六四文史專家。

吳仁華說:經過研究,他糾正了自己過去的一個判斷,就是原以為王維林擋坦克的地點是東長安街北京飯店附近,其實不對:“後來我發現是在東長安街靠近天安門廣場南池子那個路口,就是六月四號凌晨,38集團軍集體打靶式屠殺群眾的那個地點。那裡停著大量坦克,在那裡的人行道上面,包括附近,沒有任何一個群眾。”

於是吳仁華得出第二個結論:王維林擋坦克的錄像中,最後上前將王維林拉走的,不是群眾,而是公安的便衣,這個結論與約瑟夫的看法也相同。吳仁華說:“我同意那位人類學教授的看法,當時出面,先推擋,後來用非常專業的手法,就是兩手扭著胳膊,後面頂著穴位,王維林當時就被那兩個人推走了。”

六四坦克碾壓人的全景全過程的照片。(網路圖片)

在2008年6月時,流亡美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主運動人士魏京生在劍橋大學的《勿忘六四:歷史,現實與未來》討論會表示,坐在遭攔截的第一輛坦克車裡的軍人是自己以前的同學,他的同學看該名男子試圖阻擋坦克後,立刻告訴軍隊偵查連要求把男子帶走以保護他,避免後者因為這項舉動而遭到坦克輾過。該名男子隨後被帶到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安置,但之後又趁亂逃離並且因為再度阻擋坦克行進而喪生。

2008年魏京生在英國出席《勿忘六四:歷史,現實與未來》討論會。

魏京生:坦克人王維林遭113師坦克碾壓而死

2008年6月6日在倫敦的西敏斯大學和6月7日在劍橋大學召開的《勿忘六四:歷史,現實與未來》討論會上,魏京生作為主講,與參加討論會的人們一起回顧歷史,討論中國目前的熱點話題,分析中國民主運動未來的走向,尤其是回答那些對六四一無所知的青年學生的置疑。

魏先生說,到底六四有多少人死了?1993年北京衛生醫療機構統計是死了6700多學生,不包括中央國家機關的,也不包括軍隊在廣場上直接處理的。後來(軍隊)調來了直升飛機,開始是說運彈藥,實際是運屍體。有空軍人士說,直升機運了4天屍體,北京實際上死了有上萬人。

大紀元記者唐英,蔣馨根據魏京生在兩個討論會的記錄整理出一份報道來。其中解開了20年前孤身擋坦克的英雄王維林的生死懸念。

報道說,魏先生表示,很多的官兵們當時並不想殺自己的同胞。38軍的徐軍長公開抗命,結果被抓起來了。但是殺人的命令是從上面下達的。

他特別提到了他所知道的一名隻身擋坦克的勇士的情況。他說,「其實木樨地的王維林,(人們)根本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原來王維林並不是這位英雄的名字,不過那是不是他的真實名字已經不重要了,「王維林」這三個字已經見證了中共暴政的一段歷史。

魏京生說:這事是我的老同學處理的。當時,38軍從復興門這條路開過來,最前面的那個師的師長就是我的老同學。他就坐在首輛坦克車裡,「王維林」在那兒擋的就是他的車。

當時,駕駛員問魏京生的老同學怎麼辦,能不能繞過去。國內錄像上可以看到,坦克繞了一下。那小夥子又跟著過去,橫在坦克車前面。駕駛員著急的問:「師長怎麼辦?」整個坦克部隊停下來了。

沒過10分鐘,盤旋在上空的直升飛機來電話了,問:「你們怎麼回事?為何停止不前!」他們說,前面有老百姓擋著。直升飛機上的人說,「什麼老百姓,是暴徒!」那位師長說,「我看了確實是老百姓,不能向前走。沒有什麼暴徒」。

1989年6月2日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百餘萬眾抗議示威的人群(網路圖片)

又過了5分鐘,直升飛機里的人請示上級完畢。下令說:「首長命令了,你們馬上進到軍事博物館院子里調整,讓113師上!」──113師的師長剛剛升了官。

魏京生說,老同學知道這個擋他坦克的年輕人生命處於危險之中,於是告訴偵察連把這小子抓起來。實際就是把他保護起來,別讓他被壓死。於是「王維林」被帶到軍事博物館。

不知道怎麼搞的,一個排的偵察兵居然沒有看住他,讓他趁亂溜出來了。他又去擋的時候,「113師的坦克連停都不停,嘩一下就過去了,直接就把他碾成肉餅了」。

魏京生說,國外看到的攝影鏡頭和國內觀眾看到的不是一個鏡頭。國內殃視放的是復興門坦克繞行的鏡頭,國外放的是北京飯店附近「王維林」和113師坦克對峙的瞬間。兩個地點同一個人,做了同樣的事,知道內情的人才會發現差別在哪裡。

魏京生說,那時侯,人身上什麼證件都不帶,你也不知道這人是誰,根本不知道這人是誰。

2000年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資深記者華萊士採訪江澤民時,拿出王維林的照片問江澤民:“你是否佩服這名青年的勇氣?”不料江澤民說:“他絕沒有被捕。我不知道他目前在哪裡。”這個答非所問的回答對老牌記者來說,等於是給了答案。

時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被認為是六四事件的協同者和最大獲利者。(網路圖片)

江澤民在訓斥香港記者時,都不忘提到華萊士的大名(視頻截圖)

中共獨裁者難以回答的坦克人問題

2000年8月,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主持人華萊士(Mike Wallace),在中國北戴河訪問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三個多小時,其中提到坦克人問題。錄音摘錄如下:

華萊士:你知道嗎?我看到一個年輕人在天安門廣場攔住坦克車那張照片時,我就知道中國(共產黨)的獨裁是什麼意思了。這是一個了不起的象徵,把中共的獨裁打進我的心底。

江澤民首先說:我不需要翻譯,我知道你說什麼。我非常願意回答這些問題。(但他並沒有說具體的。)

於是華萊士追問:你做學生時曾經在上海示威?

江澤民來了精神,回答:不錯。(獨自唱起他在1943年反對日本軍隊佔領中國時的抗議歌曲)同學們,站起來,保衛祖國!

華萊士毫不留情,指出:那是國民黨時代,我們要自由,我們要民主,你當時是這樣吧。

江澤民:不錯。

華萊士:天安門廣場上的人說什麼,也是我們要自由,我們要民主吧。

六四屠城目擊者:“大約在午夜,我們把車停在路邊,走到距離路障約100米處,士兵正在胡亂開槍。死屍和傷員橫在街上……”(網路圖片)

江澤民開始狡辯:在1989年動亂中我們完全理解學生要求更大民主自由時的激情,事實上,我們總是一直在改進我們的民主制度。但是,我們不可能允許懷有不良動機的人利用學生,以民主和自由為藉口推翻政府。

華萊士拿出在天安門廣場學生起事時,站在坦克前面的坦克人照片,問了一個江澤民難以直接回答的問題:你佩不佩服這名青年的勇氣?

江澤民一時不知所措,語無倫次的回答:他決沒有被捕。我不知道他目前在哪裡。看這張圖片,我知道他的確有他自己的想法。

華萊士毫不留情追問: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主席先生,你欽佩他的勇氣嗎?

江澤民仍舊不敢正面回答問題,仍舊是跑題回答: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要強調,我們完全尊重每一位公民自由表達個人希望和願望的權利,但我不贊成在緊急狀態時任何對政府行為的當場反對。坦克停住了,沒有壓過去。

華萊士再次追問:我不是在談論坦克,我在談那人的心,那人的勇氣,那個人,那個孤零零的人,站在那裡擋著坦克。

江澤民:我知道你的意思。(但卻始終沒有正面回答。)

六四屠城(網路圖片)

肉身阻擋坦克車舉世公認的英雄,王維林恐已遭秘密處決

南華早報1989年6月20日報導,在中共部隊血洗天安門廣場期間,制止車隊前進的大陸學生王維林(譯音),恐怕已遭處決。

報道援引倫敦星期快報十八日報導指出,十九歲的王維林是北京一家工廠工人的兒子,他在阻擋車隊之後遭中共祕密警察逮捕。

共軍在天安門廣場展開大屠殺的次日,全球無數觀眾經由電視看到手無寸鐵的王維林站立在中共廿輛戰車縱隊之前大喝:“回去。轉過頭去。不要再殺害同胞。”頃刻之間,王維林在全球人們的心目中成為勇者的化身。

六四早晨的東長安街口。(網路圖片)

星期快報指出,王維林是在距離他阻擋車隊前進之處大約三公里的街上被捕。

中共當局指控王維林是“反革命分子”、“叛國賊”和“政治流氓”,“企圖滅共軍”。

中共最近在電視上大肆展開反民運宣傳,特別播出一批“不滿分子”的鏡頭示眾,王維林的朋友發現他也在其中。

當時,王維林已被剃光了頭。在中國大陸,罪犯通常是在罪名確定之後才剔光頭。

王維林的朋友指出:“我們擔憂他可能已經被害。他是中共當局無法交由人民法院審判的人物。王維林是英雄。如果公開處決,他立刻就會成為烈士,舉世也會大嘩。”

接受王維林的制止而下令車隊停止前進的車隊指揮員,據稱已遭降級和申誡,理由是“他使共軍蒙羞,並在全世界面前丟盡臉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