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習仲勛老部下講高層內幕 真是大開眼界

他多次向我說:鐵流呀!中國幾十年革命有個根本性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到底是「黨大還是法大」?「是黨管法還是法管黨」?這個問題不解決「中國革命」永遠走不出的誤區,永遠是肉柔強食的叢林政治。要想解決這個問題,必須重新評價毛澤東的功過是非。毛澤東一生最大的罪錯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發)無天」。治理國家全憑個人意志,不尊重客觀規律,想怎麼干就怎麼干,想整誰就整誰,沒有一點法治觀念,致使國家民族永遠處在巨大的災難中。

(鐵流與習仲勛老部下彭達老人家閑話習總書記)

彭達其人其亊

新逝不久的彭達老人,原名馬信,字子誠,1918年4月生,是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人,1936年去歸綏投考梁漱溟先生創辦的綏遠省鄉村建設委員會鄉村訓練所,畢業後被分配在傅作義新組建的國民兵團。曾在司令部、團、營、連政訓部門擔任政訓員、督導員、政訓主任,做政治文化教育工作。時值“綏東抗戰”時期,大力宣傳抗日救亡工作。1937年“七七”事變,隨軍撤退到綏西河套地區臨河陝壩,受中國共產黨政治主張的影響,號召並組織二十多位青年,離開陝壩赴安北前線進行抗日救亡活動,組建了抗日救援會。1938年9月參加了中國共產黨。次年,組建了中共安北縣委,選為縣委委員,進行地下黨的工作。1941年1月離開安北經伊克昭盟回到延安後,曾在中央黨校與習仲勛夫人齊英同在一個49班學習,他是班支部書記。畢業後分在陝甘寧邊區政府財政廳鹽務總局苟池分局任局長,黨內擔任總局總支委員,分局支部書記。在三邊地委,西北局伊盟工委分別任秘書、政務秘書和民族學院秘書長等職務。後還出任過建設廳任秘書主任,中共陝甘寧邊區政府黨委委員。

他帶走了許多鮮為人知的秘密

1949年5月西安“解放”後接管林、水、工業、交通等部門的工作。1950年初,調北京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中央人民政府監察委員會二廳,國務院監察部二司工作。曾任高級監察專員、副廳長、副司長。當時習仲勛是國務院副總理,分管監察部工作,所以他是習仲勛老部下。

1957年反右鬥爭他與監察部常務副部長王翰,主張“依法治國”、強調“司法獨立”,被打成“王翰反黨集團骨幹份子”,劃為極右,開除黨藉,從行級10級降到行政19級,後來只發給生活補助費。

1958年在習仲勛老上級的關照下,是唯一帶著夫人章孟南去北大荒接受勞動改造的右派份子。三年後也是習仲勛的關照調到四川省成都量具刃具廠作雜工,直到1979年1月...1981年調任第五機械工業部直屬機關黨委書記。

我並不認識彭達老人,去年11月,遠在成都的難友胡崇幀來信說:“今日接彭達老人電話,言及很久沒看見你的文章了.彭達老人對你的論述評價很高。對我們10月30日在網上發表的"是誰把民眾愛戴的中共領導人習仲勛關押了十六年?"一文,彭達老人說講得太好了。你們把習總書記不好講的話,都替他講了,很得民心。”

於是我先後去看望他四次,他也驅車來我家回訪一次。再因他老家在內蒙古包頭市名義東河區河東鎮陳戶窯村,有座二百多年的老房子也被當地政府暴力強拆一掃而光了,求告無門的他,托我在互聯網上寫文章幫助呼籲,關係自然密切,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通過和他的交往談心,我發現他大腦儲存的記憶里有許多鮮為人知的黨內秘密,如能寫出來公諸於世,有助於人們對這六十多年“革命”的真相的認識和了解。我曾給《炎黃春秋》副社長楊繼繩通氣,請他們派人也採訪發掘。楊繼繩先生說他們太忙派不出人來。我又找到好友《血的神話》作者譚合成去寫。他去了,彭達老人耳背需要外孫女牛海燕在一旁傳話,巧好牛海燕不在,採訪一天即終止。我忙於“往刊”的編排選稿,也沒有更多時間投進去,沒有想到半年後他即仙逝,把一些鮮為人知的秘密帶走了,真是十分可惜。比如他曾向我講起1952年的“三五反運動”高層的內幕,真是大開眼界。

飽經風霜的彭達老人遺像

他曾是“三五反運動”的“全國增產節約運動檢查委員會”(簡稱節檢會)審查組的組長。審查組的權力很大,專管貪污份子掉不掉腦袋的亊情。我是基層“打虎隊員”,對那段歷史較為熟悉。按照當時政策凡貪污百億以上貪污份子就殺無赦。那時舊幣一百億元,相當於現在一百萬元。

他說,到了運動後期各省先後報來五十多個要殺的巨貪名單,經他嚴格審查後,感到材料水份太大,一個也不合格,便退回去要求補充材料。當時地方上負責這些案件的人邀功心切,派人來北京找他磨嘴皮子,說:彭廳長,省委書記都簽了字,你這里只不過走走過場。彭達說,他不簽,要殺你們殺去。要我簽字非得把材料補充上來,結果一個也補充不上來。他說,人命關天,殺人得慎重又慎重,不能因為手中有權就可以不負責任。他還講到殺張子善、劉青山也不是走的司法程序。一天領導們(他說這些領導們是政治局一級大員)聚在飯桌上一起討論,老定不下來,毛澤東聽煩了,把筷子一撂說:討論個什麼?殺了算毬。說到這裡,他特別補充一句:我不是說張子善、劉青山不該殺,我是說殺人總得有個法律程序,不能聽憑誰的一句話。

彭達是負責法律工作的,夫人章孟南是北大學法律的高材生。他們一生講法,結果被不講法的毛澤東整了一輩子,當了22年的“政治賤民”,與我一樣一生受盡凌辱。

毛澤東“和尚打傘—無法(發)無天”

他多次向我說:鐵流呀!中國幾十年革命有個根本性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到底是“黨大還是法大”?“是黨管法還是法管黨”?這個問題不解決“中國革命”永遠走不出的誤區,永遠是肉柔強食的叢林政治。要想解決這個問題,必須重新評價毛澤東的功過是非。毛澤東一生最大的罪錯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發)無天”。治理國家全憑個人意志,不尊重客觀規律,想怎麼干就怎麼干,想整誰就整誰,沒有一點法治觀念,致使國家民族永遠處在巨大的災難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