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歌頌蔣介石之信隱瞞七十年

毛澤東一開始就說:「恩來諸同志回延安稱述先生之盛德,欽佩無餘。先生領導全民族進行空前偉大的民族革命戰爭,凡在國人無不崇仰。十五個月之抗戰,遇挫愈奮,再接再厲,雖頑寇尚未戢其凶鋒,然勝利之始基,業已奠定;前途之光明,希望無窮。」

1945年9月3日,重慶。勝利日歡慶晚宴上,蔣介石親自向毛澤東敬酒,毛則高呼蔣介石萬歲。

抗日初期毛有親筆信給蔣,恭維奉承之至。但七十年來,對這封實證國共關係的信一直扭捏隱藏,足顯中共對歷史的虛偽態度,不惜以假史謊言長期行騙黨內外。

今年第六期的《炎黃春秋》,有一篇“毛澤東給蔣介石的一封信”,記述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毛澤東給蔣介石的一封信,此信當時由周恩來親自從延安帶到武漢給蔣介石。上個世紀的五零年代台灣公布了部分內容,八零年代公布原函影印件。中國在一九八四年意識形態最活躍,出版《第二次國共合作》圖冊時,收錄了這封信,但是後來意識形態再度收緊,一九九三年出版權威的《毛澤東年譜》時,只簡略提及,學術界就完全沒有評論。

其中原因應該是信件一開始就說:“恩來諸同志回延安稱述先生之盛德,欽佩無餘。先生領導全民族進行空前偉大的民族革命戰爭,凡在國人無不崇仰。十五個月之抗戰,遇挫愈奮,再接再厲,雖頑寇尚未戢其凶鋒,然勝利之始基,業已奠定;前途之光明,希望無窮。”

當時中共正在召開六屆六中全會,毛澤東在信中說:“因武漢緊張,故欲恩來同志不待會議完畢,即行返漢,晉謁先生,商承一切,未盡之意,概托恩來面陳。”

毛選刪去毛三八年“投降主義”言論

這樣一封拍蔣介石馬屁,擺出拳拳之意的信件,怎能讓國人知曉,有損偉大領袖的形象?尤其毛澤東一再批判蔣介石“片面抗戰”,只有共產黨才是“全面抗戰”。所以即使在台灣公布影印本後,中國當時的專家也不敢評論,也不知道該如何評論?毛澤東是說假話的偽君子,還是當時也與王明一樣犯“右傾投降主義路線”的錯誤?

這裡有必要提到當時召開的中共六屆六中全會。這個會議召開於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九日至十一月六日。《毛澤東選集》第二卷的“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問題”與“戰爭和戰略問題”,都是毛澤東在會上作的報告。文章的注釋及其後所有的評論,都是說毛澤東在這個會議上批判了王明的投降主義路線。然而如果對照毛澤東給蔣介石的信件,毛澤東與王明又有什麼不同?

其實毛澤東在六屆六中全會的報告,當年叫做“論新階段”,只是一九四九年出版《毛澤東選集》時,為了造神的需要,將報告割裂成幾篇發表,趁機動手術刪去了他的投降主義言論,而成完美的、一貫正確的“毛澤東思想”。

“論新階段”的原文中有一些在《毛選》中被刪去,例如:“全民族的第二個任務,在於號召全國,全體一致誠心誠意的擁護蔣委員長,擁護國民政府”;“沒有問題,統一戰線以國共兩黨為基礎,而兩黨中又以國民黨為主幹,我們承認這個事實。因此,我們是堅決擁護蔣委員長及其領導下之國民政府與國民黨的,並號召全國一致擁護。”“沒有問題,統一戰線中,獨立性不能超過統一性,而是服從統一性,統一戰線中的獨立性,只是也只能是相對的東西。不這樣做,就不算堅持統一戰線,就要破壞團結對敵的總方針。”“在目前,配合主力軍為停止敵之進攻而戰,在將來,配合主力軍為實行反攻而戰。”

毛在重慶高喊蔣委員長萬歲

一九五零年代我在中國人民大學讀中共黨史系的時候,主要參考書是中國人民大學與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的兩套參考資料,並沒有“論新階段”這個講話。但是人大發給我們用馬糞紙訂成的A4大的油印參考資料,有這篇文章,但是因為紙張印製非常低劣,所以我沒有興趣看,錯失當時分辨真假毛澤東思想的機會。當然,當時也了解一些出版《毛澤東選集》時有的文章被動了手腳,但都是從善良的願望,認為這是為了有利於宣傳毛澤東思想的“革命需要”。也可見當時對共產黨的痴迷程度。

說到黨史的參考資料,後來中宣部也出版了一批黨史資料,也是A4大,沒有裝訂而散裝迭在三個牛皮紙袋裡,由於數量有限,無法每人買一套,所以我的班級只有黨員才能買,為此當時我鬧了一下“情緒”,結果黨支部的宣傳委員(調干生)把她的一套讓給我。裡面有一篇毛澤東關於開展獨立自主游擊戰爭的密電,與上述的“配合主力軍”作戰背道而馳。

這些資料在我離開中國時都不敢帶出,如今都失去蹤影。一九八零年代初期,中宣部這三袋資料有出版成冊,它的公開出版讓我有些吃驚,難道中國真的開放了?我是在灣仔一家與托派有關的一山書屋看到的,售價兩千港幣左右,超過我當時的月薪,我由於經濟拮据而沒有購買。後來一山書屋也結束營業了。

我在上黨史課時,老師數落王明的右傾錯誤時,包括他稱呼蔣介石是“蔣委員長”,甚至計算他的一篇講話中有多少個“蔣委員長”;然而抗戰勝利後毛澤東到重慶談判,也曾對蔣介石高呼“蔣委員長萬歲!”對王明的批判,還包括他的“一切經過統一戰線”,沒有堅持中共的領導權等。然而上述毛澤東的演講中,不也說“以國民黨為主幹”、“獨立性不能超過統一性”嗎?那不是說獨立性必須服從統一性?但是,我並不認為毛澤東犯了右傾錯誤。同樣擁護蔣委員長領導抗戰,王明是真心的,或者三心兩意,毛澤東則完全是假意,旨在解除蔣介石的心防,並讓蔣介石在發放軍餉與武器彈藥時不會猶豫,從而擴張自己的實力。

“論新階段”淪為中共的統戰謊言

這種不擇手段的說謊,充斥在中華文化的各種陰謀詭計中,毛澤東是實踐的佼佼者,他領導的共產黨自然也是如此。因此,不論對香港的統戰,對台灣的統戰,即使是毛澤東死後進入“新的歷史時期”,也就是“新階段”的統戰,無論是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還是當今的習近平,只要他們繼承毛澤東的衣缽,那麼他們的“論新階段”,無論是“肝膽相照”,還是“互相監督”,也都是充滿統戰謊言。

這種刪改或閹割歷史的手段,中共至今仍然一脈相承,所以不像西方國家三十年左右公開當年檔案,蘇聯解體後也公開當年檔案,爆出不少中共的賣國面目。但是就如這個“論新階段”,歷史已經過去七十六年,官方還是羞羞答答,要靠敢言的媒體或個人冒著政治風險來披露與評論,所幸世界進入網路時代,中共難以一手遮天了。

至於香港,基本法的出籠還是二十四年前的事情,開始實行也才是十七年前的事情,中共就以一紙白皮書來篡改,膽子可真不小。其實就是一開始實行沒有幾年,就以“當初立基本法之原意”來釋法。這樣子的基本法,還有什麼公信力可言?所以現在乾脆以白皮書來代替基本法了。也難怪在英國人教養下的香港人與他們的子弟會如此憤怒,出來抗議。

蔣介石即使不相信中共那一套,也還是鬥不過毛澤東的權謀。如果香港的民主派還相信中共的承諾,如果台灣的馬英九也相信與中共簽署的協議,那麼香港人與台灣人的命運將比蔣介石更加不堪。蔣介石還可以偏安台灣終老,香港人、台灣人躲到哪裡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開放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