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劉夙:用聖人的標準衡量別人 用賤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人,有的人有多邪惡,底線低到什麼程度,真的無法估量!!!最近網上流行一句話:現在人和人之間的矛盾,主要是來源於有那麼一撥人,慣於用聖人的標準衡量別人,用賤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有些雜碎,但凡有人遭遇不幸在網上維權時,必定各種方式污衊受害者,為責任方洗地。一次,二次,三次,多次都如此的話,如果說沒拿髒錢,恐怕除了站隊的就是鬼信了。

這是阿寶大夫對我昨天長微博的回復:

【*燒傷超人阿寶:劉老師您錯了,沒有任何人不支持家屬的維權行為,我們只是反對以不實之詞煽動和利用輿論謀求不當利益的侵權行為。就如同醫療行業,我們支持任何家屬依法依規討公道,但編造事實強加於對方不存在罪名的丟腎門當事人不是在維權,而是在侵權。】

昨天我開了一天會,沒有及時回復。今天早上一看,阿寶已經為他硬懟受害者林先生的一些言論道歉了。但有些話我還是想說一下。

最近網上流行一句話:現在人和人之間的矛盾,主要是來源於有那麼一撥人,慣於用聖人的標準衡量別人,用賤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這話說得很難聽,那我把它緩和一下:如果作為真相的追求者,對受害者林先生採用了“完美受害者”的高標準來要求,那麼如果反過來對這些人也採用“完美質疑者”的高標準來要求,會怎樣呢?

作為“完美質疑者”,應該只提供事實,不夾雜情緒,更不能喧賓奪主,把自己搞成新聞主角。作為“完美質疑者”,應該在事先就意識到質疑可能會招來謾罵,然後把這些視為質疑必然帶來的副作用,而默默地承受下來。

先來看理想記,他在採訪前後如何表演(“酒後吐真言”什麼的都出來了),對待質疑他的人如何刪帖、拉黑,很多人都明明白白看在眼裡。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媒體”和傳統媒體的不同之處,就是必須帶入強烈的個人存在感,把自己也搞成新聞的一部分?如果是這樣,那麼我認為,“自媒體時代”毫無疑問是中國新聞報道衰落敗壞的時代。

再來看阿寶,作為沒有到前線採訪的後方評論者,坦承自己和奧卡姆剃刀中途下場撕逼,是因為和理想記是朋友,看到他被人謾罵圍攻,實在看不下去。嗯,我是問過阿寶參與罵戰的動機是什麼,也感謝他回答得這麼坦誠,把自己和理想記的哥們兒義氣也拿出來搶鏡了。你們的江湖情懷,可能以後在中國新聞史里也會記一筆吧。

而且我想提醒阿寶,你把醫療行業里的“醫鬧”事件拿來和這次的藍色錢江火災對比,過於簡單機械。從傳播學的角度來看,真相遠沒有共識更重要。如果真相不能成為多數人的共識,那它光是“真”是沒有意義的。反“醫鬧”能得到那麼多人支持,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惡性傷醫事件,大家逐漸形成了共識:第一,多數時候,醫生還是可以信任的;第二,中國醫生獲得的待遇,配不上他們的工作質量和強度;第三,在醫療事故鑒定和善後已經有成熟而合理的流程的情況下,“醫鬧”和伴隨而來的賠錢息事寧人的違規處理方法,最終損害的不僅是醫生的利益,更是患者的利益。

但是對於藍色錢江火災,情況完全不同。第一,有幾個人認為綠城物業值得信任?第二,有幾個人認為藍色錢江的房價只配得到這樣的物業服務水平?第三,也是更重要的,如果一切嚴格按照現行法律法規辦理,那麼很有可能,綠城物業最後不會承擔太大的責任;這才是最讓人絕望的事,就是現有法律法規無法促進消防和物業管理的進步,我們只能寄希望於將來上層能“體恤”民意,利用這一契機升級消防標準、規範物業管理,卻不知道會不會受到什麼勢力的阻撓。在我看來,這些區別可能就是讓圍觀者對於“醫鬧”事件和藍色錢江火災事件產生不同態度的主要原因。

如果不去探究輿論態度的深層成因,不去以“完美質疑者”的寬容態度耐心引導討論方向,“只有尊重真相,才能帶來正義”,也只不過是一句幼稚的口號罷了。真正為正義著想的人,會為真相不能成為共識深感遺憾和慚愧,而不是居高臨下地說,你們不相信真相,不聽我們的話,暴民,傻逼,活該!我深知微博上有些人,特別愛在事後秀優越感:看看,我當初說對了吧?這些擺明了不想做“完美質疑者”的人,有什麼資格要求別人做完美受害者?還是魚找魚,蝦找蝦,烏龜找王八,各自組成小圈子抱團去吧。

我會繼續關注理想記和阿寶,因為我會繼續關注中國的醫療問題——除非有一天,微博上出現了更理想的關注對象:懂醫學,懂歷史,明正義,同時又接近“完美質疑者”,不加戲,不搶鏡,不擺江湖義氣,知道怎樣讓真相轉化為共識。

*劉新征

原來悲傷也有標準啊,死一個應該悲傷成什麼樣,悲傷多長時間,死兩個應該悲傷成什麼樣,悲傷多長時間,不按標準悲傷就是鬧事,就是演戲,就是別有用心,就是不照顧圍觀群眾的感受。為什麼對一個死了全家的人要求那麼高啊!受害者和物業之間的糾紛,憑什麼要求受害者客觀理性公正啊,他索要多少甚至是耍無賴撒潑不講道理漫天要價都是他的權利,要討價還價也是物業討價還價啊,如果要賠償方是政府公共部門,好歹有擔心公共稅收濫用的理由,但是物業是純私人機構啊。。。價位談到什麼地步都是合適的啊,比如前一段美聯航到底是賠了那個越南人一個億還是幾個億美元,用著外人替美聯航心疼嘛?至於站出來給美聯航辯護說越南人這裡不對那裡不對嘛?

*王志安

在新聞事件中,新聞當事人沒有暢通的渠道獲得真實的信息,聽信一些傳言說出一些細節不準確的信息太正常了。此時媒體人應該做什麼?應該去核實事實並公布自己的調查結果,這是責任也是義務。而不是去指責當事人,你怎麼弄錯了?為什麼弄錯?你造謠吧?

他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媒體的失責知道么?是因為你無能知道么?你不去反思自己肌無力,反倒為自己一點點信息領先沾沾自喜,並將這點可憐的優勢變成炒作自己指責當事人的武器,竟然還有人支持,這世道怎麼了?

當事人不是媒體,沒有調查的渠道,只能獲取到這些信息,而你可以。你即便知道一些信息,該做的也是公布,告知,不是指責。你不去認真調查,或者自認為自己知道一些細節,就可以指責當事人細節失實,說對方造謠,說輕點兒這是不懂媒體倫理,說重點兒就是沒人性。誰給你權利指責當事人了?媒體的第四種權利是這樣行使的?

至於好多自媒體,關注者再多,也只能說明中國人比較多,瞎貓和一群死耗子碰巧打成了一片。你懂調查技術?你有媒體規制?你知道怎麼提問採訪?你能做到價值中立?你明白利益區隔?擼胳膊挽袖子維護行業利益,矇騙粉絲悶聲發財你們輕車熟路,嘯聚微博起鬨打群架這個你們在行,媒體二字你也配?

真是群魔亂舞,鬼魅呼號。

有網友說洗地的:【他們的邏輯就是受害人說的每一句都得完全正確,只要稍有瑕疵就是造謠,煽動圍觀群眾,拿著放大鏡在屁眼裡找屎】

我不明白洗地的是否有妻子兒女,它們在親人突遭不幸的時候是否能保證完全的邏輯清晰?跟平時一樣的思維清楚理性?

有些雜碎,但凡有人遭遇不幸在網上維權時,必定各種方式污衊受害者,為責任方洗地。一次,二次,三次,多次都如此的話,如果說沒拿髒錢,恐怕除了站隊的就是鬼信了。

人,有的人有多邪惡,底線低到什麼程度,真的無法估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