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江澤民憑什麼六四後空降中南海?

江澤民對治國之道一竅不通,因雪夜給李先念二奶送蛋糕才得到李的賞識。

江澤民沒有治國的本事,卻踩著六・四屠城的斑斑血跡獲得中共最高權力的寶座,他有何能耐?他憑什麼?

也許您聽過江澤民在雪夜給中共老人李先念的情婦送蛋糕一事,也許您還不知道世上有這款“神奇蛋糕”,這種“拍馬屁”的高明功夫可不是一般人做得來的!

雪夜給李先念二奶送蛋糕獲得賞識

江澤民因為在雪夜給中共老人李先念的情婦送蛋糕而得到李的賞識,六・四屠城後,李先念推薦江做到中共最高權力的寶座,但因江澤民對治國之道一竅不通,鄧小平生前又安排江的死對頭朱鎔基全權掌管經濟,一度令江澤民妒恨不已。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作為上海市的市長有著得天獨厚的上爬優勢,就是中共黨內大佬中的幾個重量級人物都喜歡到上海休養。和報復交大學生一樣,江澤民溜須拍馬也尤為用心專註,把幾個中共重量級大佬侍候得迷迷糊糊的。1986年,江澤民曾在雪中站立四小時給時任中共國家主席的李先念二奶送生日蛋糕,獲得李先念的賞識。

1986年冬季,國家主席李先念來上海,住在賓館裡。一天晚上李召見了江澤民,並且一起吃了飯,席間無意中提到那天過生日。江澤民邊吃心裡邊納悶,李先念的生日他背得滾瓜爛熟的,明明是“1909年6月23日”,怎麼在冬天過起生日來了。

李先念在上海有個小老婆,是護士出身,不但對李體貼周到,還為李生了個兒子。江澤民明白了,原來不是李先念的小老婆過生日就是小兒子過生日。江澤民當然知道這份禮非送不可,誰都知道“枕邊風”最硬,尤其是“偏門風”更硬。飯後江澤民不敢久留,因為還有一件“天大的事”沒有辦。

當司機送江回家後,問他還有什麼事情可辦,江說沒有了,讓他回家。望著車子漸遠,江料定司機不會再看到他,連家門也沒進,立即偷偷出去買了一個大蛋糕。雖然天色不早,江還是毫不猶豫,未帶任何人,自己坐計程車再次去賓館。這時李先念正在接見別人,警衛看見江又來了,好心叫他進去,江搖搖頭,恭立在門口。不巧的是那天天氣寒冷還飄著雪花,而江澤民歷來車接車送,第一次去只穿了一件薄大衣,而第二次沒想到會在外面站那麼久,所以凍得哆哆嗦嗦。警衛看江凍成這樣子,多次叫他進去,江只是笑笑一言不發。江知道這樣更能討得李先念和他的小妾對自己的好感。手提著蛋糕的江站了整整四個小時,被接見的人還是沒走,江後來在警衛的多次勸說下,只好把蛋糕留下,失望地回去了。

李先念的訪客走後,警衛把蛋糕送進去並說江在外面恭恭敬敬站了數小時之久。李先念一時感動得不行,連聲說:“小江不錯,現在這種人很少啦!”

類似這樣的付出最終使江澤民在“六四”前夕得到了最大的回報,江後來替代趙紫陽成為中共總書記。江澤民作為新任總書記從5月底就已經開始批閱檔了。

李先念推薦江澤民出任中共黨魁

據《六四真相》一書披露,1989年5月14日,聽到北京學生絕食的消息後,正在外地休養的李先念和陳雲非常關注。李先念親自打電話給鄧小平,李先念說:“現在的事態發展已經嚴重到我們無路可退的地步了。無論如何要開一個會,確定一個方針,我們黨究竟應該怎麼辦。”鄧小平告訴李先念:“我也認為現在的事態發展非常嚴重。”當天,李先念就結束休假,返回北京。

5月21日晚,在“八老會議”上,李先念表態:“我老早就說,問題出在黨內,黨內有兩個司令部。趙紫陽就屬於另一個司令部,現在就要揭這個底、挖這個根子,否則黨內思想統一不了。從四二六社論一出來,趙紫陽就開始反對這個定性,一直認為不是動亂。他是一步一步有目的走的。”“他在天安門廣場對學生的講話,像不像個總書記的樣子,什麼叫‘我老了,無所謂了’?北京戒嚴這麼重要的會,他作為總書記可以請病假,又不是病得卧床不起了,他是有意製造黨內分裂。他反對在北京戒嚴,有他的政治目的,就是要迫使我們這些老傢伙交權、下台,搞他的資產階級自由化這一套。有我們這些老傢伙在,他束手束腳,搞不了。趙紫陽已不適合擔任總書記。”

李先念接著說,江澤民給他的印象不錯。1987年初那次鬧學潮,江澤民自己到大學與學生辯論,做在中央前頭。這次四二六社論發表後,最早採取措施貫徹中央精神的還是上海,江澤民第二天就召開萬人以上幹部大會,把那個《世界經濟導報》整頓了。中央黨政軍大會部署戒嚴後,第一個向中央表態的又是上海。“我同意他為總書記的人選。”

5月27日晚,鄧小平、陳雲、李先念、彭真、鄧穎超、楊尚昆、王震和薄一波,再次聚首鄧家,商議接班人、戒嚴部隊進城恢復秩序等事宜。李先念發言推薦江澤民為總書記人選。

6月2日上午,鄧小平、李先念、彭真、楊尚昆、薄一波、王震等中共元老和留任的政治局常委李鵬、喬石、姚依林一起開會,共同就“迅速制止動亂,恢復首都秩序”,並對天安門廣場清場作出決定。

鄧小平安排朱鎔基全權掌管經濟

江澤民因為把准了中共邪惡本性的脈,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江促請中共中央以血腥鎮壓收拾局面,而後發生中共屠城的流血事件,江澤民踩著死難愛國學子的血爬上中共權力的頂峰。

擅長阿諛奉承的江澤民對治國之道一竅不通,鄧小平對此也心知肚明,特意選中朱鎔基內定出任中共總理,全權掌管經濟,江澤民對此安排表面上表示了“贊同”,但在 大陸里卻對朱鎔基妒恨不已。

鄧小平死後,亞州爆發的金融危機助推朱鎔基在1998年3月,取代李鵬成為新一任中共國務院總理,朱也被外界稱為“經濟沙皇”。

朱鎔基1998年成為中共總理後,江、朱就展開殊死之斗。江澤民在鄧小平死後掌握了黨、政、軍大權,但在中共國務院系統中,江澤民對經濟領域一直難以插手,掌控經濟的大權牢牢握在“經濟沙皇”朱鎔基的手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