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矽谷開始充斥著血的氣息:科技巨頭引發了美國兩黨的政治警覺

隨著科技巨頭在美國政治領域的權力和影響力劇增,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對此感到警覺,分拆這些科技巨頭的呼聲也越來越高。

美國媒體BuzzFeed今日發表社論,稱科技巨頭充斥著人們的生活,他們對經濟和政治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儼然成為了“老大哥”(Big Brother)。

他們資金雄厚,內心貪婪,對於既有的成就毫不滿足,就像上世紀的石油財團那樣令人厭惡。

對於還未生長成型的競爭對手,他們只要斥巨資收購就能解決問題,極大地阻礙了美國的創新。他們還把手伸向了美國的各個行業,從運輸到零售,從政治到石油。

美國學術界一直在討論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原因。他們認為,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媒體發揮了重要作用。在這些平台上,越是娛樂性的人物,越是能獲得更高的曝光率,從而贏得公眾的關注。社交媒體們極大地改變了美國的政治生態。

BuzzFeed稱,華盛頓對科技巨頭們的作用已經開始感到不安,就連民主黨人也開始有所微詞。外界對分拆這些科技巨頭的呼聲越來越高,矽谷已經開始“充斥血的氣息”。

科技巨頭引發了美國兩黨的政治警覺

科技巨頭不斷壟斷著人們的生活,其影響力也日益擴大到政治領域,這引發了美國兩黨的高度警覺。

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FEC)委員Ellen L. Weintraub發起了關於在互聯網上修改關於政治廣告免責規則的投票。Weintraub在Twitter上寫道:“我們必須更新聯邦選舉委員會的規定,以確保美國人知道他們在互聯網上看到的政治信息是由誰購買的。鑒於過去幾天有關國外機構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秘密購買數千個互聯網政治廣告的啟示,我們迫切需要修改互聯網免責條例。”

這封信已發送給主席Steven T. Walthier。Weintraub表示,他們將進行為期30天的公眾意見徵詢,隨後再召開聽證會。

科技巨頭權力暴增

向外國出售政治廣告只是冰山一角,事實遠非這麼簡單。

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以關心社會事務著稱。他們大力投資慈善事業,對教育、醫療和犯罪等議題深表關切。今年8月,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和其妻子聘用了奧巴馬和希拉里高級顧問Joel Benenson,作為“陳-扎克伯格倡議”慈善基金的顧問。這越發加深了扎克伯格進軍政壇的猜想。沒人知道,如果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為自己打一份競選廣告,會有多少人支持他。

谷歌的政治傾向比Facebook更加強烈,其“白左”政治正確氛圍人盡皆知。儘管其CEO Edward Page不像扎克伯格那樣廣泛參與社會公眾事務,卻佔據美國搜索廣告市場約77%的營收,還野心勃勃地想要進軍石油行業。從今年開始,Google花在國會和白宮遊說上的金錢激增,這些錢主要用於勸說政府使Google免於因壟斷而遭遇分拆。

亞馬遜雖然不像Facebook和谷歌那樣,能直接影響人們的觀點,但該公司已經控制了美國43%的網上零售,這一比例還有擴大趨勢。亞馬遜還開始大力進軍線下零售業,對實體零售商帶來了很大的衝擊。

微軟命運的重演?

谷歌和Facebook之所以能夠取得今天這樣的成功,是因為1998年柯林頓政府時期,美國起訴微軟公司將其網路瀏覽器與Windows操作系統捆綁在一起,以削弱其競爭對手網景公司。

法庭判決微軟應該被拆分。儘管這一決定在上訴中被推翻,最終案件交由小布希政府處理,但微軟在互聯網領域的主導地位受到打擊,其發展速度被大大減緩,從而為後起之秀騰出了生長空間。

芝加哥教授Zingales認為,今天的壟斷企業就是昨天的創業公司,一個健康的系統需要為新來者騰出空間,而不是讓寡頭們和老人們壟斷市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