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任志強終於改口:房價將下跌 未來房地產形勢已明確

房地產大佬任志強一改此前的房地產漲價的論調,近日改口稱樓市將要暴跌,國家將通過凍結房產交易的方式阻止房價暴跌。9月12日長沙市政府推出定向限價商品住房,長沙房價下降50%的說法甚囂塵上,地方政府財政對房地產的過度依賴關係引發擔憂。

大陸新聞門戶網站新浪14日刊文稱,日前房地產大佬任志強說“國家會用禁止房地產低價過戶來制止房價大跌”。任志強的突然改口,他的意思就是說樓市將要暴跌,但是他預測政府會用完全禁止樓市交易的方式來阻止房價暴跌。

凍結交易,就意味著未來樓市將沒有交易價值,那麼炒房者將徹底被打爆。房子不能交易,槓桿炒房者將一生都背負巨額債務。

之前任志強曾多次預測房地產價格將要上漲。

每日財經網5月報道稱,2017年1月任志強在一次演講中稱,中國大陸房地產市場其實是一個政策市,房價變化和政策有直接關係,政府說不讓漲就漲不了。房地產和經濟無關,房價上漲和貨幣不產生直接關係。

任志強表示,錯誤的調控手段會讓需求在一段時間以後集中爆發,所以下一輪會比這一輪漲得更高。。

2010年,中國樓市成為一道分水嶺。在市場上看空論大行其道的時候,任志強卻發表了房價必漲論,並揚言:“你們還是別當傻瓜了,把幻想放下去吧!”

結果,2010年房價暴漲。全國平均漲幅9.9%,而北京更是暴漲了42%。

2015年,任志強再次發表房價暴漲論:“由於限購政策,2013年和2014年土地供應量減少,2015年房價還將上漲。”

新浪文章稱,那麼銀行回收這些房子怎麼處理呢?銀行背負的巨額債務又如何處理呢?這依然是個非常嚴峻的問題。未來銀行回收的房子如果不能交易拍賣,或將只有出租一條路。

一線城市都已經過了樓市房地產高速發展的最快階段。從目前的趨勢來看,除了有“畸形需求”的部分二三線城市,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的房價漲幅已經趨緩。

二線城市的樓市最大優勢在於它對周邊區域和城市的吸附力,二線城市樓市風險可歸為四大類,第一類是市場容量大、供應量也大的城市。比如天津,儘管每年成交量在千萬平方米,土地供應卻超過兩千萬平方米。

第二類是“量大價低”的城市。典型是重慶和長沙,每年市場交易量龐大,成交均價卻處於低位水平。第三類是“量小波動大”的城市。杭州是典型,一旦樓市調控政策出台,就馬上反映到市場中去。第四類是量平競爭大的城市。最典型的當屬貴陽樓市,在一盤獨大的情況下,市場高度集中,房企規模和競爭力更是為眾多本土房企及外來中小型房企所不能企及,長此以往,不利於未來樓市發展。

對於三線城市,多數三線城市樓市房地產市場發展仍處在相對滯後的周期,未來發展空間也有限。三線城市樓市最大的風險來自於那些房價較低、均價在6000元/平方米以下的城市。在成交量低、價格低的市場中,即便是成本控制較好的一些規模房企,項目利潤也很難如想像中可觀。

據新華社報導,9月12日,長沙市政府推出定向限價商品住房,第一批二十個項目共建設11,682套,第二批建設計劃正在制訂中。在首批項目中,長沙市芙蓉區新橋小區三期項目將有1,208套房屋推出,其銷售價格僅為每平方米4,950元,有人考證,這一價格不到周邊地段二手房價格的一半,“長沙房價下降50%”的說法便由此而來。

中國經濟增長成也房地產,敗也房地產。為了滿足政府的財政需要,八千多萬(二零一一年數據)農民失去了土地,近四百萬戶(二零一一年數據)城市居民失去了住房,中國陷入了垃圾圍城的困境。按政府目前透露的發展思路,不少中國人還要二度失去家園。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認為,如此“發展”好有一比,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

早在零八年,何清漣就曾在《中國土地財政走到了盡頭》一文中指出,從一九九四年至今,地方政府以建設城市為由,土地出讓金不再上繳中央財政,全部留歸地方。從此,土地出讓金收入成為地方政府預算外收入的主要來源,被稱為各地的“第二財政”。此期間,中央多次打算分潤這塊肥肉,但遭遇到地方政府的集體軟抵抗而未成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