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外媒:控制金正恩發展核武又一選項 切斷 「惡魔毒液」

當朝鮮相繼在今年夏天和周五發射遠程導彈,顯示自己有能力打擊關島甚或美國本土時,美國情報機構認為,為這些武器提供動力的那種罕見、強勁的火箭燃料最初來自中國和俄羅斯。

美國政府正急於確定這兩個國家是否仍在為這種極易揮發的燃料提供原料,如果是的話,是否可以中斷朝鮮的供應,不管是通過制裁還是故意破壞。研究這個問題的人士日漸認為,美國應該把重點放在這種燃料上,要麼阻斷燃料供應——如果可能的話——要麼利用其易揮發的特性,讓朝鮮的導彈計劃放緩。

但很可能為時已晚。情報官員認為,朝鮮的導彈計劃已發展至不再​​依賴外部供應的水平,也許朝鮮自己已經在製造這種被稱作UDMH的致命燃料了。儘管情報機構早已發出了朝鮮正在獲得大功率導彈發動機和相關動力燃料的警告,但沒有證據表明華盛頓曾緊急採取行動,切斷平壤獲得這種罕見推進劑的途徑。

喬治·W·布希(George W. Bush)和歐巴馬政府的機密備忘錄闡述了朝鮮對這種高效燃料的追求,如何會讓它能夠研製出可以打擊美國本土幾乎任何地方的導彈。事實證明,這些備忘錄的預言頗為精準。

在回覆《紐約時報》的詢問時,國家情報總監的發言人蒂莫西·巴雷特(Timothy Barrett)稱,「基於朝鮮顯示出的科技能力,連同平壤對導彈計劃的重視,朝鮮很可能有能力在國內生產UDMH。」UDMH是偏二甲基肼(unsymmetrical dimethyl hydrazine)的縮寫。

考慮到生產和使用這種劇毒燃料的難度,一些專家懷疑朝鮮並未成功實現在國內生產這種燃料。在一些技術先進得多的國家,這種燃料曾造成嚴重的導彈和工廠爆炸。

至少在公開場合,川普政府對普通燃料——用來給房屋供暖和給車輛提供動力的石油和天然氣——更為關注。美國試圖中斷朝鮮的這些供應,但上周,美國勉強接受了一項聯合國決議中適度削減其供應的條款。

然而周日,川普提出,這些制裁正在起作用。他在Twitter上寫道,他已同韓國總統文在寅(Moon Jae-in)通過話。他還拋出了給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新起的綽號。

「我問他火箭人(Rocket Man)還好嗎,」唐納德·川普寫到。「朝鮮國內出現了等候加油的長隊。太糟糕了!」

但在情報機構內部和幾個研究此事的國會議員中,UDMH頗具吸引力,並被視作美國阻止金正恩導彈計划行動的天然目標。

「如果沒有UDMH,朝鮮就威脅不到美國,就這麼簡單,」在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任職的麻薩諸塞州民主党參議員愛德華·J·馬基(Edward J. Markey)說。「美國情報界必須回答的問題是:他們的燃料來自哪些國家——有可能來自中國——以及朝鮮是否有庫存,庫存有多大。」

如今,生產這種化學製品的主要是中國、幾個歐洲國家和俄羅斯。俄羅斯稱其為惡魔的毒液。最近,在西方因其吞併克里米亞而中斷供應後,俄羅斯才恢復這種燃料的生產。

白宮和美國情報機構拒絕回答如果真的為切斷朝鮮的供應而採取了行動,那麼具體行動是什麼的問題,給出的理由是他們中斷朝鮮導彈計劃的行動在性質上屬於高度機密。這些行動包括貝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2014年授權的網路攻擊。

但是在朝鮮推進項目期間擔任美國高級官員的四位受訪者中,沒有人回想得起有會議具體討論過如何阻斷朝鮮獲得現在為其遠程導彈提供動力的那種燃料的管道。這四個人都說,雖然就如何懲罰朝鮮進行過廣泛的討論,但他們不記得有專門針對燃料的討論。

在2012年和2014年,這種燃料兩次被列入聯合國安理會的禁止出口物品清單。專家說,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些晦澀的內容。

「禁止向朝鮮出口的各種東西都設法進入了該國,」前美國國務院官員范恩·H·范迪彭(Vann H. Van Diepen)說。他曾是美國控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工作的關鍵人物。

但是,美國努力跟蹤朝鮮進展的公開記錄和非自願公開的記錄顯示,十年前大家就日益擔心朝鮮獲得俄羅斯設計的發動機來為其導彈提供動力,並獲得這種發動機的燃料。2008年10月,當時的國務卿康朵麗莎·萊斯(Condoleezza Rice)簽署了一項標記為「機密」的備忘錄,告誡盟國說朝鮮已經獲得了以UDMH做燃料的發動機,這「代表朝鮮的液體推進劑技術獲得巨大進步」,還說「朝鮮將得以研發射程更遠的導彈」。

維基解密後來發布的文件中含有這份備忘錄,它顯示了在早期,美國努力想讓簽署了《導彈及其技術控制制度》(Missile Technology Control Regime)的國家防止這樣的技術落入朝鮮、伊朗等國的手中。

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在2009年接任萊斯成為國務卿時,也發出了類似的警告。「朝鮮的下一個目標可能是開發一個能夠威脅世界各地目標的移動洲際導彈,」她給導彈控制組織的成員國寫道。

間諜衛星顯示,周五發射的這枚導彈高高飛過日本的北部,它以UDMH為動力,使用的是一種移動發射裝置。

平壤在2010年底的一次閱兵式上推出一種名為舞水端(Musudan)的中程導彈之後,朝鮮對這種燃料的依賴逐漸增強。但大部分的相關飛行測試都失敗了,有些爆炸成巨大的火球。

聯邦官員、國會助理和火箭科學家說,新的線索表明,多年來,朝鮮是從其主要貿易夥伴中國那裡獲得了這種燃料、前體、秘密配方及製造設備。北京如今仍然在使用UDMH來發射衛星及其製造的彈頭,並長期在全球範圍內出口這種有毒物質。

中國一直否認為朝鮮的導彈項目提供援助,這種燃料被列入北京15年前制定的導彈相關材料出口管制清單。但是,維基解密披露的材料稱,美國2008年的一份情報報告說,「在執行與導彈有關的出口管制方面,中國的過往表現並不穩定。」

一名高級行政官員承認,從政治上說,為某種燃料頒布一個特別的禁令應該不困難。雖然切斷對朝石油供應可能會導致人道主義災難,令人擔憂2500萬朝鮮人在冬季挨凍,但導彈燃料不是石油產品,而是屬於一個高度易爆的化學品家族。

現在的問題是,朝鮮人是否已經有能力自己生產這種燃料了。鑒於該國在證明它可以對美國發動核攻擊上的決心以及成功,專家們認為這無非是需要克服另一個障礙而已。

埃卡爾特·W·斯奈德(Eckhart W. Schmidt)寫過一套兩卷的教科書,介紹了UDMH這樣的燃料,並曾造訪全球各地的燃料生產廠,按照他的估計,「如果來自中國或俄羅斯的供應被切斷」,朝鮮可以學會如何實現這種燃料的工業生產。

前國務院官員范迪彭說,朝鮮研發日益精密的導彈的這25年中,曾多次從外援那裡獲得過燃料、前體、配方和製造裝備。他說,朝鮮可能已經擁有了一定的能力,可以生產這種不穩定的燃料——即使偶爾會引發悲劇。

「我的猜測是,」范迪彭說,「朝鮮對傷亡率的容忍度相當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