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十九大後 習近平要進行可控清算的政改?有這事?

中共十九大代表新名單的出籠,引發各方解讀,部分習近平“宿敵”的出局,被看作是“中共高層妥協的產物”。但人們最為關切的問題仍舊是習近平有否可能“政改”?雖然這一提法被部分觀察家認為是“痴人說夢”。

中共每一次代表大會都有一個在黨內權力鬥爭中的所謂交接過程,後任黨魁在上任5年後,都會對前任黨魁的人馬進行清洗,以鞏固自己的權力並保證自己在落台之後能夠安享晚年,而這一過程在中共黨代會的代表人選中就可看出。

9月29日,中共官方公布了最新參加中共十九大的代表名單,共2,287名。與早前公布的名單相較,按中組部負責人給出的確切數字是27人有變動。這些變動的人有新近落馬的官員,也有因其他原因的出局的官員,海外評論員周曉輝在10月1日的評論中認為:十九大名單與中共每一屆黨代會的名單一樣,“不過又是中共高層妥協的產物”。

按照中共組織部門的說法,黨代表都是精挑細選,嚴格按照中共的規程篩選出來的,這些“選舉”產生的官員實際上是“內定”後,通過黨規的形式而出現的。

周曉輝在上述評論中也談到,今年的標準與中共十八的標準大致相同,只是這一次更強調了“要與習中央保持一致”而不是以往所稱馬列主義、毛思想、鄧理論、“三代表”和科學發展觀。

不過這些百里挑一的“政治先進性”的官員中,在被代表們“選舉”後進入中共中央,成為委員(候補)甚至政治局委員後,有的成為落馬老虎,在十八屆中央委員會成員中,先後有14名中央委員和15名中央候補委員被查、一名政治局委員(孫政才、副國級)被調查。

中共十八大以來,迄今立案審查的中管幹部240人,處分223人,移送司法機關105人。他們中有不少是十八大代表,是中組部負責人口中的中共“優秀分子”。

網路上流傳著這些落馬的官員是在派系爭鬥中提早被清算的說法,更有觀察認為,中共爛透了的體制中,全黨貪腐模式中,清官是鳳毛麟角。但也有評論認為,這一清算並未危及到中共政權。而習近平在清算貪腐官員的同時,大量啟用自己人馬,鞏固了自己的權力,將會施展拳腳。

曾任軍政大學政治研究室副主任、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的辛子陵前不久就向大紀元表示,習近平集權、思想入黨章等等不一定是習近平本人的意願,他“有更深遠的考慮”。而紅二代羅宇多次向習近平寫公開信,呼籲習近平拋棄中共一黨專制,走有序的民主化道路,至少五步:“解除報禁、解除黨禁、司法獨立、選舉、軍隊國家化”。

學者觀點:蘇聯解體值得北京借鑒

中共中宣部部長劉奇葆近日在“十月革命”的紀念會上聲稱;“蘇共解體的根本原因是背棄馬列和社會主義道路”。這說法再次遭到專家反擊。因為“共產黨政權垮台是歷史的必然”、“共產主義是不符合人類的”。

中共把東歐社會主義陣營崩潰一直看作是深刻教訓。但有觀點認為,這是習近平最好借鑒的方式。

早在2013年10月,學者何清漣就有評論認為,東歐劇變中,東歐國家:建構新社會秩序最成功。完成社會轉型,包含政治、經濟、社會三個層面的變遷。何清漣認為“政治轉型最容易”。她歸結東歐國家的清算認為,“讓共產主義制度及告密者聲名掃地的方法清算歷史,但保證了這些人的人身安全”。但事實上在東歐的倒共浪潮中,處於對共產主義的痛恨,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齊奧塞斯庫夫婦被槍殺、阿爾巴尼亞勞動黨總書記恩維爾•霍查類似“鞭屍”的結局。

然而,肅清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等方面的的過程則十分漫長。

何清漣因此給出建議認為,“從中共政治集團的政治安全考慮,蘇聯這種“老權貴帶入新社會”的轉型可謂損失最小獲益最大。”

她同時呼籲習近平“儘快啟動政治改革”。因為由中共政治利益集團主導政改,所謂“清算”,無論從範圍還是從程度上均可控制。

阿波羅網評論員“竇祈新”認為:結合中共十八大的清算模式來看,當習近平可控大局之後,中共國監委得擁有憲制地位,而將其獨立出來,成為制衡機構,習近平的政改也並非完全不可能。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評論員“在水一方”表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觀察到習近平有啟動政改的跡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歐陽理明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