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當年義和團為何在山西最火?

“神助拳,義和團,只因鬼子鬧中原。”光緒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農曆庚子年,一場“扶清滅洋”的愛國運動在山東、直隸至京城陷入狂熱。

整個華北大地上,中國歷史上你能想到的怪力亂神都下凡了:從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孫悟空到關二爺、趙子龍……義和團大師兄、二師兄四處設壇做法,“升黃表,焚香煙,請來各洞眾神仙”。

“奉旨愛國+神仙附體”的大師兄們所向披靡,殺洋人,燒教堂,扒鐵路,掐電線……誓消滅一切帶“洋”的東西。信教的,殺!戴眼鏡的,殺!打洋傘的,殺!隨身帶鉛筆的,殺!家裡有火柴的,全家殺!連光緒皇帝都被視為“二毛子”,差點被義和團沖入皇宮幹掉。

有意思的是,在這場“反帝愛國運動”中,最積極的既不是義和團發源地山東,也不是洋人聚集的直隸和帝都,反而是相對偏僻的山西為禍最烈。

山西共殺傳教士近200人、中國教民及其家屬子女1萬多人,焚毀教堂、醫院200多所,燒拆房屋兩萬餘間,是這場運動中死人最多的一個省。事後,清廷為此付出的撫恤金和喪葬費等賠款計四百餘萬兩白銀。

為什麼是山西呢?因為它有一個最“愛國”的封疆大吏——山西巡撫毓賢。

毓賢,史稱“清季之酷吏,當以毓賢為舉首”。其政治生涯起步于山東,47歲成為一線實職廳級幹部——擔任曹州(今菏澤)知府,雖不算少年得志,但提拔也不算晚。

曹州一代民風剽悍,盜賊蜂起,曾劫掠朝廷餉銀數萬兩。毓賢一上任,就開始辣手“打黑”,命人打造了十數個大木籠擺在署衙前,稱之為“站籠”。嫌犯關入其中,頭露出籠外,腳下墊磚數塊,然後慢慢一塊塊抽去,身體差的頂多撐半天,身體好的一晝夜斃命。未經審訊的嫌犯,關!往來的陌生人,關!長得像壞人的,關!上任兩個月內,死於“站籠”的就達370多人,毓賢卻大言不慚地說:“殺了這麼多,但盜風仍未絕跡,曹州人的確強悍啊!”最後,毓賢殺了上千人,人稱“毓屠戶”。

光緒二十五年(公元1899年)四月,57歲的毓賢升任山東巡撫。對於義和團,他最初視其為“匪盜”,堅決鎮壓。不準民間私立“大刀會”“紅拳會”,不準設場習拳,並殺害了義和團首領陳兆舉。後來發現義和團“仇洋排外”,他頓時覺得“其心可嘉,民氣可用”,態度來了個180度的轉變,親自將義和拳、大刀會等組織統一更名為“義和團”,正式將其認證為愛國組織,並讓義和團打出“毓”字旗號。

因此,稱毓賢是“義和團之父”不為過,他也自稱“義和團魁首有二,一為鑒帥(前任山東巡撫李秉衡),其二即我是也。”

一個省部級高官公然支持群眾“滅洋”,洋人當然不幹了。清廷迫於壓力,僅主政山東八個月的毓賢被撤換,改袁世凱接任。袁大頭是人精,一來就讓義和團現了原形。大師兄、二師兄不是說自己刀槍不入嗎?那好,擺下鴻門宴,酒足飯飽後,拿來洋槍當場驗證,砰砰砰,一槍一個透心涼,大師兄升天了。剩下的兄弟在山東沒法混了,轉直隸境內活動。

毓賢入京後,得到了保守派大員端王載漪、庄王載勛、大學士剛毅的欣賞。因想廢掉光緒而遭西方列強反對,慈禧此時也對洋人充滿了怨恨,並對毓賢所述“扶清滅洋”的義和團產生了興趣。1900年,毓賢被重新啟用為山西巡撫,其“忠勇愛國”的形象不僅老佛爺深信不疑,連太監李蓮英都說:“方今督撫中,惟毓賢一人可算盡忠報國。”

初到山西,毓賢發現群眾對大清興亡麻木不仁,革命積極性不高。於是命人打造了數百把鋼刀,上面刻上“毓”字,親贈給義和團,鼓動“仇殺洋教”,並給錢給物,款待若上賓。前幾天還被視為小混混的底層屌絲,突然受到封疆大吏的接見勉勵,搖身變成了“愛國棟樑”,還有錢財可拿,頓時流氓無產者對社團趨之若鶩。連小商販生意也不做了,相約加入社團,稱“盍習拳,習拳可立富貴。”

1900年6月,義和團大舉進入北京,在山西的毓賢開始主動出擊。他謊稱保護洋人及信徒,誘騙各地傳教士到太原集中避難,然後加以殘忍虐殺,婦孺嬰兒皆不放過,還親手殺死天主教山西北境教區正主教艾士傑。

許指嚴所著《十葉野聞》中,描述了當時的慘狀。毓賢先下令關閉城門,凡是佩戴十字架的全部抓捕,將傳教士老幼集中到署衙,“厲聲數教士惑眾之罪”,當場殺害40多人,其中包括10餘名幼童。在焚燒大教堂時,一名英國婦女抱著嬰兒逃了出來,跪著向圍攻的人說,自己每年醫治百餘中國人,希望放條生路。話未畢,兵士將其擊倒在地,推入火中,婦女掙扎而出,兵士再將其推入火中,最終母子化為灰燼。

如果有地獄的話,當時的太原城無疑是人間地獄。對自己的同胞,毓賢更加殘忍。《十葉野聞》中記載,法國天主教堂有200多名收養的童貞女,毓賢逼迫她們背教,不從,當即斬首二人,小女孩們仍不從。又令兵士選擇貌美者,欲行強暴,遭拚死抵抗,童貞女皆被殺害,“屍橫如獺祭,見者莫不慘傷。”

這些今天看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反人類罪行,毓賢卻認為是高尚正義之舉。他在給朝廷的奏摺中洋洋得意地說,洋人沒有一個漏網,只有一個洋女人,被割掉乳房後,逃走了並藏在城牆下,找到的時候,已經死了。對殺人的細節反覆回味,“毓屠戶”果然名不虛傳。

1900年6月21,慈禧太后發布詔書:向全世界宣戰,大清要抵制全世界!老佛爺因此成為人類歷史上唯一一個向全世界宣戰的領導人。

戰爭爆發了,作為大清的高級領導幹部與“愛國典型”,毓賢按道理應當立即帶兵出征,保衛帝都,剿滅洋人。

嘴上滿是主義,心裡全是利益。現實讓人大跌眼鏡,接到朝廷入京“勤王”的命令後,毓賢卻認慫了。私下派人散布“山西離開了毓大人就不能活”“除了毓大人,我們誰都不認”等輿論,磨磨蹭蹭,就是不出發。直到8月,八國聯軍攻破北京,慈禧倉皇出逃,毓賢才去救駕。

戰敗的大清只好談判,列強要求懲辦“戰犯”,將毓賢列為罪魁禍首。1900年9月,毓賢被革職發配新疆。1901年2月,行至蘭州時,將“毓賢即行正法”的詔書追上了他,正月初六,毓賢人頭落地。

一個“忠君愛國”的人能夠“為國捐軀”,按道理應該橫刀向天笑,視死如歸。結果毓賢節操全無,比義和團大師兄還不如。他先逼隨行的小妾自裁,還笑著說:“彼乃先驅狐狸於地下也。”貌似坦然,實為渣男。

毓賢最後自作輓聯:“臣罪當誅,臣志無他,念小子生死光明,不似終沉三字獄;君恩我負,君憂誰解,願諸公轉旋補救,切須早慰兩宮心。”

翻譯成現代漢語大意是“我先走一步,你們不要辜負這個時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遊歷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