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美國歷史性稅改來了!對中國有四大影響

由於更低的稅負環境,更透明的政商關係,以及對沖人民幣貶值的影響,在中國的美國資本,將更有動力撤離中國,尤其是在特朗普稅改法案里對海外利潤迴流的稅收框架的改變,會更進一步刺激美國公司的撤離。如果全球減稅浪潮真的形成,那麼除了美國企業,其他外資企業撤離中國的可能性也將增加。

這是全球經濟在2017年最後一個月最重磅的事件!

特朗普稅改法案在北京時間今天下午兩點,也就是美國當地時間周六凌晨兩點,獲得了參議院通過!投票比例為51:49。看得出來,議員們是在經歷了漫長而激烈的辯論後,才通過了該法案。

此前,眾議院已經通過一個版本的稅改計劃。而今天參議院的放行,正式標誌著美國近30年最大的稅法改革,即所謂的特朗普稅改法案,塵埃落定,獲得通過。

根據最新的美國稅改法案,美國的企業所得稅將從35%下調至20%,同時個人所得稅也會有不同檔級的下調。預計特朗普會在2017年底之前正式簽署批准稅改立法。

一、對美國的影響

首先對於特朗普個人而言,稅改法案的通過,對挽回其在國內的聲譽具有關鍵性決定性的作用。

自上台以來,特朗普在政治上並沒有做出多大成績。除了簽署一些行政命令之外,可謂‘一事無成’。特別是一開始雄心勃勃的醫改計劃,也在屢次努力受挫後,最終失敗。

而如今,稅改計劃的通過,將大幅提振特朗普的政治聲望,可謂挽救其於‘危難之際’。事後來看,特朗普的稅改法案,可能是其在任內最大的政治遺產,即使放在美國歷任總統的政績當中,也算得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其次,對美國經濟來說,稅改法案的通過,更是重大利好!

減稅將為美國經濟繼續強勁復甦,注入新的動力,是一針扎紮實實的強心劑。其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主要通過以下幾個方面體現出來:

第一,減稅會刺激企業投資。

降低企業所得稅,會間接提高美國本土產品在國內以及國際市場的競爭力,有利於美國公司獲取更多市場份額。最直接來說,減稅會增厚企業利潤,企業可用於再投資的資金增加,這會直接刺激企業的投資。

第二,減稅有助於刺激居民消費。

除了企業本身因為稅負降低後帶動的居民‘被動稅負’(即企業轉嫁給工人的稅負)的降低增厚居民收入之外,本次稅改法案也有直接針對居民收入降低稅負的措施。

根據美國媒體的報道,特朗普稅改法案將使得不同收入階層的居民都會獲益。

稅負的減少,意味著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這在消費主義盛行的美國,意味著總消費的增長。

而消費和投資一起,共同構成了一國宏觀經濟總量最重要的部分,而特朗普稅改對消費和投資,都具有很好的推動作用。

第三,美國跨國公司的海外利潤迴流。

特朗普的施政方案中,一直包括致力於促進位造業迴流美國,從而帶動美國就業和經濟增長。

如果沒有配套的稅改措施,在此前的‘屬人制’的稅法框架下,跨國公司海外利潤迴流,會面臨巨額稅負。這樣,自然不會有公司願意回遷。

在特朗普稅改法案里,‘屬人制’改成了‘屬地制’,也即是只要在海外已經繳稅,美國企業轉回本國就不用再繳,此舉會刺激美國企業利潤的迴流。

美國企業利潤的迴流,自然會帶動國內的企業投資和就業,以及最終居民收入的增長。

對於稅改帶來的可能影響,稅收基金會估計這樣的稅改計劃將令美國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增加逾9%,令實際薪酬增加8%,此外還能創造至少200萬份新的永久的全職工作。

二、對全球經濟的影響

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作為全球資本市場的核心腹地,如此重大的稅改政策,必將對全球經濟和資本市場造成深遠影響。

早在稅改法案剛提出之時,德國法國就紛紛發表聲明聲稱:“此舉將對本國企業造成嚴重衝擊,德、法無法接受特朗普這麼大規模的減稅”。

在特朗普減稅計劃正式得到立法通過並落地後,全球主要經濟體,都將不可避免地跟進,有望形成一輪全球減稅浪潮。

原因很簡單,美國市場的稅負降低,如果其他國家不變,逐利的資本自然會選擇成本更低的市場進行投資,其他國家就會面臨資本流失,投資降低,進而就業面臨壓力的問題。

事實上,在特朗普推出稅改計劃後,一些國家已經開始推出自己的減稅計劃來應對:

英國首相發言人表示,本屆內閣已宣稱,至2020年將企業稅下調至17%。在印度,莫迪政府推出了針對個人和中小企業的減稅計劃和稅種減並改革。

三、對中國的影響

主要有四點影響。

第一,刺激在華的美國資本迴流。

由於更低的稅負環境,更透明的政商關係,以及對沖人民幣貶值的影響,在中國的美國資本,將更有動力撤離中國,尤其是在特朗普稅改法案里對海外利潤迴流的稅收框架的改變,會更進一步刺激美國公司的撤離。

美國資本的撤離,一方面會降低就業和居民收入,但另一方面也給中國本土企業以新的發展機會。

事實上,在大量外資進入中國市場之後,不少本土企業因為管理、技術落後的原因,不得不面臨虧損甚至破產的問題。

比如中國的機床行業,就在外資巨頭(馬扎克、西門子、哈斯等)的競爭下虧損累累,一批本土企業最終破產倒閉。

外資的撤離,會給這些本土企業重新發展的機會。但沒有了‘鯰魚效應’,行業如何實現迭代升級,又將是經濟面臨的新的問題。

如果全球減稅浪潮真的形成,那麼除了美國企業,其他外資企業撤離中國的可能性也將增加,如果中國的稅費體系繼續錯綜複雜,稅負總量居高不下的話。

第二,資本外流的壓力。

資本外流的壓力,除了外資企業的利潤迴流和投資撤離之外,還表現為金融市場資本外流的壓力。

儘管中國自去年以來,實施了史無前例的嚴格的資本管制措施,但這一措施在國內經濟的兩大問題(房地產庫存和產能過剩)解決之後,將會逐漸回歸正常。放鬆資本管制,是人民幣國際化,一帶一路以及中國扮演負責任大國角色的必然要求。

隨著減稅計劃的實施,美國經濟將獲得消費和投資增長的強勁支撐,其經濟表現很可能會在全球範圍內一奇絕塵。屆時其資產價格的表現,也可能在經濟基本面的支撐下,優於中國市場。

資本追求更高更確定的收益,自然會有動力流入美國。

第三,人民幣重回貶值通道。

今年初以來,人民幣從6.9的水平一路高歌猛進,升值反彈至6.4的高點,又重新進入下降通道,貶值到最新的6.6.

在特朗普稅改落地後,疊加美聯儲持續的加息和縮表,我認為人民幣的貶值壓力,遠未釋放。未來的一段時間,人民幣將重回貶值通道,未來一年之內,有相當可能繼續回到7附近。

今年以來,人民幣的反彈,很大的原因是美元指數的持續疲軟。

而美元的走弱,又是因為金融市場從此前亢奮的‘特朗普交易’掉頭到另一個極端,即對特朗普政府極度失望,任何特朗普的負面新聞,都可以成為美元走弱的理由。事實上,我認為市場對這樣負面的風險(downside),有交易過度的可能。

如今特朗普稅改法案獲得通過,金融市場對美元的定價,可能會有一波糾偏式的反彈。結合美聯儲的加息和縮表,以及美國經濟基本面的持續走強,形成一波長期的美元強勢表現。

強勢美元,疊加資本外流的壓力,對人民幣來說,就構成了雙重的貶值壓力。

第四,中國的資產價格泡沫可能被動萎縮。

眾所周知,這裡的資產價格泡沫,指的是房價。

在‘凍樓’的行政干預與嚴格的資本管制下,資產價格的破裂,發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隨著美國經濟三大組合拳的持續施壓,中國資產價格泡沫,將持續承受被動萎縮的壓力。

這三大組合拳即是:加息+縮表+減稅。

邏輯簡單而清晰:

美國未來持續的加息會繼續拉大中國兩國的利差,這在利率平價的底層規律下,會對人民幣形成中期的貶值壓力。

中國為了維持相對均衡的利差水平,不得不在某個時點(可能在本月或明年上半年)被動加息(儘管中國央行的自主性在增加,但還遠遠未到可以脫離美聯儲獨立制定貨幣政策的地步),而(持續)加息往往是刺破資產價格泡沫最有力也是最根本的工具,效果相當於釜底抽薪。

縮表其實和加息的效果類似。簡單來說,就是美聯儲收回市場上過多的美元,這會對美元形成支撐。強勢美元會讓人民幣形成壓力,中國央行要保持匯率穩定,必須同樣‘縮表’,收回市場過多的人民幣。

只是在中國的縮表,更多地表現為商業銀行系統的去槓桿,而商業銀行去槓桿,最直接的影響,便是房地產的去槓桿。此部分在之前的文章中有詳細論述,不贅述。

參考:未來十年:房子謝幕,股權崛起(下)

而減稅的邏輯,則是通過降低美國企業和居民的負擔刺激投資和消費來刺激經濟增長,進而引導全球資本流入美國,進而也會對人民幣資產形成下行的壓力。

四、留給中國的時間還有多久

此前不久,英國央行已經啟動十年來的首次加息。而就在本周,韓國央行亦宣布近六年來的首次加息。而老大哥美聯儲在本月也將完成本年度的最後一次加息,在次之前,參議院通過特朗普稅改法案,可謂時機正好。

中國至今還沒有調整過基準利率,但在全球央行都在先後開啟加息通道的進程中,留給中國‘獨善其身’的時間並不會太多。

美國的企業和民眾,將在稅改法案落地後,獲得實實在在的好處,代價是美國的政府將面臨更大的財政赤字。從這個意義上,倒是真正的實現了‘藏富於民’。

而我們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