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楊紹政:真正的學者在專制統治者眼裡 都是刺頭

——哈耶克的教育思想淺談

什麼叫學者?通過我們對弗里德曼、亞當·斯密、哈耶克教育思想的梳理,會發現,這些人,要是在當權者眼裡或者在專制統治者眼裡,他們都是刺頭,是不是?你看弗里德曼把美國教育批評得一塌糊塗。亞當·斯密把老師,特別是在一些制度背景下的老師,他們不敬業,不關心學生批評得也是一塌糊塗。哈耶克也一樣的。所以反過來講,在實行專制統治的社會裡,弗里德曼、亞當·斯密、哈耶克絕對是專制統治的敵人,也是刺頭。

還有一位經濟學巨匠——哈耶克。弗里德曼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沒有?獲得了。亞當·斯密是是經濟學的鼻祖。那哈耶克是誰,知道嗎?他也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哈耶克有一本書叫《自由秩序原理》,你們讀過這本書嗎?這一本書是哈耶克的論文集,其中有一章哈耶克論述了教育與研究。他在這一章開篇就引用一個偉大的經濟學家約翰·穆勒的名言。我認為約翰·穆勒是偉大的,但是馬克思不認為約翰·穆勒是偉大的。我是讀過約翰·穆勒的《政治經濟學原理》、《論自由》和《代議制政府》三本書。讀了以後,我覺得他確實是偉大的經濟學家、政治學家。不要小瞧啊,這些人能夠名垂青史,名垂學術史,那不得了,我目前還沒有達到他們的水平。

約翰·穆勒說什麼呢?他說一個國家的教育不能由國家壟斷。教育由國家壟斷的話,這些國家的人民可能就接受的是同一個模式的教育。而這同一個模式的教育可能會控制這些受教育者的心智和身體,從長遠來看會對這些受教育者,對國家未來的發展會有非常大的危害作用。哈耶克在他的《論教育和科學研究》里也講到了整個教育如果由政府壟斷,那麼對人的個性的發展,對人的多樣化的發展都是有問題的。我建議你們也要去看。在這裡絕大部分學生如果真是懷抱著對知識的渴望而來,我推薦的這些東西已被放到公共郵箱,那麼你們就應該去閱讀。你們讀了沒有?沒有讀,對不對?

現在有的人覺得很後悔,為什麼要讓我來給你們上課呢?五十四個學時,有的老師上個三分之一左右學時,楊紹政卻要將全部時間上滿,搞得我們學習很辛苦。

告訴你們個好消息,你們想我少上課也可以了,我找到依據了。前幾天,評估中心主任告訴我貴大研究生院(據說有文件)說研究生課程的講課可以只要一半,也就是五十四學時,講二十七學時就可以了。那講夠一半我們就放假了,好不好?我沒有意見。但按照我的理解,這個是有問題的。老師不講的話,學生討論也應該有老師在場。老師和學生在互動討論過程中間來增長知識,讓學生的認知更加深刻。

按照這個說法,研究生的課程,類似三十六學時,上了十多個學時的現象就是正常的、合理的,因而也是普遍的。你們會經常見到。其它專業你們可以去問一下,他們是怎麼來上課的。大致情況了解以後,我們也不能完全責怪那個十八節課只上八節課的老師。這是一個普遍的注水的一個環境,只不過某個同學管不住嘴巴,剛好告訴楊老師了,被楊老師知道後講解了。

你們覺得十八節課上八節課的老師很不得了嗎?那我還要告訴你們一個真實的情況——G大學G學院的一名研究生告訴我,他們有一門課,學生和老師連面都沒見過,最後這個老師給他們每個人都打了很高的分數,然後他們這課名義上也就上完了。這個老師也可以獲得哪怕是很低微的課時費。你們想一下,這個老師單位課時的課時費是多少?假如五十多個學時的課他一節課沒上,他也可以獲得課酬,雖然很低,請問他實際的單位課時費是多少?是不是無窮大?這個是真實的案例。

這名研究生後來送了我一本郎咸平的書,而且還有郎咸平的簽名。我說你送也可以,不送也沒關係。他問為什麼?我說郎咸平在我心目中一錢不值。他說,啊,真的?郎咸平演講的門票幾百元一張,挺熱的。我說你們那是去看熱鬧。他郎咸平能跟我比嗎?就憑他的行為他都無法跟我比。為什麼?你們想一下,他的專業領域是財務管理。超出財務管理,他在其它領域到處亂講話。非專業領域,他講什麼啊?他有專業水準的發言權嗎?他說國有企業這樣不行,那樣不行。如果他真有一套邏輯,那也可以,但在我看來他真的是在胡亂講話,去誤導那些學生。

哈耶克的材料我已經發給你們了對不對?從哈耶克這裡你們要了解的一個最重要的學術思想就是教育不能被政府完全壟斷,這個是第一點。第二點,人的需求是多樣的,由政府完全壟斷的教育必然會導致人的單一的性格,單一的情趣,可能會導致對國民心智和身體的控制,這個是很可怕的。

哈耶克和弗里德曼的教育思想之間有沒有關聯?你們會發現弗里德曼他本質也是反對壟斷,反對教育被國家壟斷,被政府壟斷。他希望家長和學生有選擇權。弗里德曼沒有明確地講政府壟斷就一定不好,但哈耶克明確的講了,政府壟斷教育會導致對國民心智的控制,對受教育者心智的控制,乃至對受教育者身體的控制,這就是政府壟斷教育在哈耶克看來的危害。弗里德曼提出通過憑單的形式來增強學校之間的競爭。他提了方案的。哈耶克也提了方案。

既然不能由政府壟斷教育,那麼非政府可不可以來辦教育?這個我們可以來思考。甚至宗教方面可不可以辦教育?在談到宗教這個問題上,弗里德曼對宗教辦教育持謹慎態度。為什麼認為宗教不能介入教育過深呢?剛才我們講了政府可能控制受教育者的心智,那麼宗教可能不可能控制受教育者的心智?也有可能啊。所以這個地方的時候,哈耶克也有區別的。

什麼叫學者?通過我們對弗里德曼、亞當·斯密、哈耶克教育思想的梳理,會發現,這些人,要是在當權者眼裡或者在專制統治者眼裡,他們都是刺頭,是不是?你看弗里德曼把美國教育批評得一塌糊塗。亞當·斯密把老師,特別是在一些制度背景下的老師,他們不敬業,不關心學生批評得也是一塌糊塗。哈耶克也一樣的。所以反過來講,在實行專制統治的社會裡,弗里德曼、亞當·斯密、哈耶克絕對是專制統治的敵人,也是刺頭。

但要記住,真正的學者是社會的良心和良知,他們必須發現社會存在的真正問題,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進行批判性的認知。如果發現不了問題,全部唱讚歌,那才是危險的。

真正的學者蠻有意思。我發現沒有學者不是通過他們的研究看出社會存在的問題,或者說研究領域存在的問題,沒有哪個真正的學者不是這樣的。他必定是從中看出了問題,引起他的興趣來研究,來發言。

這是關於哈耶克的講解。哈耶克和我們這兒的講解有沒有關係?我們要杜絕注水文憑,文憑供給方和需求方都要是高度競爭的。哈耶克反對壟斷,反對政府壟斷。他的文獻和我的研究肯定是相關的,而且他不從經濟學角度,他從所有人的角度,你的教育由政府來提供,他必然不能滿足人們的多樣性需求。這個是哈耶克在這一塊的貢獻。這一塊的文獻我也放到公共郵箱了,不知道你們看了沒有?沒有看,我希望你們去看,去補上。如果我的課布置的作業你們真正按照要求去做,你們不是說要發文章嗎,這些東西出來了,自己寫了真正是可以發表的文章,你說在這個地方能不能學到知識,能不能增長見識?

好了,這就是哈耶克教育思想的文獻回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