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雙管齊下改變組織路線 封了基地 斷了經濟

據陸媒報道,共青團中央下屬兩家上市公司中青旅和嘉事堂將無償劃撥中國光大集團,方案獲高層批准。這是中共對共青團削權的最新舉措。此前11月份,北京官方正式拆除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標牌。這兩大舉動既封了共青團的組織基地,又斷了其最大的收入來源。有學者分析,習近平要改變中共之前的組織路線,共青團今後將只作為中共一個「群眾組織」而存在。

據陸媒報道,共青團中央下屬兩家上市公司,中青旅和嘉事堂將無償劃撥中國光大集團,方案獲高層批准。這是中共對共青團削權削錢的最新舉措。此前11月份,北京官方正式拆除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標牌。這兩大舉動既封了共青團的組織基地,又斷了其最大的收入來源。有學者分析,習近平要改變中共之前的組織路線,共青團今後將只作為中共一個“群眾組織”而存在。

近期,習近平不但封了共青團的組織基地,還斷了其最大的收入來源(網路圖片)

傳中青旅將併入中國光大集團

在停牌兩周後,中青旅於12月5日復牌。但中青旅未透露停牌公告中所提及的重大事項,僅稱該事項或涉及中青旅實際控制人的變更。

據新浪財經12月6日報道,共青團中央下屬兩家上市公司中青旅和嘉事堂,將無償劃撥中國光大集團,此方案已獲相關部門批准,不日將簽約。隨後中青旅遨遊網首席品牌官徐曉磊對21世紀經濟報道回應稱,此事目前沒有接到通知,以公司公告為準。

11月21日,團中央下屬兩家上市公司中青旅和嘉事堂相繼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該事項可能會導致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變更。

事實上,有關中青旅將易主一事市場早有傳言。2016年8月中共辦公廳曾印發《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方案中明確提出“改革團中央直屬單位”。

具體包括對部分直屬單位進行整合,移交與團關聯不強的生產經營類直屬單位,計划到2018年年底,直屬單位改革基本完成。

中青旅和嘉事堂是共青團中央目前僅有的兩家上市公司,由此也被認為將進行相應改革。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被拆牌

此前11月22日大陸網路消息稱,北京城管於11月21日8時始,正式拆除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的標牌。

北京城管拆除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標牌,保留中央團校(網路圖片)

北京城管委發文將前述活動定義為“拆除違規牌匾標識”,稱此舉是“落實習近平視察北京時的重要講話精神”。

據報道,拆除標牌的背後是成立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其中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部分本科教育將被納入中國社科院大學。

今年5月24日,新華社稱,中國教育部同意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為基礎,整合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本科教育及部分研究生教育資源設立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

隨後,中國青年政治學院表示,2017年將不再招收本科生。

11月20日,十九屆深改組首次會議通過《中央團校改革方案》,要求團校聚焦團幹部教育,剝離學歷教育。

中共現任、退休高層領導包括李克強、胡春華、陸昊,胡耀邦、胡錦濤、周強等人都擔任過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校長。

早在2015年,習近平就指出共青團處於“高位截癱”的狀態。2016年,中紀委巡視組批評共青團中央存在“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問題。今年9月,在中共發布的習近平論共青團工作一書中,習近平批評共青團,且用語罕見嚴厲,“空喊口號”、“形同虛設”、“四肢麻痹”。

分析:習近平打破格局任意任用官員

一直以來,外界一些媒體將共青團出身的官員通通歸為“團派”,這類官員有五十年代出生的令計劃、李克強、李源潮、汪洋,亦有六十年代出生的胡春華、周強、陸昊、秦宜智,既有中央層面的大員,亦有類似萬慶良、白雲等地方諸侯。

不過,一些專家觀點認為,所謂“團派”其實是有名無實的虛擬政治派系。

共青團今後將只作為中共一個“群眾組織”而存在(網路圖片)

比如人在美國的中共問題專家何清漣,去年8月曾在美國之音撰文認為,有人之所以認定“團派”的存在,是因為60、70後的省部級幹部不少出身共青團系統。她說,“我從不認為這些出身共青團系統的官員在中共政壇構成了一個派系,即使在胡錦濤任總書記的十年內,共青團出身的官員,例如李克強、李源潮、令計劃等都獲大力拔擢,但也不構成‘團派’。”

文章指,共青團系統一度成為中共培養接班人的基地,是當時的制度安排。團中央對團幹部的關照提拔,往往在他們從團中央轉任地方職務之後就結束了,他們今後再想晉陞,則需要重投靠山,進入新一輪權力博弈。這些人一般也不再與團中央保持利益紐帶關係。

何清漣還從李克強、李源潮、令計劃之間與胡錦濤的實際關係說明,“任職於共青團中央的官員之間既無共同的利益紐帶,也無一個願意維繫幫派利益的領袖,更無互為奧援的願望,將其稱之為政治幫派,實在有點勉強。”

何清漣認為,就本質而言,習近平將共青團邊緣化,與其說是要打擊所謂“團派”,還不如說他要改變中共之前的組織路線,結束共青團長期以來為各級中共黨委及政府輸送人才的政治使命,今後只作為中共一個“群眾組織”而存在。

她表示,習近平做出這種改變,主要是格於時勢。一是方便中央高層留誰不留誰的需要;二是治理亂世需要能吏、幹吏,習近平對能力平庸的共青團系官員必然產生不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