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怪事!毛的上海行宮:一夜之間草坪變菜園

毛澤東(右)和貼身醫師李志綏的合影。(網路圖片)

毛澤東是集古今中外人類歷史邪惡大全的一個傢伙。在他統治中國的二十八年中,有八千萬人喪生在他製造的政治災難中,國家更是被他搞得山窮水盡、千瘡百孔。中國歷史上有名的暴君殷紂王等和他相比,也只是小巫見大巫。可是他的殘暴不表現在表面上,別的暴君殺人用刀,而他只是動口。他微笑著,從容不迫、娓娓動聽的吐出一個個充滿了邪惡因素的政治名詞,就給人戴上了一頂頂形形色色的帽子,就成了異己,就像犯了彌天大罪,成為全民誅討的對象,頓時生不如死。許多人最終也難逃一死。即使死了,仍然是人民的敵人,死有餘辜,罪有應得,仍然要被鞭屍,株連九族。不但得不到同情,反而還要被吐上幾口唾沫。他唆使著人民自相殘殺,而他卻在一旁心滿意足的欣賞著這些殺人的表演。談笑間無數生命灰飛煙滅,真是吃人不吐骨頭。

可就是這個殘暴無比,給中國人民帶來無數災難的傢伙,卻被共產黨的宣傳機器塑造成東方的紅太陽,人民的大救星,籠罩在眩目的光環之中。人民把他當作神一樣的敬仰崇拜,發自內心的尊敬他,山呼萬歲,頂禮膜拜。這種欺騙宣傳深入骨髓,影響了數代人,流毒迄今。雖然後來毛被共產黨自己趕下了神壇,但仍然被共產黨當作祖師爺供奉著,他的滔天大罪被輕描淡寫為錯誤,仍然被掩蓋著。

就在毛玩弄權術、翻雲覆雨,將整個中國玩弄於股掌之時,有一個人謹慎沉默的伺立在他身邊,如履薄冰的陪伴了他二十二年,直到毛進了墳墓。他將毛看了個一清二楚,並在心中牢牢的記住了一切。後來,這個人掙脫了共產黨的樊籠,來到了美國,寫了一本書,叫做《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他就是李志綏。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展現一個真實的毛澤東在世人面前。(網路圖片)

這本書是歷史的一個見證,李志綏醫生忠實的記錄了他看到的一切,一個真實的毛澤東生動的展現在世人面前。毛的外衣被徹底扒下,毛的光環徹底褪色。他那扭曲的人格、卑污的靈魂、狠毒的心腸、狡詐的權謀、殘忍的手段、齷齪的舉止、荒淫無度、極其腐化的生活,全方位展現出來,一個流氓暴君的嘴臉徹底暴露無遺。毛深居宮中,又籠罩在耀眼的光環之中,世人很難知道他的真實生活。雖然毛作為一代暴君,共產魔頭,肯定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但如果不了解毛澤東生活中的一面,那麼這個暴君就不夠形象,就會流於概念化、臉譜化,對世人的震撼力也不會那麼強。李志綏填補了這一空白。這也是上蒼的苦心安排,這樣一個作惡多端的暴君,他的所作所為怎麼能不被真實的記錄下來呢?李志綏完成了他的歷史使命。相信那些深受共產黨欺騙宣傳,對毛仍崇拜幻想的人,了解了這一切後,一定會轉變思想。

據說共產黨的高官看了這本書後,一個個捶胸頓足,如喪考妣,像被挖了祖墳似的。他們深知這本書對毛澤東以至對共產黨形象的毀滅作用,因此對李志綏恨之入骨,罵他為叛徒。組織毛澤東身邊的工作人員寫文章,批駁李志綏,說李志綏造謠,內容不實,又組織了一批御用文人為毛澤東歌功頌德,出版了《紅牆內外》、《生活中的毛澤東》等書,極力美化毛澤東,為毛澤東漂白。其實這一切都無濟於事,李志綏著作的真實性不容質疑,這本書一出版,毛澤東就立此存照了。最後中共採用了流氓特務手段,將李志綏謀殺滅口,從中共這一系列過激反應可以看出,中共對李志綏先生是多麼的仇恨和恐懼。李志綏先生的這本著作,確實擊中了中共的痛處。

李志綏在書中提到了毛澤東的多處行宮,如西湖劉庄、韶山滴水洞、武漢東湖賓館、廣州小島招待所、上海的西郊賓館等等。張戎在書中也提到毛澤東有十五處行宮。這裡主要介紹一下上海西郊賓館的一些情況。

西郊賓館位於上海西部的一片密林之中,建於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這片密林面積很大,有數萬畝,在江南水網平原極為罕見,稱之為上海之肺,對於調節上海氣候,凈化上海空氣有很大作用。毛以前來上海一般都住在哈同賓館。因哈同賓館位於鬧市之中,毛感到不方便,而且哈同公館人員較雜,毛在賓館招待女友的消息也不脛而走,這讓毛深感不快,後來毛一度住在專列上,不肯下車。這引起了上海市委書記柯慶施的不安。柯是毛的心腹,在黨內的資格很老、地位很高,在上海更是一方諸侯。柯提議為毛澤東建造一座行宮,柯說:“毛主席是我們的偉大領袖。他老人家來上海視察工作,是對我們的關心,對我們的愛護,更是全上海人民的驕傲。可是我們卻不能為他老人家提供一個合適的休息之所。這是我們的失職,這是我們的犯罪,我們對不起他老人家,對不起全國人民,必須立即解決這個問題。”柯的提議很快得到毛的同意和中央的批准,為毛建造行宮的工作被列為上海一號工程,絕密的政治任務,抽調工程兵部隊晝夜施工,行宮也很快建成了。那時中國正處於大饑荒時期,餓殍遍地,人民的生活慘不忍睹,而上海卻在為毛大興土木。

毛的行宮從外面看並不起眼,多數是平房,也有幾幢小樓,星羅棋布的分布在密林之中。雖然是平房,可是卻極為講究,堅固結實、高大寬敞,裡面空間很大,裝飾陳設也極為考究,富麗堂皇、莊重氣派,材料大都由香港購來。房間的隔音效果很好,牆壁裝飾材料鋪有消音層;窗戶玻璃也使用了雙層防彈玻璃,從裡面可以看到外面,外面卻看不到裡面。

室內還建有毛澤東專用的游泳池,按摩室以及放映間等等。室外種了一大片草坪,還挖了一個水池,因毛不喜歡中式園林,所以室外景點布置有點西化,可以說是中西合璧了。行宮警衛森嚴,整個密林被列為禁區,設了三道警戒線,禁止外人踏入,最外的一道警戒線在密林外邊,通往密林的所有路口被放了崗哨,拉了鐵絲網,每隔一段距離還有崗樓;密林中間又設一道警戒線,拉了電網,隱蔽了許多暗哨;密林的中心,毛的行宮周圍更是戒備森嚴。通往毛的行宮只有一條公路,曲曲彎彎的穿過密林,途中更要經過多道檢查。整個行宮的警衛服務人員有六七百人。行宮建好後不久,大約在1961年,毛澤東就來到了上海。柯慶施小心的陪侍毛參觀了行宮,期望能得到毛的讚賞。不料毛不置可否,只冷冷的說了一句:“種這大片草有什麼用?種點糧食多好!”

毛的這句話使柯緊張萬分。柯立即將負責園林規劃的專家找來,商量怎麼辦,如何落實毛的指示。考慮到種糧食不大行,必須播種,見效太慢,於是決定剷除草坪,移栽蔬菜。柯將行宮的工作人員和不值班的警衛都召集起來,布置了鏟草坪種蔬菜的任務,為了不打擾毛,白天不能幹,只能在夜裡搞。並規定了一條紀律,不準喧嘩,不能影響毛休息,誰違反了紀律就處分誰。一整夜,柯慶施都守護在現場,小心翼翼的監工,有時還親自幫幫手。眾人一看不可一世的柯慶施都如此的緊張鄭重,更不敢怠慢,一個個誠惶誠恐的悶著頭幹活,忙碌了整整一個通宵,才將蔬菜種完。這時柯已是疲憊不堪,衣服上泥水斑斑。一直到日上三竿,毛才醒來,看到草坪沒了,種滿了蔬菜,對柯慶施讚賞的點了點頭,柯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這件真實的故事深刻的反映了毛的專橫霸道以及共產黨內那種等級森嚴的人身依附關係。柯是政治局委員,黨內元老,一方諸侯,也是威風八面、說一不二的人物。在毛的面前卻卑微恭順的像個奴才。

這座行宮一直是毛的專用。毛生前曾住過多次,江青也來住過,其他人,連周恩來都未曾住過。毛幾年來一趟,住一次也就是一兩個月,卻需要幾百人長年警衛守候,多大的浪費。毛死後,這座行宮一直閑置,陳雲和李先念曾小住過幾日。直到八十年代,鄧小平來到上海,住在西郊賓館。上海市委接待處的原處長向鄧小平反映了西郊賓館的管理情況。鄧也感到太浪費,批示賓館可以對外開放,接待外賓、貴賓及中央領導人,西郊賓館才開始利用起來。後來賓館又經過了擴建改建,逐漸名聲在外。

毛在統治中國的二十八年中,很少住在北京,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全國各地的行宮之中,過著帝王般奢侈的生活。老百姓的生活,人民的疾苦,他漠不關心,盡情享樂。對那些煩瑣而具體的國家事務,更是不屑一顧。他自己不幹正事,卻對那些想干點實事的人指手畫腳,橫挑鼻子豎挑眼,上綱上線。他關心的只有他的權勢地位。他呆在幽暗的行宮之中,成天算計的都是如何鞏固他的權位,如何打擊他的敵人,如何讓人民臣服於他的淫威。這就是毛澤東的真實寫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