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楊寧:李長春曾慶紅賈慶林酒後真言透信息

江澤民的〝大內總管〞、前中共國家副主席兼中央黨校校長的曾慶紅在江西省政府賓館借酒消愁,並在喝完一瓶白酒後摔酒杯罵娘、罵中共,並說:〝來世不入黨、不革命、不當官、不結婚、不要錢。〞還說:〝那就太平了,沒人會罵,沒人會眼紅,沒人會掘祖墳。〞顯然,其已經意識到了因為自己的罪孽,死後很可能遭遇祖墳被挖、遺臭萬年的命運。

中國有這樣一句諺語:上賊船易,下賊船難。這話同樣應驗在跟隨江澤民惡事做絕的江派諸多高官身上,尤其是那些曾任政治局常委的高官,如李長春、曾慶紅、賈慶林等。只是時光不能倒流,他們只能在酒後吐露真言。

近日,因長期做李長春秘書的中科院副院長張江被免,李長春的一些往事再被媒體披露。有媒體援引香港《爭鳴》雜誌2016年4月號的文章,稱其2015年冬南下到珠海避寒期間,私下一度大發雷霆,聲稱自己遭遇〝雙寒〞:一是指天氣,廣東當時遭超級寒流以致罕見下雪;二則指政治方面的,稱過年竟然沒有一位省部級幹部上門拜年,令其感到顏面掃地。

此外,李長春還抱怨稱,他向有關部門提出要乘坐高鐵(包專列)到西南散心,但被告知說要安排在三月底。李因此惱羞成怒。

另據當年《爭鳴》9月號的消息,李長春退休後選擇在家鄉大連居住,每晚喝紅酒解愁。他還逢人就說:〝我這一輩子是當了大官,但用黃河水(河南)、珠江水(廣東)、渾河水(大連)都洗不清莫名罪過。〞

如果報導屬實,用三條江河水都洗不清罪過的李長春,到底犯了哪些大罪?事實上,早在其在河南任一把手時,就劣跡斑斑,被河南省原省紀委四位委員控告至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會、中紀委乃至最高法院,原因是其嚴重瀆職,通過發展所謂的〝血漿經濟〞,造成數十萬人感染愛滋病並使疫情蔓延,一萬多人得不到治療或複發而死。

但是在江澤民的庇護下,緊隨其迫害法輪功的李長春被塞進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文宣,並由此利用手中掌控的輿論工具,大力詆毀法輪功,使得江的群體滅絕政策實施得更加瘋狂。這樣的大罪的確是無法饒恕的了。至於其家族貪腐資料,相信中紀委已掌握了不少。

同樣是據《爭鳴》雜誌2013年的報導,江澤民的〝大內總管〞、前中共國家副主席兼中央黨校校長的曾慶紅在江西省政府賓館借酒消愁,並在喝完一瓶白酒後摔酒杯罵娘、罵中共,並說:〝來世不入黨、不革命、不當官、不結婚、不要錢。〞還說:〝那就太平了,沒人會罵,沒人會眼紅,沒人會掘祖墳。〞顯然,其已經意識到了因為自己的罪孽,死後很可能遭遇祖墳被挖、遺臭萬年的命運。

說到曾慶紅的罪惡,與江澤民一樣也是罄竹難書。據外界披露,曾除了協助江掌握大權並毒死楊尚昆外,最大的一筆血債就是為江鎮壓法輪功出謀劃策,並賣力參與鎮壓,藉此向上攀爬。比如,為了挑起中國老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曾慶紅與江澤民、羅幹等一夥等在2001年1月23日下午炮製了〝天安門自焚案〞嫁禍法輪功,以為迫害法輪功製造藉口,並導致使迫害升級,眾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和被非法關押,甚至幾十萬人被非法活摘器官。除此而外,曾慶紅還多次坐鎮地方,親自指揮迫害法輪功。也因此,曾慶紅成為江澤民〝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犯罪集團的核心人物和四大幹將之一。

而曾慶紅貪財好色、曾家貪腐的醜聞早已滿天飛。2010年,香港一家媒體發表了一篇題為《曾慶紅家產百億元——眾元老批曾富豪是偽君子》的文章,內中披露了很多鮮為人知的秘密。比如,在當年的10月9日,也就是曾偉的豪宅在澳洲引起震蕩之際,在北京西山中央招待所召開了〝老同志特別組織生活會〞,曾慶紅在會上進行了自我檢查,承認了自己的3大錯誤和過失,即一是退休後,生活上搞特殊化,追求享樂……留下污點;二是對自己家屬管教松垮、放縱……;三是對自己家屬、親屬在工作上、經濟上、戶籍上的不合理要求,作了特別安排,在社會上造成惡劣影響。但對曾偉的巨額資金的來源和如何運送出去的,曾慶紅隻字不言。

至於借酒澆愁、酒後吐真言的除了李長春、曾慶紅,被曝出的還有江派另一個大員全國政協前主席賈慶林。香港《動向》雜誌2015年12月號消息稱,賈慶林在10月下旬回故鄉期間,在地方政府招待宴請時老白乾高粱酒喝多了就發洩開罵:〝我已經退下快三年,網路上、信函上罵我的、揭我家底沒停過,常委、主席又不是我爭著做的,XX的,真見鬼。〞賈摔酒杯、拳擊桌子發酒瘋被警衛抱住。

〝不是爭著做高官〞的賈慶林被視為江的心腹。1996年的廈門遠華案背後的主角就是賈慶林和江的大秘書賈廷安。在江的庇護下,賈慶林步步高升,1996年,賈被調到北京任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2002年再被江塞到中央政治局常委,2003年~2013年任第十、第十一屆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江澤民其人》書中提到賈慶林如何當選中共政協主席時講道:中共臨近十屆人大、政協〝兩會〞召開,被江內定為十屆政協主席的賈慶林,迫於壓力正式以書面形式,以健康為由,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請辭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職務,與妻子返回家鄉〝休養〞,但被江嚴詞拒絕。江澤民說,你要下台了,我就完了。可見江有不可告人的經濟犯罪沒有披露出來。江利用賈,賈保護江,他們之間的利害關係可見一斑。

據媒體報導,當時中共北京市委在國賓館設宴,慶賀市委書記賈慶林晉陞暨歡送。賈慶林在宴會上默不作聲,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五糧液,還自言自語地說:〝不是我賈慶林要高升⋯⋯〞直到醉倒。

除了與江沆瀣一氣,在經濟上形成利益共同體外,賈慶林也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同謀。自從1999年7月中共鎮壓法輪功以來,賈慶林經常表示支持和鼓勵迫害法輪功學員,也因此,他被告上國際法庭。

無疑,江派這三個重要大員酒後吐露的真言透露出的信息是:他們已知自己罪孽深重,並將萬劫不復,現在不過是苟延殘喘。而另外那些惶惶不可終日的江派高官們,如張德江、劉雲山、羅幹等,是不是也是如此呢?只是既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