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周恩來告誡全黨緊跟毛文革 批瞿秋白是叛徒要逐出八寶山

——周恩來狠批瞿秋白:是叛徒要逐出八寶山

也就是說順毛者生,逆毛者亡。周恩來「晚節不忠,一筆勾銷」的觀點,對於位數不少的幹部無疑敲響了警鐘,只有順從毛澤東的旨意,不可違背,從而為文化大革命的發動創造消除了重大阻力。周恩來不僅死心塌地的做毛奴,而且愛屋及烏,做江奴亦心甘!文革中所有被專案組迫害的成千上萬的人,周恩來都是身體力行的執行毛澤東的旨意,忠實的充當了第一打手角色。

1962年,毛澤東批評1935年已被蔣介石殺害的中共早期領導人瞿秋白“晚節不終”“自首叛變”。與瞿秋白過從甚密的周恩來迎合毛澤東旨意,往瞿秋白頭上大潑污水。1966年5月21日,周恩來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講話時提到:“蓋棺不能定論,火化了也不能定論,像瞿秋白就是一個叛徒,他臨死時寫了一篇《多餘的話》,這篇講話在香港的一個雜誌上發表了,意思是說我不應該參加政治活動。李秀成也是一個叛徒,李秀成的自供就看出了,戚本禹同志寫文章批判過,不因為他死了就是烈士,我提議把瞿秋白從八寶山搬出來,把李秀成的蘇州忠王府也毀掉。這些人都是無恥的。毛主席的一家,毛澤民、毛澤覃,毛主席的愛人楊開慧烈士,這些人是真正的烈士,這才是領袖的家庭。”

瞿秋白臨刑前在福建長汀涼亭留影

關於周恩來對於文革的發動知不知情,官方的的說法是說周恩來不知情,周總理對“文化大革命”缺乏思想準備,對毛主席發動這場“革命”的深層想法不太清楚,周恩來是被動的捲入這場狂風暴浪之中的。〔1〕事情果真如此嘛?事實上周恩來從羅瑞卿事件就開始涉入,並非對文化大革命的發動不知情,反而是積極的向毛澤東表態,全力支持文化大革命。

1965年11月30日,在林彪給毛澤東寫的那封信中說:“有重要情況需要向你報告,好幾個重要的負責同志早就提議我向你報告。我因為怕有礙主席健康而未報告,現聯繫才知道楊尚昆的情況,覺得必須向你報告。為了使主席有時間先看材料起見,現先派葉群送呈材料,並向主席作初步的口頭彙報。如主席找我面談,我可隨時到來。”而正是周恩來告訴林彪關於毛澤東決定整楊尚昆。〔2〕在11月1號,楊尚昆到西華廳同周恩來談話。楊尚昆對周恩來說:“許多事情你都了解,有些問題只有你知道,也有些事情你不了解……照目前事態發展下去,可能將來要處分我,甚至開除我的黨籍。”周恩來說:“不至如此,你放心。”〔3〕根據王力的回憶,毛澤東在65年夏天就當著周恩來的面痛罵楊尚昆,並責問楊尚昆為什麼還不走。〔4〕在楊尚昆同周恩來談完之後,在12月10號離京到廣州。

在上海會議召開過程中,周恩來親自布置機組人員攜帶武器把羅瑞卿“押送”到上海,防止羅瑞卿叛逃。〔5〕周恩來告訴吳法憲要嚴格保密羅瑞卿到上海的事情。吳法憲告訴周恩來羅瑞卿曾經打電話到北京找吳法憲,周恩來告訴吳法憲不要接羅瑞卿的電話。這個時候彭真正好打電話來找吳法憲,周恩來阻止吳法憲去接電話,並告訴吳,不要接,就說找不到你,彭真可能是來了解會議情況的。吳法憲表示對此很不理解。〔6〕可見從楊尚昆到羅瑞卿,再到後來的彭真,周恩來都是知情的,並且在上海會議期間對彭真採取了封鎖措施。1965年12月15日上海會議結束當晚,在錦江飯店舉行了文藝晚會,在演出的中間還安排了舞會。舞會當中,周恩來忽然提議葉劍英給大家唱評彈,實際上當時許多幹部都非常緊張,周恩來卻難得有如此興緻讓廣東人葉劍英唱評彈!周恩來用這種特殊的形式表示對毛澤東整羅的衷心擁護和支持,也為原來受過羅瑞卿的氣而感到舒心開懷。〔7〕

1966年3月28日至30日,毛澤東同康生連續三次談話。毛澤東嚴厲批評彭真主持起草的“二月提綱”混淆階級界限,不分是非。中宣部是閻王殿,要打倒閻王,解放小鬼;中宣部和北京市委包庇壞人,壓制左派,不準革命。並表示:我歷來主張,凡中央機關做壞事,我就號召地方造反,向中央進攻:各地要多出些孫悟空,大鬧天宮。“五人小組彙報提綱”是錯誤的,毛澤東要求支持左派,建立隊伍,進行文化大革命,批評彭真同志、中宣部和北京市委,包庇壞人,如果繼續這樣下去,要中宣部解散,北京市委解散。康生後來在5月5號和6號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表示毛澤東的這三次講話貫穿一個中心問題:中央到底出不出修正主義?現在已經出了,彭羅陸楊,田家英、鄧拓、廖末沙都是,向中央進攻,要進行文化大革命。

3月31號,康生奉毛澤東之命回到北京並且當日將三次談話紀要給周恩來彭真看並彙報四個小時。一九六六年四月二日,周恩來不僅正式寫報告給毛澤東,用來表明自己的態度,以及為貫徹落實毛的指示而準備採取的措施。報告中說:遵照主席指示,提出高舉無產階級文化革命大旗,徹底批判文史哲方面的反動學術思想,徹底揭露這些學術權威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資產階級立場,嚴格看待這是奪取文化戰線上領導權的問題,以利興無滅資,組織自己隊伍,打倒反動學術權威的鬥爭。並擬按此方針,起草一個中央通知,送主席審閱。同時,指出前送主席審閱的五人小組報告(即“二月提綱”--作者注)是錯誤的,擬由書記處召開五人小組擴大會議,邀集上海、北京有關同志加以討論,或者進行重大修改,或者推翻重寫。同時,周恩來特意用打電報的方式告訴毛澤東以示鄭重,表示對毛澤東給以堅決的支持。〔8〕

而就在不久之前,1966年3月中旬在杭州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期間,毛澤東想在這次會議上以搞“獨立王國”的罪名,一舉解決彭真的問題,打掉劉少奇在政治上的左膀右臂,但在常委內部試探了周恩來、鄧小平的態度後,卻得不到兩人積極的響應。〔9〕但是僅過半個月。周恩來卻私下背地裡拋開其他常委做如此表示,後果動機可謂非常惡劣。

在中央常委中,周恩來示第一個作如此表示,以示忠心。毛澤東在中央常委中打開了第一個缺口。陳雲曾經對文化大革命之所以為什麼發生如此表示過:黨內民主集中制沒有了,集體領導沒有了,這是“文化大革命”發生的一個根本原因。〔10〕而周恩來則是向毛澤東臣服的第一幹將,離開中央集體率先表示同意錯誤意見,因此對於文革的發動,周恩來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遠遠不是僅僅用被動的捲入,說了幾句違心的話那麼簡單。周恩來做的不僅單純表示向毛澤東效忠,而且變本加厲,拿出實際行動來擁護對毛澤東的支持。

4月10日中共中央以中發[66]211號文件批轉《林彪同志委託江青同志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紀要》,批語說這個紀要很好,很重要……不僅適合軍隊,還適合地方。4月16日,周恩來認為此批語一般化,對紀要的評價不夠。陳亞丁根據周恩來的口述重新起草了個批語。江青找劉志堅、張春橋、陳亞丁做了推敲修改,22日劉志堅送周恩來審定。5月2日,中共中央辦公廳發出通知廢止211號通知,10日用新批語代替,但是時間仍落款為4月10日。新批語相對與舊的,著重增加了“社會主義文化大革命的意義和重要性,毛主席一向十分重視文化戰線上的階級鬥爭,毛澤東文藝思想示社會主義文化大革命的方向”等重要內容。〔11〕

4月9日至12日,中央書記處開會,周恩來指出彭真的“路線”是錯誤的,是同毛主席的思想對立的,是反對毛主席的。〔12〕1966年4月16日周恩來參加了毛澤東在杭州主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會議集中批判了彭真。周恩來並且代表中央同彭真談話三次,指出其所犯錯誤。〔13〕毛澤東敢於趁劉少奇出國訪問之際拿彭真開刀,這同周恩來的支持是分不開的。

5月1日,周恩來在歡迎阿爾巴尼亞領導人謝胡的大會上,發表講話指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現階段我國社會主義深入發展的關鍵問題,是關係全局的問題,是關係到我們黨和國家命運和前途的頭等大事。〔14〕

在隨後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鑒於毛澤東多次談到要防止反革命政變,周恩來建議林彪做一個關於政變的講話,這就是林彪說:“常委的其他同志要我先講”的由來。〔15〕戚本禹在論及5月政治局擴大會議的過程時說,這次會議,名義上是劉少奇主持,實際上,起核心作用的是周恩來,筆者認為周恩來比劉少奇更能領會毛澤東的意圖。在林彪講話之後的第三天,周恩來在5月21號著重講了三個問題:(一)防止反革命政變問題。(二)領導和群眾問題。(三)保持晚節問題。〔16〕其實,周恩來不僅大講特講防止反革命政變,還大力吹捧林彪,號召全黨群眾要緊跟毛澤東毛澤東走,為黨和人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個以毛澤東是非為是非的做法,試問周恩來的黨性跑到何處,這與做毛奴又有何二樣?

周恩來開宗明義的講,“同意許多同志的講話。完全同意林彪同志的講話,講的很好”。……。“什麼叫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壞處是使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在各方面竊取了領導地位,奪取了領導權。可以看出產生修正主義國內原因是主要的。”“林彪同志講的亞非拉地區六十一次政變,也可以看出國內因素是主要的。在社會主義革命的歷史時期,存在著階級鬥爭。主席在七屆二中全會就講了‘糖衣炮彈’,一九六二年十中全會就講得更明確了。一九六三年四清至現在發現基層有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可以看到一個地方,一個部門,一個時期,修正主義可以成為當權派。”……“(筆者注,周恩來在此很批彭、羅、陸、楊)彭、羅、陸、楊是一個一個地奪取我們的陣地,有筆桿,有槍桿、有黨權。第二是防止修正主義發生政變。第三要防止修正主義的軍事政變。我們的三防與陸定一的三防不一樣。對政變的危險,同意林彪同志的講話,中央與地方與中央為主、國內與國外以國內為主,黨內與黨外以黨內為主……”“一種是搞政變。搞資本主義復辟,然後再推翻……。彭、羅的問題可以發到縣、團討論,以後逐步深入到群眾中去的。”

引人注目的是,周恩來傳達了毛澤東在5月5號會見阿爾巴尼亞領導人謝胡時談到發動和進行文化大革命的所採取之策--“剝筍”政策。毛澤東說:那些舊人有一部分鑽到黨內來,暫時潛伏不動,待機而起。等於赫魯曉夫潛伏不動,待機而起一樣。第二個可能就是剝筍政策,一層一層地剝掉,剩下的是好的,把壞的剝掉。從一九二一年到一九六六年四十五年了,我們就初步地剝了一遍,剝掉了不少反動的:陳獨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張國燾、張聞天、高崗、饒漱石、彭德懷、羅瑞卿、彭真等等前後幾十個中央委員,還有睡在我們身邊沒有發現的。

周恩來講:“另一種是不斷地清除修正主義,‘剝筍’不斷出現,不斷清除。出是肯定的,出來後可採取剝筍的政策,這樣可以避免修正主義復辟,這就是我黨當年對國民黨的政策。一九二七年以後,國民黨分成左、中、右派,中間的轉化為右派的剝筍,但並未實現這個政策。現在用到無產階級專政直到共產主義實現,這是發展規律。如新中國成立以來,一次是高饒事件。二次是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事件,‘四大家族’是第三次了(筆者注--這是黨內第一次把彭羅陸楊作為一個反革命集體對待),對他們都是採取剝筍政策,修正主義不可能得逞,使我們國家不出修正主義。主席說:‘他們得支氣管炎,吃五十片葯就消滅了細菌’。事情是兩種可能,或者我們被他們打倒,或者我們剝掉他們。一種是得逞,一種是剝掉。想一想,不採取剝筍政策,不剝掉,不清除,我們的國家、黨不知怎麼樣了。前後三次事件都是結合起來的,彭和高都是個人利害衝突,不清除他們,他們的陣地會越來越大,這是很危險的。揭開‘四大家族’,奪回他們所佔領的陣地是剝削政策的勝利,是毛澤東思想的勝利,應該慶祝。現在世界上有些國家好象風平浪靜,不採取剝筍政策,‘死水一潭’是不成的,修正主義搞政變,基礎是一文一武,掌握筆杆子、槍杆子,兩個都佔領了就動手,但最重要的是黨權,彭是大黨閥。防止修正主義竊取我們的黨權,防止修正主義的重點要放在上邊、中央、黨內、國內。”“林彪同志講的那一段歷史,一方面要記住政變之多,另一方面要相信北京出了政變總會有黨、國、領導軍隊造(反)革命反的人,要有信心,高舉毛澤東思想紅旗,團結在毛澤東同志周圍,堅持不懈地採取剝筍政策,世世代代傳下去。毛澤東思想是馬列主義的頂峰,毛澤東思想是帝國主義、資本主義走向滅亡,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走向勝利的這個偉大時代的頂峰,就是最高峰的意思,毛主席與列寧一樣是天才的領袖,是世界人民的領袖……彭(真)是高山倒馬桶……,從最近二十三條下達後,彭打出反左的旗號,完全取消四清的一條黑線,不反對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

此外,周恩來在這裡大力褒揚林彪。周恩來:“……‘三家村’、‘前線’反黨反社會主義出現在這個時期,他們採取相同的立場、思想、主張、目標是向黨向社會主義地起進攻,進攻的目標是林彪同志,針對毛主席,首先砍掉毛主席的左右手,這不是偶然的,不是巧合,羅是大比武出現的,陸是夫妻老婆店發現的,他們的共同點是反對突出政治,反對毛澤東思想,反對工農兵學習毛主席著作,在這個時期他們出來反對林彪同志,因為林彪同志對毛澤東思想提得最早,舉得最高,發揮最多,用的最活,做得最力。一九六二年七千人大會,林彪的講話是最有分量的的講話。高舉毛澤東思想,提出了活學活用,四個第一,……‘四大家族’原形畢露,事情不簡單,鬥爭剛開始。我們的陣地一個一個地被奪走了,現在要一個個地奪回來。他們打著紅旗,散布了大量毒素,他們是見不了天日的,我們要把毛澤東思想交給群眾。……彭、羅、陸擺出一付一貫正確的姿態(彭說他既非教條主義,又非經驗主義),驕傲自滿,自高自大,從無自我批評,同主席和林彪同志從不談東北的問題,個人主義勝過黨性,對他提過意見的人,他恨之入骨,永遠不忘。”

最後,周恩來告誡全黨:“蓋棺不能定論,火化了也不能定論,像瞿秋白就是一個叛徒,他臨死時寫了一篇《多餘的話》,這篇講話在香港的一個雜誌上發表了,意思是說我不應該參加政治活動。李秀成也是一個叛徒,李秀成的自供就看出了,戚本禹同志寫文章批判過,不因為他死了就是烈士,我提議把瞿秋白從八寶山搬出來,把李秀成的蘇州忠王府也毀掉。這些人都是無恥的。毛主席的一家,毛澤民、毛澤覃,毛主席的愛人楊開慧烈士,這些人是真正的烈士,這才是領袖的家庭。‘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要跟著毛主席。毛主席今天是領袖,百年以後也是領袖。晚節不忠,一筆勾消。學毛著,作筆記要和自己的革命歷史聯繫起來,作總結,有的人擺樣子,不讀毛著,拿起來讀一段就痛心了。要返回來讀三十本書。”

“晚節不忠,一筆勾銷”,也就是說順毛者生,逆毛者亡。正如聶元梓在訪談中表示:毛澤東從沙發上起來,他趕緊去攙扶。有這個必要嗎?不是有下面的人嗎?你超過了你的身份了嘛。毛澤東看什麼圖,周恩來跪在地上給毛澤東講解。說明他還有奴才的本質。不僅去扶毛澤東,而且江青下樓,周恩來都趨步往前,扶其下樓!可見,周恩來不僅死心塌地的做毛奴,而且愛屋及烏,做江奴亦心甘!〔17〕(吳法憲回憶到,周恩來帶黃永勝和吳法憲等人前去找江開團結之會,周恩來要黃等人在樓下等候。江青一開門,周恩來趕緊上前扶江青下樓。)那麼無論毛澤東如何非法妄為,周恩來都是要惡毛之所惡、打毛之欲打,是名副其實的毛澤東的第一打手,文革的第一幫凶。無論是從建國時期的高饒事件,還是1959年的廬山會議批彭德懷(關於彭德懷所受的迫害同周恩來的關係,可參閱拙著:《周恩來與彭德懷在1967年受到的迫害》),到文革初期的彭羅陸楊,文革中的迫害劉少奇一案,楊余傅事件,賀龍之死,文革中所有被專案組迫害的成千上萬的人,周恩來都是身體力行的執行毛澤東的旨意,忠實的充當了第一打手角色。在執行過程中,從來沒有提過異議,這說明周恩來是非常心甘情願的為虎作倀,助紂為虐!並以此向毛澤東表示“忠毛到死”,迫害別人則成為自己可以獲得死後不被鞭屍,臉上不會被畫叉叉的必要行動了,也可以稱得上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了!

當516通知發布之後,周恩來在6月底訪問阿爾巴尼亞。周恩來在周恩來在1966年6月27日在地拉那群眾大會上發表長篇講話,“目前,我國的億萬工農兵群眾,廣大革命的知識分子,以毛澤東思想為武器,正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粉碎資產階級的代理人篡奪黨和國家領導的陰謀。這是一場挖修正主義根子的鬥爭,將進一步鞏固我國的無產階級專政,包括在文化領域內的專政。我國廣大人民,正在徹底破除幾千年來剝削階級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18〕雖然陳伯達修改和審定的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在6月1號的人民日報上發表,但是陳伯達再也沒有公開表示過如此意見,但是周恩來除了在地拉那表示支持,而且在隨後的幾個月內多次表示要橫掃牛鬼蛇神!兩次公開表示贊同陳伯達的意見。〔19〕

1966年,毛澤東要成立中央文革小組指導文革。周恩來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提議陳伯達擔任組長,提議毛澤東的妻子江青擔任第一副組長。〔20〕當毛澤東在8月4號下午和劉少奇刀劍相見之後,決定換馬。周恩來對毛澤東提攜林彪的想法心領神會,積極推薦林彪成為黨內排名第二的領導人。根據吳法憲的回憶錄,當時的副主席名單是林周二人,但是周恩來把自己的名字勾掉,以突出林彪的副統帥和接班人地位。在以後的文革歲月里,周恩來多次公開自豪地提及這件事,說林彪“是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最好,跟毛主席跟得最緊的,我推薦他為副統帥”。周恩來而且可以不顧歷史的真實,公開篡改朱德和毛澤東在井崗山會合的歷史,把中共南昌暴動中只是連長的林彪說成是率領部隊和毛澤東會師的領導人。他說:“林彪同志南昌起義失敗後,帶領部隊上井岡山,一直在毛主席身邊戰鬥。所以我說南昌起義的光榮代表應該是林彪同志。”

但是林彪知道接班人是“燙手山藥”,極其勉強為難。根據吳法憲的回憶,當林彪到達北京時候,是周恩來和汪東興上飛機同林彪談話,力勸林彪。但是當毛澤東對林彪說:“你現在身份不一樣了,應該有個登台演說才好啊!”但是林彪知道這是毛澤東要他表態,攻擊劉少奇等,林彪以不明就裡為由推辭不幹。周恩來表示可以找別人代寫。於是周恩來找雷英夫談話,要其為林彪準備講稿。〔21〕

綜上所述,周恩來對於文革的發動,並不是不知情,而是對於毛澤東的部署率先帶頭表示支持,堅決支持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由於周恩來自身的地位,“晚節不忠,一筆勾銷”的觀點,對於位數不少的幹部無疑敲響了警鐘,只有順從毛澤東的旨意,不可違背,從而為文化大革命的發動創造消除了重大阻力。〔22〕周恩來非常善於揣摩毛澤東的想法,而且以毛澤東的喜好做為自己行為的準則,成為文革第一幫凶則是歷史的必然!

注釋:

〔1〕力平《文化大革命中的周恩來》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3頁;劉武生《周恩來的晚年歲月》人民出版社2006版;

〔2〕FrederickC.TeiwesSunWarren《theTragedyofLinBiao》universityofHawaiipress1996

〔3〕劉明鋼《楊尚昆與周恩來:相識相知50年》《黨史縱橫》2003年第4期

〔4〕王力《王力反思錄》

〔5〕康庭梓《專機師唯一一次帶槍執行任務》;吳法憲《吳法憲回憶錄》

〔6〕吳法憲回憶錄

〔7〕張佐良,“公安部長羅瑞卿被逼跳樓致殘被人放入籮筐游斗”;佟言《黨史博採》(紀實版)《陳泊:被毛澤東譽為“福爾摩斯”的情報奇才》2006年第10期(周恩來在建國之初過問兩陳的案件但是羅瑞卿根本不理周恩來,而且還出言不遜)

〔8〕程前《文革漫談》哈佛費正清圖書館第158-165頁;高文謙《晚年周恩來》

〔9〕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高文謙訪問彭真秘書項淳一談話記錄,1984年1月6日

〔10〕《陳雲文選》第246頁

〔11〕程前《文革漫談》哈佛費正清圖書館第158-165頁

〔12〕《天翻地覆慨而慷》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大事紀(2)1967年10月7號《東方紅報》

〔13〕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周恩來年譜(1949-1976)》下卷

〔14〕《天翻地覆慨而慷》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大事紀(2)1967年10月7號《東方紅報》

〔15〕余汝信《與戚本禹面對面》

〔16〕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周恩來年譜(1949-1976)》下卷(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7),頁32

〔17〕《文革女將聶元梓談周恩來》,吳法憲《吳法憲回憶錄》

〔18〕1966年6月29日《人民日報》第三版

〔19〕關於周恩來的講話,可以參閱宋永毅編寫的《中國文化大革命文庫》光碟;程前《文革漫談》存於哈佛費正清圖書館手稿第5篇《三個搞不通》

〔20〕李肅《回首文革》

〔21〕Macfarquhar,Roderick《Mao‘sLastRevolution》,theBelknapPressofHarvardUniversityPress,2006

〔22〕鄧小平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發言中就特彆強調周所提出的保持晚節的重要性,說:“保證不打自己的旗幟,這是最根本的一條。這樣就是在一些路線性質的問題上犯了錯誤,我們也比較容易改正。這一點,恩來同志的態度是值得我們學習的,他不斷地講(周恩來插話:也還要警惕。),人人都要警惕。只要不搞個人野心,不搞個人主義,不打自己的旗幟,我看總可以跌倒了爬起來,慢慢地跟上。”1966年5月25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選自第602期《華夏文摘》增刊(2007年10月8日出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