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崔士方:越南出了個「薄熙來」

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

越南居然也會有薄熙來?這是大家都很好奇的事情。12月8日,越共前政治局委員、中央經濟部副部長丁羅升被起訴和拘留,成為越共史上最高級別的落馬官員。丁羅升被指控的罪名是濫用職權、貪污。

越共當前的高層架構與中共不同,沒有政治局常委,只有政治局委員,而這位現年57歲的丁羅升曾任越南國家石油和天然氣集團黨委書記(嘿,石油幫!)、越南經濟中心胡志明市的市委書記。於是就令其同時具備了周永康和薄熙來的特徵,既被稱為越南版“薄熙來”,也被稱為越南版“周永康”。

丁羅升的落馬頗有幾分戲劇性。他是去年1月的越共十二大才首次進入越共政治局,但是風光了才一年多,就在今年4月被處分,被免除政治局委員職務,從南部重鎮胡志明市調到了北部的越南首都河內,改任越共中央經濟部副部長。

正在外界以為丁羅升只是被小受懲戒的時候,就傳來了其被捕的消息。只能說,4月份的“安全著陸”假象,實際就是調虎離山。

而前中共政治局委員、兩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孫政才被抓,都是當局借其到北京開會突然下的手,只不過中間沒有過渡期,直接就把人拿下了。可見對擒拿位高權重的地方大員,中越的處理手法並無本質的區別。

但是,丁羅升和薄熙來的倒台,其背景卻有很大的不同。

因地理和歷史上的原因,版圖呈現“一條扁擔兩個籮筐”特徵的越南,其領導層一直存在很明顯的“南北黨”之爭。

丁羅升出身於南部,曾擔任“南部籮筐中心”胡志明市的一把手,是典型的“南黨”。問題是,接替丁羅升任胡志明市書記的越共政治局委員阮善仁,也是名副其實的“南黨”,而且阮善仁同時兼任近年來勢力愈發強盛的越南祖國陣線主席(近似於中共政協主席,但實權大不少,並非花瓶)。這樣一個替換,只會令“南黨”的陣營更加強大,如果用“北黨”壓制“南黨”來解釋,顯然是說不通的。

相比之下,薄熙來的仕途終結,是習近平陣營與干政不止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勢力之間對決的直接結果,是一種時間線上的前後脈絡,而非地理上劃地分肥之爭。此後,雖然薄熙來換成暗藏“江色”的孫政才,但薄的潛在能量非孫可比,江家勢力實際明顯被削弱。孫在5年後也被拿下,江家在重慶的殘餘勢力幾乎被清零。

所以說,雖然越共領導層在近年加大了反腐力度,也有很多富豪和官員被捕,但越共抓大老虎的背後,其權斗的色彩,比當前中共習江陣營生死相爭的格局要弱得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