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韓媒冒死實拍中國活摘器官 成群中東人付高價使館結帳

—— 韓國調查紀錄片《殺了才能活》 揭中共活摘器官(視頻)

近日,韓國電視台播放一部近期冒死拍攝的,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和良心犯器官黑幕的調查紀錄片。其中一家是韓國人去得最多的地方,至今韓國人只需要3個月的簽證就能移植成功,還能有家人在酒店式的病房陪住。尤其恐怖的是現在越來越多的中東人,赴中國大陸做器官移植,而中東大使館有參與其中。

近日,韓國電視台播放一部近期冒死拍攝的,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和良心犯器官黑幕的調查紀錄片。其中一家是韓國人去得最多的地方,經阿波羅網記者查證,應是天津第一醫院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此紀錄片曝光這些活體供體都是從年輕人身上摘取的,至今韓國人只需要3個月的簽證就能移植成功,還能有家人在酒店式的病房陪住。

尤其恐怖的是現在越來越多的中東人,赴中國大陸做器官移植,價格比其他國家人和中國人貴,而中東大使館有參與其中。而據國際組織調查,並發布調查錄音顯示,中共前商務部長薄熙來、原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都說是江澤民下令執行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

韓國媒體調查的韓國人移植數最多的醫院:

天津第一醫院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

11月15日,由韓國最大日報社《朝鮮日報》旗下的電視台、韓國綜合編成頻道四社之一的“TV朝鮮”,播放了該台節目組製作的紀錄片《調查報告7》。該片以“殺了才能活”為題,揭露了自2000年以來,約有兩萬名韓國患者去中國大陸接受了器官移植手術,而所移植的器官大多數是來自中國的良心犯,特別是從法輪功修煉者身上強摘器官。

阿波羅網報道,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下令全面鎮壓法輪功修煉者。從2000年開始,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數字開始狂飆上升。

突然升起的器官移植“蘑菇雲”。本圖是根據中國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和全軍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提供的數據而勾畫出來的趨勢曲線。

1997-2007中國肝和腎移植數量

圖片來源: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等曾在國際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上發表的文章《中國器官移植的政策》。(此圖是在原圖的基礎上,把黑條框所示的肝移植數量用白條框累加到腎移植數量上,並用紅線勾畫出增長趨勢)

TV朝鮮電視台調查,韓國人從本世紀初開始去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在中國大陸,有資質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有169家,其中,韓國人去的最多的有8家。

其中有一家醫院每年約有1000名韓國患者光顧。紀錄片中描述說:“假設其它7家醫院所光顧的韓國人患者的總數與這家醫院相等,那麼意味著每年約有2000韓國人患者在中國接受器官移植手術。”

“儘管做肝臟移植平均需要3億韓元(相當於181萬6千476元,27萬4千550美元),腎臟移植需要2億韓元(相當於121萬零983元,18萬3千033美元),但在三年內仍然有約3000人接受了器官移植手術,這也僅是在一家中國醫院。”

TV朝鮮調查攝製組成功地到中國大陸當地T醫院,捕捉到進行移植手術的韓國人、主刀醫生,還有幫助引導的朝鮮族護士。

韓國患者赴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手術從2000年度開始。紀錄片中說,假設前面的器官移植平均數持續5年,就意味著約有1萬韓國患者在中國大陸接受過器官移植手術,如果持續10年,就約有2萬人。

“據傳最多韓國人光顧過的醫院,其移植中心由兩棟樓構成。國際診療中心特殊病房、急診移植手術室赫然在目。”

韓國紀錄片還披露:“當前外國人在中國境內的器官移植手術屬於非法狀態,但這裡的國際醫療中心,在兩棟樓中卻佔據較大的比重。

據阿波羅網記者調查,該紀錄片中披露的醫院應該是天津第一醫院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

除了醫院外景一致外,在紀錄片中描述的該醫院的位置,同中國地圖上天津的位置一致。

 

紀錄片披露更多驚人信息

除了現有的被證實的信息,韓國媒體的這個最近拍攝的記錄片,還披露了更多的驚人的信息。

視頻15分46秒處開始——只用年輕人的器官:“老人的器官我們不用,我們也會選擇的。站在患者的立場是都是那樣,都想要年輕的好的器官,誰也不想要老年人的器官。”

“11分23秒”處患者家屬述說選擇來中國做移植手術的理由:“在韓國怎麼等也沒戲,且肝病又等不了那麼長時間,器官供體是從別的地方來的,當然我也不知道這個別的地方是哪兒,從摘除器官到過來大概兩個小時,應該是坐救護車拿過來的吧。這程度就算是比較滿意的結果吧。以前有更多的捐贈者,最近因為醫院能做手術例數降低的同時,手術價格也飛漲上去了。”

“我看著好像有三個價位,中東人價格、其他外國人價格、中國人價格。”(11分50秒)

“據說最近中東患者比韓國患者更多一些。”(16分59秒)

“那位是中東人,手術費用的結算直接在中東大使館做。”(17分35秒)

“昨天3個腎4個肝。”(13分00秒)

“13分25秒”處開始:“外國人在別的地方做不了移植手術,中國政府禁止了嘛,從奧林匹克那時候開始。有國家政策。”“但是我們移植中心不是規模大嘛,不是一個科室,而是個中心國家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國家要是知道肯定會不同意。但是我們不是患者多嘛,所以來一些外國人我們也會適當的做著。”

據海外中文媒體2006年報道,一位參與摘取法輪功學員眼角膜的主刀醫生的妻子安妮(Anni)和媒體人皮特(Peter)在美國首都華盛頓麥佛森廣場舉行新聞發布會,使得活摘器官的驚天黑幕首次在國際社會上曝光,引起國際社會極大關注。

紀錄片中還披露,“外國人在別的地方做不了移植手術,中國政府禁止了嘛,從奧林匹克那時候開始。有國家政策。”

“15分”處開始:“要想更快安排手術的話,需要向我們基金會捐款。也就是說為了儘快手術,在支付正常費用之外,再額外捐款。

“十萬人民幣,1500萬韓元……腎臟價格是1億2000萬到1億4000萬韓元。如果那樣(捐款)的話,出現器官供體時會有選擇優先權。”

韓國媒體紀錄片

“我會跟院長說有人要提供手術費以外的捐款,如果院長點頭就可以加快手術進程。”

“14分50秒”處開始:“有的需要等待一個星期,有些人不到兩天就可以做手術。有需要等時間長的,有等一個月、一個半月的,快的有等一個星期、幾天的。”

“16分07秒”處開始:“那邊16層是我們醫院的賓館,右側那個,患者家屬會住在那裡。”“手術後可以在賓館一樣的環境療養。或是給我們介紹外國人專用病房。”

“19分39秒”處開始:“這是我們韓國人來的地兒,不是誰都能進來的。這16層必須要有卡才能進來,這層專門是給韓國人準備的。”

“申請了三個月的簽證來的。就算再晚,兩個月之內也會做。”

“中國的醫生不負責摘取器官,有專門負責摘取器官運送到醫院的團隊。這裡的醫生只負責手術,他們也不知道器官從哪裡來。”

“在韓國有隻要換了腎就能活下去的人有很多,都是因為沒錢或者是不知道相關信息而死的,或者是錢再多要是不知道這個醫院也會死。”

兩個鮮活的例子;證明器官供體來自法輪功信仰團體

紀錄片中說這些移植器官的人還時常在一起聚會。

一位剛做完肝移植手術的老人說:“以前我因為肝病而經常卧床,兒子看到後硬是把我帶到中國來了。因為只是肝不好,其他器官都沒問題,所以兒子硬是帶到這兒來的。”

另一個退休公務員說:“我們公司的職員17年前拿1億元過來做移植手術來著,手術後出了什麼問題呢,不是說換了肝嗎,但胰髒的口兒被堵住了,但是在韓國做不了手術,所以又從新來中國打了個孔。”

“臟器移植的病人一般都是賣了房子過來的,不管怎麼樣,都是不想死而來嘛。因為只要到這兒就可以活著回去。”

此外,紀錄片中,TV朝鮮電視台記者採訪了首爾C醫院某教授,他親口承認給韓國人介紹過中國的器官移植醫院(25分13秒處)。

“我只是拜託過中國醫院,至於那個醫院怎麼操作就不太清楚了。”(25分30秒)

而另一家醫院的醫生說(26分14秒處):“就中國器官移植來說,死刑犯好像是個問題來著,這死刑犯受到宗教鎮壓,且成為了國際話題,所以因為這個成了倫理問題。也就是……是死刑犯,還是一般犯人,所以之後我們就停止了。”

當知道那些人是普通犯人後,醫生的回答(26分43秒處):“為什麼要後悔哪。設身處地想想,如果您是患者要是不做肝移植活不了一年,而且身體疲勞,會不會接受肝移植……”

紀錄片引用了遼寧省一個知情警察披露的信息:中共活摘一名女法輪功學員器官。

紀錄片說:中共當局在2008年奧林匹克前夕,禁止了針對外國人的器官移植手術,但是仍有部分中國大陸醫院目前還在不受任何制裁的,堂而皇之的進行著針對外國人的器官移植手術。

而韓國“赴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患者只不過是數量上減少了而已,但其狀如故,等待供體時間,之前也好,現在也罷,最多兩個月”。

在TV朝鮮調查紀錄片的片尾,這名記者說:“在採訪途中,一位負責非法器官移植的中介醫生的話猶在我耳邊,他說,‘雖然非法,但如果你的家人快要死了,需要器官移植,你會怎麼辦。’ 但那位在活著的情況下被非法摘取了器官而死的那個女法輪功學員的家人,他的話卻深深刻在我的心上:‘不要和魔鬼做交易!’” 

調查錄音:薄熙來、白書忠說出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音頻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知情人鮑光(化名)就向海外媒體提供了一份錄音文件,並對此進行了說明,在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隨同中共總理溫家寶訪問德國漢堡時,在電話中向中共駐德國使館一秘親口承認是江澤民下達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命令。對提問“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你的命令還是江澤民的命令?”薄回答:“江主席!”

2006年9月13日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訪問德國漢堡時的錄音,錄音中薄熙來承認是江澤民下達了活摘法輪功習練者器官的命令。

錄音中一個自稱是中國駐德國使館一秘的人向薄熙來詢問,是誰下達了活摘法輪功練功者器官的命令。以下是電話錄音記錄:

接線生:晚上好!漢堡Atlantic Kempinski酒店。我的名字是xxx(從錄音上聽好像是德語David Monte的發音)

一秘:晚上好!請給我接房間5……不,452號(從錄音上聽好像是452的德語發音)。

接線生:客人姓什麼?

一秘:薄

接線生:請稍等。

薄熙來:喂,喂,喂,誰呀?

一秘:是薄熙來部長嗎?

薄熙來:您是哪呀?

一秘:我是使館,我是使館一秘呀。

薄熙來:嗯。

一秘:有點緊急事呀,今天德國外交部下午跟我們說了一下,有一個事情得澄清一下。

薄熙來:嗯。

一秘:就是,就是說呀,當初您在遼寧這個當省長時,因為這涉及到明天的會見嗎,他們想澄清一下。就是說,當初您在遼寧當省長時侯,就是,是江澤民、江主席下的命令,還是您參與的,就是說這個,關於把這個法輪功這個活體摘除器官這個事情,是您的命令還是江澤民的命令?薄熙來:江主席!

一秘:他們德國外交部要核對。就是說,如果要是,您要是參與了這個事情,他們有一些會見,他們出席的規格可能就有所變動。就說,因為是他們法輪功遞交了一份……(被薄熙來打斷)

薄熙來:你不要再說了,你找你們馬大使(時任中國駐德國大使馬燦榮)說。

一秘:不是,馬上這個事情,他們今天下午剛遞交了,給我們了一個照會,就說……(又被薄熙來打斷)

薄熙來:你就找馬大使,你不要找我。這事你們的馬大使處理不了嗎?

另外,原軍隊總後衛生部長也說是江澤民直接下令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

二零一四年九月,原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長白書忠向追查國際調查員承認:“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應該說,就是開展腎移植的不單是軍隊一方……”

調查錄音記錄稿如下:

白書忠:喂?

調查員:是原總後衛生部白書忠部長嗎?

白書忠:啊,你是哪裡呀?

調查員:我們有一些情況想向您了解一下……

白書忠:你怎麼著,你是?

調查員:……啊?

白書忠:你什麼時間?有什麼事?你說,

調查員:是這樣,在您擔任總後衛生部長的時候啊,摘取在押法輪功人員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這件事情,是當時的總後部長王克布置的任務?還是軍委直接下達的命令哪?

白書忠:當時是江主席啊,

調查員:嗯,

白書忠:有一個批示,就是說,

調查員:嗯,

白書忠: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

調查員:嗯,

白書忠:就是人員賣腎,做手術,這個……應該說,就是開展腎移植的不單是軍隊一方。

調查員:我們也得到了一些情報,就是說當時,聯勤部還負責關押了一批法輪功在押人員的器官供體,是不是?

白書忠:這個,這個當時的話,我覺得,起碼在我印象中,當時,是吧,因為當時江主席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

調查員:你們和這些聯勤一分部、二分部包括聯勤四零分部,他們負責的軍隊醫院有沒有直接領導和被領導的關係?

白書忠:我們對這幾個軍醫大學就能掌控的,咱們總後直屬單位幾個軍醫大學,反覆要求……因為那時江很注意這個問題,很重視這個問題。

調查員:誰很重視這個問題?

白書忠:江啊,當時,江在位的時候,

調查員:嗯,

白書忠:還是很重視這個問題,都有批示的。

調查員:您是從在九八年至二零零四年擔任這個……

白書忠:對,對,對,擔任衛生部長,總後衛生部長,九八年到零四年。

調查員:行吧,我們先初步了解這些。

白書忠:行,行,好,好,以後有機會,有什麼事你問我,沒問題啊。

調查員:行,好,謝謝,再見。

白書忠:再見。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