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士方:「國旗隊」變臉 習改鄧江胡舊制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崔士方:「國旗隊」變臉 習改鄧江胡舊制

從小了說,帶有「去江化」的味道。這與習近平打掉江在軍中的「哼哈二將」郭伯雄、徐才厚,通過軍改,把江時期的私家軍——武警部隊徹底改為中央軍委建制,其實是一脈相承的。從大了說,習則是有試圖一步跨越鄧、江、胡的更大意圖。而鄧再前是毛,一旦觸及到毛,就會出現一個分岔口,如果跳不出毛留下的死結,一切改制都將被毛背後的共產主義這個邪靈吞噬。

2018年新年伊始,大陸網站炒得最熱的不是什麼各地跨年活動,也不是國家主席新年致辭,而是“國旗隊”變臉後的第一次升旗。

原本,筆者也是以為,隨著武警統一歸中央軍委建制後,“國旗隊”和禮炮部隊也就是換了一身制服而已,“歌照唱、舞照跳”。但就實際結果來看,遠不止於此。

“國旗隊”的變臉,官方的用詞並非“轉隸”,而是“調整”。升旗儀式實際已完全由三軍儀仗隊接管,出場人數從36人升至66人(每月第一天為96人),扛旗和護旗的從單一武警制服變成了海陸空三種軍服,升旗儀式改為與軍樂團結合,天安門城樓增加了8名號手,升旗的程式也完全改變了。

至於原來“國旗隊”的人馬,即使獲“收編”,估計地位也會下滑,變成“儀仗隊”的次等角色。

從“三軍儀仗隊”的最高出場規格有151之多來看,遠大於武警“國旗隊”的36人,“儀仗隊”吞併“國旗隊”顯然是具備足夠大的“胃”的。

在文革結束後的5年,負責升旗的是北京衛戍區警衛二師。鄧小平復出並於1981年擔任軍委主席後,馬上著手整頓軍隊和裁軍,警衛二師的幾個團被改編成武警北京總隊支隊,所以從1982年12月28日開始運作的“國旗班”也相應變成了武警部屬。

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江澤民出任軍委主席。面臨人心盡失局面的中共,開始在升旗儀式上打主意。1991年5月,“國旗班”突然大升級,配備了62人的武警軍樂隊後,人員更從3人一下子擴張到100人,升級後的“升旗禮”很快成為了中共“凝聚民族認同”的北京游必備節目,吸引了大量中共與中國不分的民眾去觀看,慢慢演變成了一出精緻的洗腦“舞台劇”。

如今回頭看,“升旗禮”的鋪張設計相當符合愛好排場的江的口味,倒不太像偏向實用主義的鄧的安排。

此後的升旗程式,基本就固定下來了。其後35年(包括胡錦濤當軍委主席的8年),雖有換新式制服、改配鍍鉻禮賓槍等,都沒有對格局有特別大的改動。

踏入2018年,習近平驟然將“國旗隊”由警轉軍。如果僅是把舊的“國旗隊”簡單轉隸到軍隊,這並不出奇。但用近乎完全捨棄舊人的方式,交由“三軍儀仗隊”徹底接管,並搞出全新的模式,內里就有文章了。

這與當年的“升旗禮”升級背景已大不相同。習改變的是鄧江胡三代形成的定製,更精準的說,是以江的口味設定的體制。

從小了說,帶有“去江化”的味道。這與習近平打掉江在軍中的“哼哈二將”郭伯雄、徐才厚,通過軍改,把江時期的私家軍——武警部隊徹底改為中央軍委建制,其實是一脈相承的。

從大了說,習則是有試圖一步跨越鄧、江、胡的更大意圖。而鄧再前是毛,一旦觸及到毛,就會出現一個分岔口,如果跳不出毛留下的死結,一切改制都將被毛背後的共產主義這個邪靈吞噬。

而分岔口的另一條支線,則是拋棄共產黨、走向民主法治。

習會何去何從呢?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