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胡平:謝陽也是英雄

謝陽是維權律師。我嘗言,維權律師是我們時代的英雄。就因為他們選擇了做維權律師。有些人在法庭上英勇不屈豪情萬丈,他們自然是英雄,是大英雄;有些人做妥協認錯,有些人甚至違心地認罪,只要沒有出賣別人,他們就仍不失為英雄。因為他們畢竟參加了維權事業,他們的正義感和道義勇氣就已經遠遠超出眾人,他們的以及他們家人的付出就已經遠遠超出眾人,他們經歷的艱難和承受的風險就已經遠遠超出眾人。他們當然也是人中之英、人中之雄。維權律師都值得我們敬仰,有些值得更敬仰,有些值得更更敬仰。

謝陽(忻霖提供)

“709大搜捕”:“屠夫”吳淦獲判8年,同案謝陽免予刑事處罰。

吳淦是大英雄,自不待言。我要說的是,謝陽也是英雄。

和世間很多事物一樣,英雄也是分等級的。戰鬥英雄不是還分特等功、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嗎?

我們知道,在美國,戰俘都可以被當作英雄。美軍甚至設有戰俘獎章。資深參議員、2008年共和黨推出的總統候選人麥凱恩就得過戰俘獎章。麥凱恩參加越戰,當了5年半(1967年10月-1973年3月)戰俘,期間備受折磨,毒打,單獨監禁,幾度瀕於死亡,還曾試圖自殺。越共得知麥凱恩的父親是海軍上將,執掌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統領越南戰場所有美軍,特意在1968年6月向麥凱恩表示可以提前釋放。但被麥凱恩拒絕。麥凱恩堅持美軍行為準則中“先進先出”原則,不願意比那些關押時間更長的戰友先走。於是他又在戰俘營過了三年多,直到戰爭各方簽訂巴黎和平協約後才獲釋。

在2015年總統大選期間,川普曾表示對麥凱恩被當作英雄不以為然。川普說,麥凱恩只不過是因為是戰俘而被認為是英雄。他還說,“我更喜歡那些沒有被敵人俘虜的人士。”此話一出,就連共和黨內都有很多人表示譴責。川普事後又改口道“我認為被俘虜的人都是英雄。我不喜歡麥凱恩在參議院中所做的工作,他並沒有為退伍軍人爭取福利。”

當然,美國人也不是把所有的戰俘都當作英雄。美軍訂有行為準則,明確規定軍人被俘後可以做什麼和不可以做什麼,例如,不可以出賣情報出賣戰友。由於越共的殘暴,絕大多數戰俘最終都有一定程度的屈服。麥凱恩在被俘初期也曾有過屈服。在遭受殘酷折磨後,瀕於崩潰的麥凱恩錄下反美宣傳“供詞”並簽字,由於他的“官二代”身份,越共還拿著他的屈服大做文章對外宣傳。事後,麥凱恩一直為此困擾,感到讓他的祖國、家人、戰友和他自己蒙羞。但總的來說,麥凱恩在戰俘營的表現很英勇,是戰俘營反抗勢力的重要成員。除了戰俘獎章,麥凱恩還得到過很多別的軍人獎章。

謝陽是維權律師。我嘗言,維權律師是我們時代的英雄。就因為他們選擇了做維權律師。有些人在法庭上英勇不屈豪情萬丈,他們自然是英雄,是大英雄;有些人做妥協認錯,有些人甚至違心地認罪,只要沒有出賣別人,他們就仍不失為英雄。因為他們畢竟參加了維權事業,他們的正義感和道義勇氣就已經遠遠超出眾人,他們的以及他們家人的付出就已經遠遠超出眾人,他們經歷的艱難和承受的風險就已經遠遠超出眾人。他們當然也是人中之英、人中之雄。維權律師都值得我們敬仰,有些值得更敬仰,有些值得更更敬仰。

另外,我們也要看到,即使在同一領域,英雄也是分方面的、多維度的。以維權律師為例,有的人在打官司方面很出色,堪稱專業典範;有的人面對高壓很英勇,足當道德榜樣。他們是維權律師這一領域中不同方面的標誌性人物,他們都是英雄,是不同方面的英雄。世間並非只有絕對的善和絕對的惡這兩種極端。善並非只有唯一的一種,在每一種善中還有不同的方面或曰維度,還有程度的差異。評價人和事,除了正確的價值觀,還要有多維度,還要有分寸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