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經典微小說:另一種善良

韓城是個走村串巷賣水果的年輕人。這天,他騎著三輪車,帶著滿滿一車水果來到上湖村。誰知生意還沒開張,手機突然響了,是父親打來的。父親焦急地說:“城子,奶奶快不行了,你快回來,遲了就見不到最後一面了!”

韓城一聽嚇得魂都沒了,馬上掉轉三輪車,可剛蹬了兩步就停下了,他家在鎮上,從上湖村到鎮上有二三十里路,這要是慢吞吞蹬到家,奶奶能等到他嗎?

恰好路旁有一戶人家,這戶人家的院門旁有棵大樟樹,院內有個中年人正喝著茶,韓城忙叫道:“大叔,求您幫我個忙!”

中年人走出來,客氣地問道:“什麼事?你說。”

韓城一臉焦急地說:“大叔,是這樣的,我奶奶突然不行了,我得馬上趕回去,可三輪車成了累贅,所以我想把車子和水果先放您這兒,回頭再來拿好不好?”

大叔一聽,痛快地說:“沒問題,東西放在我這你儘管放心,快回去吧,路上別急!”

韓城連聲道謝,然後飛跑出村。謝天謝地,恰好有一輛計程車經過,韓城忙攔住車,一時間只恨身上長不出翅膀。

悲傷和忙碌的三天一晃過去了。奶奶入土為安了,韓城這才想起三輪車的事,忙坐車來到上湖村,找到那戶人家一看,院內沒人,然後一眼看到自己的三輪車,可韓城頓時傻了眼:車上空空蕩蕩,水果全沒了!

水果哪去了?答案只有一個:被那看似憨厚的中年人給賣了,或者吃了、偷偷分了。跟中年人要?沒有任何證據,再說打也打不過、罵也罵不過。只能自認倒霉吧。

好在三輪車還在,只怕遲了連三輪車都給扣下了。韓城瞅瞅四下無人,忙騎上車,一溜煙地跑了。

從此後韓城就再也沒去過上湖村,他對那個村子的人徹底寒了心。過了一段時間,韓城又裝了一車水果來到另一個村子──跟上湖村一湖之隔的下湖村。也真是倒霉到家了,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回生意剛開張不久,懷中手機又響了,是母親打來的:父親跌了一跤,把腿摔斷了!

韓城一時欲哭無淚,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即回家,可下湖村離家更遠。韓城忙對一位大嬸說了情況,最後說:“大嬸,我想把車子先留在您家,等我把我爸安頓好後再來拿,還有車上的水果……”

那大嬸爽快地說:“孩子,你別急,儘管回去,你車上要是少了一個水果,全算大嬸的!”

韓城連聲說“謝謝”,然後火速趕了回去。

父親的腿傷得相當嚴重,韓城忙把父親送進縣城醫院,又忙著籌錢、伺候,等好不容易有空了已過去了四天。

當韓城再次趕到下湖村的時候,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大嬸完好無缺地交還了三輪車和水果。儘管香蕉和梨子爛了不少,但看得出一個不少。

一晃過去了好多年,機緣巧合之下韓城做生意發了大財,他時時刻刻想著回報家鄉。要不,就為家鄉的父老鄉親建幾座養老院吧,當然了,下湖村是一定要建的,至於上湖村,只好對不起了。

在下湖村養老院建成剪完彩後,韓城突然起了一個念頭:到湖那邊的上湖村看看,一口惡氣憋在心裡好多年了,現在終於可以發泄出來了。

依舊是那棵鬱鬱蔥蔥的大樟樹,依舊是那座院子,只是變得破舊不堪了。同樣變老的還有那個大叔,不過大叔肯定認不出眼前意氣風發的大老闆就是當年的那個瘦小拘謹的水果販子了。

韓城也不說破,先遞過一支煙,然後客氣地說:“大叔,湖那邊的下湖村新建了一座養老院,您肯定知道吧?”

大叔聽了一臉失落地說:“知道,聽說是一位大老闆捐錢建的,還聽說那大老闆一連建了好幾座養老院,可就是沒我們村的。真是怪了,難道我們村的人得罪過他?”

韓城嘿嘿笑了起來,他故作神秘地說:“這個嘛,我倒知道一些原因。聽說那大老闆當年是個水果販子,他到下湖村賣水果時得到過人家的恩惠,可到你們村賣水果時,因為有事離開,結果一車子水果竟全沒了。估計這就是那位大老闆不肯捐助這裡的原因。”

那大叔一聽氣得叼在嘴上的香煙直抖,臉紅脖子粗地叫道:“他不建就不建,不帶這麼潑髒水的!下湖村人是好,可我們上湖村人也不孬,那車水果的事我記得清清楚楚,因為當年這事就發生在我身上。告訴你,我們根本沒有昧他的水果,而是各家各戶給買了,賬本到現在我還收著。”

大叔說著返身進了屋,片刻工夫拿出一本泛黃卷邊的小本子來,打開一看,裡面是歪歪扭扭的字,一筆一筆的賬記得清清楚楚:大汪家2斤香蕉,來福家3斤梨子……

最顯眼的是本子內還夾著一沓子鈔票,各種面額都有。

大叔說:“這就是當年的水果錢。我們為什麼會合夥買他的水果?因為香蕉和梨子放置時間長了會爛。可是自從買下後,那年輕人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不對,應該回來過,因為三輪車沒了,肯定是被他偷偷騎跑了。”

韓城傻傻地看著、聽著,又問:“你們為什麼不解釋一下?”

大叔雙手一攤:“我們也不知道他是哪的,跟誰解釋?看,我們還留下標記哩,就等他回來!”

大叔說著手往上一指,韓城抬頭一瞧,只見那棵大樟樹的枝丫上掛著一塊木牌,多年風雨的侵蝕使得木牌顯得很破舊,上面的字跡也變得模糊了,但因為是紅漆寫的,所以還能勉強看得出來。上面寫的是:水果錢在我家!

牌子最下方還畫著一個箭頭,直指大叔家。這麼多年了,竟然還執著地指著!

大叔接著說:“這筆賬都讓我愁死了,我都保管好多年了,現在看來只有一個辦法──等我死後把這錢捐給村裡,建養老院時多少能幫上一點忙。”

韓城早就驚呆了,就好像腦袋被炸了一下,臉上火辣辣的。原來,這世上還有另一種善良,同樣溫暖,更加貼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中國古典文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