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戰爆發 習近平就躲這裡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核戰爆發 習近平就躲這裡

——日媒曝金正恩曾威脅核炸彈扔北京和上海

近日朝鮮幹部稱〝中國是1000年的敵人〞,2016年日媒披露,金正恩曾發出核武攻擊中國,向北京和上海投放核炸彈的驚人言論。近期朝鮮局勢緊張,爆發核戰可能性增加,港媒關注了位於北京西郊的高層核戰避難所。

海外中文媒體博談網編譯香港《南華早報》1月7日文章稱,地質調查發現一座為中國最高領導層及其下屬、部隊和工作人員修建的核掩體。該掩體建在世界上埋藏最深的石灰岩溶洞之中,這些溶洞在地下超過2公里深,位於異常堅硬厚實的岩層之下。

據政府出資的一項研究介紹,這座核掩體位於北京市中心中央政府總部(中南海)西北方約20公里處的西山國家森林公園下面,處於一群岩洞之中,象一座小城市。

該地堡是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的一部分,2016年中國國家媒體在報道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身著迷彩服參觀該設施時向世界披露了這座地堡。

阿波羅網報道,習近平上任以來,每年新年伊始都會到外地考察。今年跟往年不同,習前往中部戰區陸軍某師進行視察,並罕見強調要實戰訓練、備戰打仗等。有分析認為,這是習對三年軍改的總結。

與往年對比,今年習近平的首次考察直接到軍隊。1月3日,習近平視察中部戰區陸軍某師,隨後發表了講話。他強調,要強化練兵備戰,大抓實戰化軍事訓練,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

習近平從2015年對軍隊改革拉開序幕,將七大軍區調整為五大戰區。特別是今年1月起,習近平下令收編武警的控制權,由中央軍委直接管制,不再歸屬國務院。這也顯示當局的軍改已基本完成。

日媒曝金正恩曾威脅核炸彈扔北京和上海

金正恩上台後,窮兵黷武式的發展核武。自由亞洲電台1月4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一名來自松坪區(Songpyong)的高層主管站在講台上說,儘管日本是100年的敵人,中國是(朝鮮)1000年的敵人。〞

法廣援引日媒《產經新聞》2016年5月30日報道說,時隔36年、於日前恢復舉行的朝鮮勞動黨第七次代表大會,成為金正恩樹立個人集權和威信的場所。為了達到使朝鮮人民對其絕對服從的目的,對內,親自擔任新設的“黨委員長”一職;對外,金正恩採取了極端強硬的態度,即便因此被國際社會完全孤立。

首先,金正恩強調繼續大力發展核武,對聯合國為首發出的半島無核化呼籲視而不見,還宣布解散了與日本就解決綁架日本人質進行磋商的“調查委員會”,對韓國政府也發出攻擊性極強的言論。

但最為令人驚愕的,還是金正恩對中國政府採取的應對態度。由於在金正日生前選擇繼承人問題上,有消息稱,中國政府當時領導層的意見與金正日不同,並曾極力勸導,因此金正恩對北京政府極端仇視,而這個態度在本次朝鮮七大上有了露骨表現。

據悉,在提及中國積极參与聯合國制裁朝鮮的行動時,金正恩表示,中國就是要趕我下台,既然如此,我要用原子彈轟炸北京和上海。

報導說,金正恩如此有悖常理的談話不會公開,但這次的朝鮮勞動黨七大聲明中,對中國採取的對朝制裁舉措進行了抨擊,只是沒有直接點名。

消息沒有透露金正恩是在什麼場合發表如此言論。

中國修建多個核武避難掩體

南華早報文章稱,目前尚不清楚這個指揮中心或掩體是何時建造的,但根據中國國家媒體的報道,幾十年前就已開工,近年來又做了重大升級。

該設施的正門位於西山國家森林公園,因此,如果發生核打擊等嚴重威脅,中國最高領導人從他們的總部——紫禁城附近的中南海,不用走太遠就能進入該掩體,從那裡繼續運作。

自1950年代以來,據信在中國各地修建了幾個這樣的避難所,但它們的確切位置是機密。

這些世界末日避難所通常建在硬岩山下面,可以抵住強烈的爆炸。它們被設計成能長期獨立使用,無需外部供應,並具有先進的通風系統,以過濾掉原子彈產生的放射性污染物。

一些避難所可以象小城市那樣龐大、複雜,具有先進的通信系統,隧道寬度足以走飛機和坦克,空間可以容納1000多人。

北京西山作為核武掩體的獨特優勢

文章援引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員秦大軍的話表示,他們發現了西山地下埋藏超過2公里深的石灰岩溶洞。這使得它們可與喬治亞世界上最深的洞穴——深度約為2200米的Krubera相提並論。

他說,雖然大多數石灰岩溶洞,包括Krubera,都直接暴露在地表或地表附近,但是西山的石灰岩溶洞被埋在一層厚厚的堅硬岩層下面。

石灰岩溶洞是數百萬年由水侵蝕石灰岩而形成。在西山,這些溶洞位於一層岩石之下,該岩石層包括花崗岩,這是自然界中最堅硬的材料之一,平均厚度為1000米。

雖然不知道該核掩體在西山地下有多深,核專家們說,一個地堡需要超過100米厚的岩層做緩衝,才能經受得住核打擊。

掩體的水源危機

南華早報文章稱,秦大軍是一項研究西山地下水資源項目的首席科研人員。他說該項目的目的是調查該指揮中心在世界末日式的場景下是否會用完水。

他說,北京的地下水水位自1990年代以來每年下降1米多,因為為了滿足北京蓬勃發展的人口的需求,井水被過度抽取。

據信一些地下水儲量的補給極少(指水自地表往下流的過程)。他說:“我們認為這些儲量正在枯竭,打開越多的水籠頭,剩下的水就越少。”

但研究結果表明,水危機的風險比以前想像的要低。

從西山眾多水井採集的樣本中發現的微量元素成分分析表明,該地區90%的地下水相對較新鮮,來自地表,意味著雨水、雪、河流和湖泊正在補給水。

該研究還確定了三個主要的地下水源補給源,以及幾條允許水積聚的斷層線。

秦大軍說,目前這個地區的儲量可以滿足一百多萬人的用水需求。

但湖南衡陽南華大學的核科學家劉永表示,如果發生核襲擊,致命的輻射性沉降物存留在水和土壤中的時間比在空氣中長得多。放射性粒子可能會進入地下湖泊或河流,這意味著這些水在可以使用之前需進行處理,他說。

劉永是中國軍事和核工業放射性廢物處理一個研究項目的負責人。他說:“中國已經開發出用於此目的的尖端技術和設備,是世界上最好的之列。”

一種方法是用細膜來過濾污染物,劉永說。然後將該膜浸入熔融玻璃中以遏制輻射,冷卻,密封在水泥中,儲存在特殊容器里。

他說:“可以把它們儲存在地洞里很多年,而不會造成任何傷害。”

南華早報原文 :Where China's top leaders will hide to survive nuclear fallout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