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川人:不忘初心 共產黨人相互殘殺花樣繁多

近日中共官媒報導,內蒙古赤峰市第二醫院放射科副主任田繼偉,因不滿主任張某的工作方式,持續兩年在張某的水杯中下藥,導致張某患上股骨頭壞死,庫欣綜合症,白內障,子宮肌瘤,糖尿病,肝囊腫等多種疾病。張某發現後,錄下田繼偉的投藥過程並報案。最後,張某因不堪忍受病痛選擇服藥自殺,而田繼偉被〝組織〞法院判處無期徒刑。

據了解,田繼偉與張某均是共產黨人,它們都先後加入過中共的隊、團、黨組織,長期接受著馬列主義極端教育。2014年3、4月份,田繼偉因對張某的工作方式不滿,開始多次自制地塞米松注射液與糖水的混合液體,將該液體倒入張某的水杯、保溫瓶內給張某飲用。張某長期飲用該液體後,身體出現股骨頭壞死,庫欣綜合征,白內障,子宮肌瘤,糖尿病,肝囊腫等多種疾病。田繼偉殘殺自己同僚的方法無疑是復旦大學投毒案的升級版。

復旦大學投毒案,又稱林森浩故意殺人案。2013年,中共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2010級碩士研究生,中共團員林森浩與同宿舍的黃洋因瑣事發生矛盾,3月31日,林森浩將劇毒化學品N-二甲基亞硝胺原液投放至寢室的飲水機內給黃洋飲用。4月1日,黃洋飲用該飲水機的水後感覺不適遂前往中山醫院就診。由於病因不明,黃洋病情持續惡化,於4月16日去世,同日林森浩因有重大作案嫌疑被刑拘。林森浩曾在空間中寫到:〝要有一種執著:罵粗口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唯有武力〞。可見,林森浩內心深處有著使用暴力的烙印,它是標準的共產黨人,因一點小事就可以隨意殘殺它人,這就是共產黨人不變的初心。

提起相互殘殺,這一直是共產黨人的專利。2017年12月21日,湖南新化縣警察兼共產黨人陳建湘持槍打死了同為共產黨人的鄒某和段某。據稱陳建湘還要點名殺公安局局長陳鷹等大批〝同志〞。2017年6月11日,湖南新邵縣大新鎮發生了一起共產黨人殺共產黨人的血案,前任村支書因為力阻新任村支書進行村部改造,結果遭新任村支書聚集毆打而死。2017年1月4日,四川攀枝花市國土局局長兼共產黨人陳忠恕持槍進入攀枝花市會展中心,向正在開會的共產黨人連續射擊,市委書記張剡、副書記兼市長李建勤受傷。可見,一言不合便生恨,因恨起殺機,這是共產黨人相互殘殺的套路。

2016年7月29日,福建福州倉山監獄警察陳某在監區外停車場被警察李某持刀傷害致死,經中共公安機關初步偵查,李某系瑣事積怨與陳某衝突導致案件發生。中共官方解釋為〝是夏天火氣大,一時失控引發此案〞,但這只是中共自欺欺人的搪塞之語。中共長期以恨立國,用黨文化和共產主義暴力仇恨理論教育中國人,在長期的政治鬥爭中,中共高層又屢屢帶頭示範相互殘殺,這才是共產黨人嗜好相互殘殺的根源。

1月6日,多維網刊文,引述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3年8月的報導,回顧了震驚國際的王立軍事件中一些鮮為人知的細節。法廣收穫來自重慶警方高層的消息稱,在薄熙來指使下,時任中共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郭維國曾帶著重慶武警總隊的一支反恐突擊隊狙擊手在領館附近伺機擊斃王立軍,可見相互殘殺是中共高層慣用的手段。同樣的,作為中共黨魁的習近平至少2次躲過了周永康等人的暗殺行動;胡錦濤也至少3次躲過了共產黨同僚對它的暗殺;鄧小平也曾7次遭到自己人的暗殺;中共開國黨魁毛澤東一生都在防止被人殘殺和殘殺它人中度過。可見,相互殘殺是共產黨人一直不忘的初心。

共產黨人不僅嗜好殘殺同志、殘殺同僚,而且也殘殺自己的〝情人〞。2005年河南省副省長呂德彬買凶殺妻並碎屍;2007年濟南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段義和策劃轎車爆炸案殺害其情婦;2008年海南省定安縣公安局副局長岑某將情婦陳某用捂堵口鼻腔,扼壓、勒頸造成其機械性窒息死亡;2009年溫州市甌海區區委書記謝再興採用捂嘴、扼頸等手段,殺死其情婦邵某;2010年湖北鄖縣政府辦副主任李光升將情婦李某掐死,並拋屍入江;2014年汕頭市前政協主席、市委前副書記賴益成,在家中殺死情婦後報警自首;2015年內蒙古原公安廳長、政協副主席趙黎平,親自槍殺情婦……這就是共產黨人的本色。

為何共產黨人從高層到基層全都嗜好殺人?共產黨人嗜血的本性與馬列主義主張的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有沒有必然聯繫?歷史證明,提倡鬥爭,嗜好殺戮正是出自共產黨人的初心。馬列主義公開主張用暴力革命推翻政府,用殺戮的方式消滅一切〝反動〞階級,中共現在仍在每天堅持它,並稱之為〝行動指南〞,所以尚殺戮,是共產黨人不忘的初心。據《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研究表明,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事實也正是如此,共產黨人創造了〝階級〞一詞,利用人們對社會不滿的情緒,放大了人們心中的〝恨〞,藉此挑唆人與人相互仇恨相互鬥爭,並趁機搞暴力革命,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在共產主義〝恨〞的驅動下,共產黨人又怎能不相互殘殺?!

正如《九評共產黨》所言,中共〝殺地主〞和〝殺資產階級〞解決了經濟基礎的問題;中共〝殺會道門〞解決了宗教問題;〝文革殺人〞解決文化上和政治上黨的絕對領導權問題;〝六四殺人〞解決了民主訴求問題;〝迫害法輪功〞解決了個人信仰的問題。現在共產黨人相互殘殺則解決了誰領導誰、誰聽誰的問題。可見通過殺戮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是共產黨人慣用的手法,更是共產黨人殺人手段花樣繁多的根源。

現在投毒、槍殺、暗殺、爆炸、勒頸、放冷槍、打毒針、陰謀政變……各種花樣繁多的殺人手段都已成為共產黨人相互殘殺的必備技能,這種冷血的技能恰好暴露出共產黨人以〝恨〞立黨毀滅人類的初心。實踐證明,相互殘殺不僅是共產黨人彼此發泄仇恨的重要方式,而且是解決〝誰領導誰〞的關鍵方法。

只要中共體制存在,所有的中共官員,都不敢忘記〝初心〞,繼續相互鬥爭相互殘殺是它們的生存法則。更重要的是〝誰領導誰〞、〝誰是兩面人〞、〝誰是野心家〞都將以相互殘殺的結果而定,這就是中共的遊戲規則。只要中共不解體,共產黨人相互殘殺將永不停止,中共黨內的〝兩面人〞與〝野心家〞將生生不息……現在共產黨人相互殘殺花樣繁多,這樣邪惡的初心但願能驚醒每一個善良的人,解體中共是中國人終結相互殘殺,進行自救的唯一辦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NTDTV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