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華爾街日報:中國發出複雜的經濟政策信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表示要重視經濟增長的質量,但他仍需要強勁的經濟增長來確保就業和社會穩定。

進入2018年,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權力得到鞏固,權力之大堪比當年的毛澤東,在國內經濟形勢好於預期的背景下,習近平希望淡化束縛政府手腳的硬性增長目標。

換言之,習近平實施中國急需的經濟改革的條件似乎已經到位。

但他會推進這些改革嗎?

美奇金(北京)投資諮詢有限公司(J Capital Research)聯合創始人楊思安(Anne Stevenson-Yang)稱,毫無疑問,這是個極其重要卻很難回答的問題,這麼強大的權力會帶來什麼結果呢?

從習近平的所有官方言論不難看出,他打算維持政府牢牢掌控經濟的局面,同時會在一定程度上進一步推進市場化改革。短期來看,中國經濟需要保持強勁增長勢頭才能達到政府設定的一些目標,而短期的迅速擴張會加大未來經濟持續減速的風險,這使得習近平的改革計劃面臨錯綜複雜的局面。

中國在去年12月公布了2018年經濟發展規劃,正式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作為經濟政策指導原則。這一被外界稱為“習近平經濟學”(Xiconomics)的經濟理論的核心內容就是強化黨對經濟的領導。

儘管習近平和他的經濟副手們曾表示要讓市場力量在經濟中發揮決定性作用(這是習近平第一個任期上任之初常說的一句話),但是近年的情況表明這些計劃在執行過程中遇到很大的難度。

例如,為確保人民幣順利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簡稱IMF)儲備貨幣籃子,2015年中國政府一度採取行動提高人民幣匯率靈活性。然而,在當年8月份中國央行引導人民幣貶值後,人民幣市場化改革行動突然中止。

人民幣的意外貶值震動了全球市場,迫使中國放棄了跨境資本自由流動和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計劃。隨後,中國政府採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來支撐人民幣走勢,包括央行大舉干預匯市、實施新的資本管控措施以及上調利率以確保資金留在國內。

如今,人民幣已經正式“入籃”,但中國政府已不再將放開跨境資本流動列為一項政策目標。

開闢經濟發展新路徑

眼下,中國的改革話題更多是關於對政府主導的經濟模式進行微調,而不是鄧小平時代那種大刀闊斧的市場化改革。進入新任期後,習近平已多次提到要“輕增速、重質量”,比如放慢擴張速度以減緩債務增長,以及降低污染水平。

中國在這方面呈現一些積極跡象。去年12月末,中國首次公布了綠色發展指數,以敦促地方政府減少污染,促進經濟更加可持續發展。在全國各地,有關部門正採用更加嚴格的環保標準迫使生產企業升級其設施,否則將面臨被關閉的風險。

江西銅業股份有限公司(Jiangxi Copper Co.,0358.HK,簡稱﹕江西銅業股份)、銅陵有色金屬集團股份有限公司(Tongling Nonferrous Metals Group Co.,000630.SZ)等一些中國最大的金屬生產企業已停產。江西省政府一位官員稱,控污染是2018年的主要經濟任務,大家都認真對待這一問題。

事實證明,找到正確的經濟發展道路將困難得多,因為中國無法承受經濟大幅回落的代價。中國政府仍然需要經濟保持一定增速,以確保就業和社會整體穩定。事實上,很多政府顧問和經濟學家預計, 中共領導人的2018年經濟增長目標不會低於2017年6.5%左右的目標水平。

2017年中國經濟增速為6.9%,高於上述目標,這對中國政府而言實際上令事態複雜化:2017年中國經濟的強勁表現是受到政府投資和仍然興旺的房地產市場推動,也得益於全球市場對中國出口商品的興趣升溫,這意味著如果2018年中國經濟增速略微下降,可能會讓政府感到難堪。

與此同時,政府官員本身似乎也對放慢經濟增速發出了不同的信號。顧問和經濟學家指出,在2018年經濟發展規劃中提出保持信貸規模“合理”增長,表明政府雖然在談論增長質量,但首要任務仍是維持經濟的較高增速。

棘手的債務問題

此外,過去兩年間,習近平還將削減債務作為其經濟規劃的一項核心內容。然而,不僅債務水平繼續升高,中國政府內部還越來越意識到,中國實際上無法在不傷及經濟增長的前提下削減債務水平。去槓桿的目標已被淡化成一項控制債務增長的任務。

習近平“輕增速”的努力面臨另一個複雜因素,這就是他自己對於未來數十年達成多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目標的承諾。這些目標是習近平在去年10月份開啟他第二屆任期的中共十九大會議上確定的,其中包括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

這些目標實際上意味著,中國經濟未來多年的增速需維持在與當前增速相當接近的水平。

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China Development Research Foundation)副理事長劉世錦去年12月在北京舉辦的一個論壇上問道:最佳增速是多少?他表示,按照他的分析,中國經濟每年需增長6.3%才能達成2020年GDP比2010年增長一倍的目標。

劉世錦稱,關鍵是2020年之後的增速如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