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風暴」來臨時的政治智慧:能逃的快跑!

——文革風暴來臨時應有的政治智慧:能逃的快跑!

政治和哲學一樣看似沒用,實則有大用,它們是解決人生方向性大問題的。何以見得?我們先講講馬思聰的故事。馬思聰是著名的作曲家、音樂教育家,被譽為中國小提琴第一人。1949年馬思聰被任命為中央音樂學院的院長。文革爆發後,馬思聰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受盡凌辱。1967年馬思聰率全家偷渡到香港,後定居美國。巫寧坤,翻譯家,今年98歲,現定居在美國。1951年,正在美國芝加哥大學攻讀英美文學博士的巫寧坤,接到燕京大學校長邀請他回國任教的急電之後,決定放棄他的博士學位,回去為“新中國”效力。1954年起,巫寧坤開始受到批評批判,1957年反右運動中被打成極右派。1991年,巫寧坤離開了中國,到美國定居。後來,巫寧坤將他的苦難人生和共產極權的罪惡寫成了一本書《一滴淚》。1945年春,法學家瞿同祖應魏特夫之邀赴美,任哥倫比亞大學中國歷史研究室研究員,從事漢史研究。1955年,被聘為哈佛大學東亞研究中心研究員。1965年,也就是文化大革命爆發的頭一年,瞿同祖回國了。因沒有工作,只好返回原籍,直到1978年才調入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1965年是瞿同祖先生學術生涯的轉折點,從此,再無佳作問世。

通過三位大師馬思聰、巫寧坤和瞿同祖的坎坷人生,我們可以發現他們有相似也有不同。相同點是都落入中共羅網。不同點是馬思聰拚死掙脫,重獲自由,他得益於醒悟和勇氣;巫寧坤在羅網張開後,毅然定居美國,寫出了重要著作《一滴淚》,他得益於醒悟。瞿同祖在逆境面前,則選擇順其自然,豁達長壽。可見,在亂世中,人應有政治智慧,一是要有政治敏銳性。如果他們關心政治,了解中共的極權本質,1949年前馬思聰就離開大陸,巫寧坤和瞿同祖選擇留在美國,則他們都有精彩人生和大的作為。二是要醒悟。人很難識別羅網,但掉入羅網後要醒悟,要尋求辦法逃脫。三是要有勇氣。在羅網中要冷靜、智慧和有勇氣,拚死一搏,尋求生機。四是,難以逃脫,則要調整心態,在艱難中生存下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