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牛耕:一個給中國用戶節省了兩千年的互聯網之神

——他找不到和解的那個人 只能與過去和解

當時有人估算,快播一共給中國用戶節省了兩千年時間。在鼓吹‌‌「國民時間‌‌」,搶佔用戶時間為榮的今天,快播堪稱一股清流。在快播落難時,其CDN技術仍是其他公司的爭奪焦點。這是一場水面下的戰爭,至今阿里、騰訊和網宿仍紛戰不休。

快播王欣出獄了。他‌‌“洗了澡,理了發‌‌”,打算再投身互聯網創業。而無數投資人和‌‌“欠他一個會員‌‌”的觀眾,已在外面等候多年。

在入獄前,他是技術天才,是產品經理之神,是5億用戶帝國的締造者。而他出獄時,互聯網已天翻地覆:網路視頻、短視頻和視頻電商,各自有了嚴陣以待的巨頭。流量黃金年代一去不返。他像一個滿級小號,丟了所有裝備,孤零零站在BOSS面前。

這個創造過奇蹟的男人,將如何面對今天枯燥的中國互聯網呢?他身懷的平等、免費夢想,在這個時代還成立嗎?

一個互聯網之神的辛酸成長史

王欣的故事,是一個互聯網創業者的辛酸成長史。

BAT中,馬雲有一個曲協主席當爸爸,馬化騰有父親開著賓士去給自己公司做帳,李彥宏有海外背景和加州的菜園子。但王欣什麼都沒有,他的出身堪比眾籌雞蛋去上大學的大強子。

據妻子回憶,王欣出身在一個湖南的礦工家庭,但很早就展現出對技術的痴迷。

1999年底,他初到深圳,加入了一家即時通訊公司做副總,負責技術研發。即便如此,他家裡窮得叮噹響,經常要和妻子去存錢罐扒拉零錢買菜吃。

2002年,他成立了點石科技,做P2P(點對點傳輸)服務。這段時間,他遇到陳天橋,相談甚歡,但拒絕了盛大的收購邀請。不過他還是前往盛大,參與‌‌“盛大盒子‌‌”的開發。

如今看來,這款‌‌“網路電視機頂盒‌‌”十分有前瞻性,正是巨頭們爭搶的家庭流量入口。但當時政策和內容環境遠未成熟,項目很快擱淺。他回到公司,但已經沒了自己的位置。

在這段時間,王欣過得迷茫又消沉。直到有一天,他兩眼放光地跟妻子說,想到一種能‌‌“邊下邊播‌‌”的方式。因此成立了快播。

到2014年王欣入獄時,快播已積累5億用戶,堪比今天的許多互聯網巨頭。王欣也因此被冠以‌‌“技術天才‌‌”之名。直到今天,許多創業者談起他仍讚不絕口。

快播錯過的這些年

在當時,快播有許多前無古人的新特性,每一個似乎都通往未來。

1、利用P2P技術,邊下邊播。

當時有人估算,快播一共給中國用戶節省了兩千年時間。在鼓吹‌‌“國民時間‌‌”,搶佔用戶時間為榮的今天,快播堪稱一股清流。

2、可直接利用BT文件和迅雷下載鏈接播放。此外還有LBS功能,能看到附近用戶分享的視頻。

拋開視頻內容不談,它完全顛覆了以往的中心化存儲、傳播方式。這條路的終點在哪,現在都無從知曉。

3、萬能播放器,能打開所有視頻格式。當時,播放器要播放視頻,需按文件格式向外國公司支付費用。快播一邊默默交錢,一邊申請了專有格式qmv+,通過用戶增長吞噬市場。

據稱,當時王欣將壟斷者realplay當作顛覆目標,在快播之後,國內前十榜單天翻地覆,全都成為了中國播放器。

4、開發‌‌“流量礦石‌‌”(閑置帶寬再利用),利用閑置帶寬為其他人服務。同時,快播還通過自己的視頻加速技術,將視頻載入從平均15-20秒縮減到5秒,能為網路視頻運營商節省巨額帶寬費用。

在快播落難時,其CDN技術仍是其他公司的爭奪焦點。這是一場水面下的戰爭,至今阿里、騰訊和網宿仍紛戰不休。

5、研發‌‌“視頻內跳轉鏈接‌‌”,為視頻+電商打開可能。這依賴快播自己的qmv+格式,直到被查封還在研發中。

如今,電商和視頻創業者,每家都有一個版本的‌‌“視頻跳轉電商‌‌”故事。推動者大如阿里巴巴+優酷,小到H5程序員。

然而發展如何呢?一件事能夠說明:7億用戶的快手,把電商當作變現故事。然而他們吸引點擊的方式,仍是在博主信息里掛鏈接和微信。

6、能直接將長視頻剪切成短片段。在2014年,中國智能手機普及率僅66%,還被認為是‌‌“非理性增長‌‌”。快播坐擁5億用戶,幾乎直接壟斷了短視頻剪輯,未來做傳播,也順利成章。當時用戶確實買賬,直接帶動了最初1500萬人的增長。

如今回頭看,這可能是快播最具想像的方向之一。快播當時在視頻流量、用戶傳播(而且是P2P式)和快速剪輯方面都遙遙領先,而且已探索電商變現。如果繼續向前,從視頻殺入電商領域也未可知。

但快播沒能前進。如今僅快手就估值180億美元,今日頭條則用西瓜小視頻、抖音、火山等全方面轟炸。而當初最可能統治的玩家,還沒開始就已經隕落了。

史詩級產品經理,如今從頭再來

在王欣身上,有眾多的‌‌“不可思議‌‌”。他說過,‌‌“用戶能想到的,我都能做出來‌‌”。如果他沒身陷囹圄,‌‌“產品經理之神‌‌”還會是張小龍嗎?這恐怕是許多創業者的疑問。

游密科技的創始人老白,面對新芽採訪,就對王欣評價甚高:‌‌“他給我的感覺是,一定可以的。這人遲早要成大事。‌‌”

老白的領域是‌‌“通訊雲‌‌”,在王欣入獄前就與他相熟。

當時做快播小方,王欣拿來給老白看。‌‌“在我這裡搗鼓半天,最後說,還有不少得改的。‌‌”但老白對這個小玩意印象甚好,覺得手感和交互都不錯。‌‌“他對用戶需求的細節把握和分析都很到位。‌‌”

老白說,即便王欣出來,‌‌“還很看好他做新產品的能力。‌‌”‌‌“其實好多人都等他出來做事情。‌‌”

確實,王欣每次的出獄傳聞,都能掀起創投圈的小風潮。去年12月,他的妻子在微博預告出獄消息,就引起了廣泛討論。有投資人在微信群表示,‌‌“能投這種沒理由肯定投,但應該投不進去。‌‌”‌‌“看來我要去監獄搶人了。‌‌”‌‌“應該獄中就簽了TS,輪不到我們了‌‌”。

對於王欣,除了千千萬萬投資人,老白也歡迎他的歸來:‌‌“王欣是普普通通的一個鐵匠,我是木匠。‌‌”王欣的微博名叫‌‌“快播王鐵匠‌‌”,簽名是‌‌“能一輩子做產品是我最大的樂趣‌‌”。老白解釋說,‌‌“看需求看的務實,做東西做的紮實。這樣的人創業,總能成的。‌‌”

版權、分級:世界並不如此美好

對於王欣,有人甚至玩笑說,‌‌“天使得20億起‌‌”。除了對他產品和技術能力認可,很多人更是一種聲援。畢竟當年,快播在用戶量、產品和技術上確實創造了奇蹟。而他遭受的舉報和審判,許多人看來也沒那麼公正。

許多年後,被傳‌‌“舉報元凶‌‌”的樂視已成一灘爛泥,無數人詛咒成真。而惹惱優酷、騰訊的版權,也蒙上另一番色彩。

‌‌“獨家版權取代了產品創新和用戶體驗,成了行業的主要壁壘。‌‌”丁磊這樣評價今天的版權市場。

當時,騰訊QQ音樂、阿里的蝦米正用‌‌“版權武器‌‌”進攻網易雲音樂,讓丁磊心灰意冷。‌‌“獨家版權並沒有給音樂創作者和用戶帶來利益,正版化的蛋糕反而被資本運作掉十之八九。‌‌”在丁磊看來,這是一場打著版權名號,實為資本傾軋的戰爭。

除了音樂,視頻也正現出怪象。二次元彈幕網站Bilibili,曾因不收費和不加貼片廣告深得人心。但優酷土豆、愛奇藝和B站買了東京電視台同一部番後,通過東電施壓,要求‌‌“B站也得付費觀看‌‌”。

陳睿妥協,打折售賣大會員。然而某家繼續施壓,要求東電逼B站加貼片廣告。忍無可忍的陳睿,下架了東電所有番劇,佔B站全部版權番的1/3。

在他看來,用戶體驗更重要。在中國,版權成了大公司打擊小平台的武器,確實成了用戶體驗的對立面。無數人聲援B站:‌‌“你們打吧,大不了我去網盤看。‌‌”盜版又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返潮了。

至於分級,則更加不能言說。‌‌“流媒體因××網站被發明‌‌”,終究是一個美好傳說。

在當年,王欣開發快播,就是想‌‌“無障礙地分享視頻‌‌”。據他妻子說,開發快播小方,也是因為‌‌“想讓所有人都能免費通過電視看到互聯網的視頻內容‌‌”。王欣所幻想的,始終是與中國商業格格不入的世界。

創業路上的一道坑

李一男、孫宏斌、王欣……無數技術天才、少年英雄都曾在風頭上隕落,出獄時已錯過一個時代。

但身懷大志者總能再起。李一男在看守所里時,曾託人帶信給任正非,大意是自己做得不對,深感悔恨。但‌‌“華為是狼性的企業,不可能輕易原諒我。‌‌”如今他已出獄,重回小牛電動車,少了當年的銳氣,多了羞澀和沉穩。‌‌“真疼啊‌‌”,李一男說。

孫宏斌則在監獄呆了4年,與王欣更相似。這個聯想新太子,當年被柳傳志親手送進監獄,度日如年。但出獄後的第18天,他主動邀柳傳志吃了頓飯,道歉和解,並借錢創辦了順馳。

孫宏斌說,他後面的故事,很大程度上源於跟柳傳志和解。‌‌“如果我想不開,出來以後拎著把刀子,就把柳傳志給宰了。但是你拎著刀子,誰也不敢跟你打交道了,你這一輩子就永遠沒戲了。‌‌”

比起他們,王欣並沒有那個能和解的人。他只能跟過去和解,咀嚼以往的經驗:如果我聽投資人的話,如果對關鍵問題保持敏感……但好在,他的技術敏感仍在,人設光環也未崩塌。很可能他會像當年俘獲5億用戶般,幫我們重新理解這個流量枯竭的時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新芽NewSee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