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微信在澳被質疑:「你發的每句話都被監控」

在圍繞中共試圖影響和監控澳洲的激烈辯論中,人們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微信。

這個中國社交媒體平台、手機通訊應用程序、支付渠道和零售商是中國數字市場的領軍者,其母公司——香港上市公司騰訊是全球10大公司之一,市值超過5000億美元(6,400億澳元)。

然而,相對於騰訊所擁有的財務優勢,微信卻存在深刻而詳實的安全漏洞。

這個問題本應成為去年關於中共在澳大利亞的干擾和監視的辯論的一部分,但卻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視了。

微信與此有關,是因為任何與中國人互動或在大陸做生意的人都必須擁有這個應用。

它實際上是通往中國的數字門戶,有8億多用戶,從傳播法律建議和投資機會,到安排晚餐和交換聯繫信息。

與中國互動而不擁有微信是不可能的。由於諸如WhatsApp和Facebook Messenger等通訊軟體在中國被封鎖,對微信的依賴就更加突出。

在2016年10月的一份報告中,大赦國際(Amnesty International)查看了11款全球通訊軟體的加密系統有效性,並對它們進行了排名。

「審查和監控」

雖然Facebook Messenger和WhatsApp得到73分,蘋果的FaceTime和iMessage得到67分,但微信得分為零。

大赦國際指出,微信不提供端到端的加密——保障用戶隱私的黃金標準——留下了通過“後門”訪問其信息系統的可能性。

為了公平起見,報告也指出,鑒於“中國法律和法規嚴格控制互聯網”,想要實施任何這些隱私措施在法律上和政治上都會非常困難。

也就是說,它的結論是微信同時受到“審查和監控”。

這不僅適用於居住在中國的人。

澳大利亞堪培拉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網路安全分析師雷恩(Fergus Ryan)說:“中國已經有效地擴大了對境外互聯網的監管。

“騰訊(微信的母公司)始終遵守 中共當局的每一項信息請求。”

正如瑞恩所見,這就是騰訊與蘋果和Facebook之間的關鍵區別。

「監視我的私人信息」

英國《金融時報》駐中國的科技記者楊媛(音譯,Yuan Yang)回憶上個月與移民官員的談話時證實了這一點,因為對方無意中提到了她發送的私人信息。

“他(官員)是否意識到,他是通過監視我的私人信息才知道這些的,而不是通過我在微信上公開的東西。”她在推特(Twitter)上說。

正是因為缺乏隱私以及可能包含間諜軟體或惡意軟體,印度國防部去年12月份決定禁止服役人員在手機上使用微信和其他類似的服務。印度國防部指示服役人員刪除了微信和其他41個與中國有聯繫的應用程序。

隱私至上

在回答《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的問題時,騰訊否認它容忍或允許使用間諜軟體,並稱隱私和數據保護是其重中之重。

它補充說,自2014年以來,騰訊已獲得美國互聯網隱私公司TRUSTe的認可,並且只在法律上有強制性要求時才會向執法機構提供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TRUSTe已經被聯邦貿易委員會認定為欺騙消費者,堪培拉大學互聯網安全中心的菲爾(Nigel Phair)表示,騰訊一直被迫向當局交出信息。

但他表示,用戶面臨的更大問題不僅僅是微信的隱私缺失,而是用戶的元數據如何與中共當局分享。“元數據比你發送的任何消息都更能反映你的習慣。”

雖然騰訊否認它侵犯了用戶的隱私,但最近的一個案子似乎能夠得出不同結論。去年9月,一名北京男子因在微信聊天群中開了一個有關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的玩笑而被判入獄九個月。

雖然其他國家也曾有人因為開恐怖主義玩笑而坐牢,但問題是,該男子的言論不是發表在公開論壇上,而是在一個私人聊天群中。後來,他發送的微信消息被當成呈堂證供,並用來給他定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1688澳洲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