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程曉容:解密檔案:這麼多名人是特務

——克格勃解密檔案曝光紅色監控網

大陸戲劇家英若誠就曾為中共安全部門工作。他在自傳《水流雲在》里披露了一些內幕。1952年,彭真與英若誠見面,要求他保持和已有的外國同學與熟人的聯繫,注意這些人的反應,隨時通知政府,「這對國家、對黨、對我軍都會很有用」。於是,英若誠夫婦經常白天接待外國友人,當晚就會寫出一份長篇報告,裝進寫有化名的檔案袋上交。

近幾年,美國開始掀起關閉孔子學院的聲浪。(周行/大紀元)

不久前,立陶宛公布了最後一批克格勃解密檔案,其中披露,著名男演員巴尼奧尼斯以及著名小提琴家索德茨基斯曾多年為克格勃服務,兩人都有克格勃代號。這個消息震驚了立陶宛社會,巴尼奧尼斯的兒子和多年同事都表示難以置信。

美國之音報導,據解密檔案內容,巴尼奧尼斯於1970年被克格勃招募,他的任務是負責收集居住在西方、特別是美國的立陶宛僑民情報,以便克格勃跟蹤監視。巴尼奧尼斯生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他在70年代訪問美國時,與當地的立陶宛僑民有過接觸,他返回蘇聯後,被迫向克格勃彙報,但在材料中編造了許多細節。

立陶宛歷史學家納爾維達斯說,蘇聯秘密警察的觸角曾波及立陶宛社會的各個角落。在那個年代,許多人出於安全、事業等多種原因可能被迫為克格勃服務。他估計當時立陶宛的實際線民人數或達10萬。

利用線人對民眾進行監視和告密,是卑鄙的伎倆,另一方面,線人也把自己置於難以揮去的陰影中。

大陸戲劇家英若誠就曾為中共安全部門工作。他在自傳《水流雲在》里披露了一些內幕。1952年,彭真與英若誠見面,要求他保持和已有的外國同學與熟人的聯繫,注意這些人的反應,隨時通知政府,“這對國家、對黨、對我軍都會很有用”。於是,英若誠夫婦經常白天接待外國友人,當晚就會寫出一份長篇報告,裝進寫有化名的檔案袋上交。

作家陳沅森著有自傳《一個原中共線人的懺悔》,他在1963年至80年代初被迫充當了長沙市公安局政保科的特務。他在書中寫道:“廣義地說,在‘群眾專政’時代,人人都淪為共產黨的特務或線人,人人手上都沾了血;狹義地說,像我這樣曾經當過專職線人的,至少有大幾百萬。因此,我們每一個活著的人都應該懺悔。”

“在共產黨統治初期,曾宣傳過‘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我認為應改為‘舊社會人是人鬼是鬼’,‘新社會把好人變成鬼’。——在這裡,‘變成鬼’包含兩層意思:一是把好人槍斃了,變成了死鬼;另一是把好人變成特務、線人那樣的魔鬼。曾經變過魔鬼的人,通通需要懺悔啊!”

陳沅森還表示,他努力懺悔,“使自己覺醒,不敢再對人民犯罪,堅決與中共克格勃脫鉤。”

浙江民運人士黃河清在《告密與特務統治》一文里講述了鄰居向領導告發他的事件,他說:“鄰居賣了我,領導人又賣了鄰居。這種雞毛蒜皮的事因告密制度變得格外醜惡下作。這種告密制度已經演變成一種黨文化,瀰漫在神州大地的每一個牆旮旯,充斥著6億、7億、8億、10億、12億人民的政治生活、經濟生活、文化生活、家庭生活、夫妻生活的種種切切、點點滴滴。一斑可窺全豹,中國大陸的人心被中共糟踐到何種程度!”

一位讀者在美國之音網站留言說:“中國(中共)的國安部、公安部、外交部、外事辦、台辦、僑辦、港澳辦、各種協會等涉外機構和協會都有間諜機構和人員,孔子學院是典型的間諜組織。”

共產極權無一例外地對人民實行嚴密監控,動用警察、秘密警察、特務、線人等多方人馬,在國內和海外布下一張大網,禁錮自由、壓制人權,同時向民主社會滲透。這一次,又一批克格勃密檔的公開提供了有力的新證據。這些機密信息曝光過去的黑暗,同時警示眾人,必須清除共產餘毒,正視嚴峻的現實。

在立陶宛,前克格勃大樓現在是共產黨迫害和蘇聯佔領紀念館,立陶宛還設有民眾抵抗和民族滅絕研究中心,專門研究蘇共專政迫害。在東歐前共產黨國家、波羅的海三國以及前蘇聯成員國,反思共產罪惡、清除共產主義思想的工作一直都在進行中,這對於現今共產黨仍在執政的國家都有著積極的影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