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塞班島:一塊很像中國的美國領土?

彭博新聞社另一篇名為《中國一家賭場佔領了美國一塊土地》的報道寫道:「塞班島雖仍是美國領土,仍使用美元、美國郵政和美國法律,但2014年,當一家中國賭場運營商抵達這裡——在幾乎完全不受懲罰的情況下——將塞班島變成了美國金融體系的一個後門的時候,這個地方似乎越來越不像美國了。」

塞班島中國工人抗議承包商侵犯勞工權益(Emmanuel Erediano of Mariana Variety提供)

美國執法機構再次搜查了爆出雇中國黑工的塞班島賭場辦公室。有美國媒體指塞班島已成被中國賭場佔領的一片美國領土。有跡象顯示,來自中國大陸的巨額賭資流向已經引起美國聯邦政府有關機構的注意。

塞班賭場再遭FBI突襲

據熟悉內情的消息來源,上周美國聯邦調查局再次搜查了總部在香港的博華太平洋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在美國領地塞班島的辦公室。

據彭博新聞社星期三的報道,聯邦執法人員從該公司辦公室搜走了一些文件。

去年3月,美國聯邦調查局首次搜查了這家公司在塞班島的辦公室後,爆出了該公司建築承包商非法招募中國工人,以旅遊簽證進入美國,在那裡打黑工的醜聞。

塞班島是美國在太平洋的北馬里亞納群島自由邦中最大的島。二戰後聯合國授權成立太平洋島嶼託管地,由美國管治。1978年1月北馬里亞納群島邦成立自治政府,1986年11月正式成為美國領土。根據2010年的人口普查數據,該島人口為48000多。

2014年塞班島自治政府因資金短缺,放開了對賭場的管制,並授予博華太平洋公司修建賭場的許可。

塞班島賭場生意興隆引國際關注

隨著澳門賭場因中國反腐運動逐漸蕭條,塞班島這個距離中國僅4小時飛行航程的賭博業吸引了中國大款到這裡來豪賭。

2015年博華太平洋在塞班島開了一家小型賭場——太平洋娛樂。這家只有16張輪盤堵桌的臨時小賭場,一年營業額竟高達320億美元,盈利遠超號稱世界最大博彩市場的澳門,震驚了博彩業和金融業人士。而這些現金流也引起了美國財政部有關機構的注意,開始監督可疑的資金流向。

彭博新聞說,自2014年抵達塞班島以來,博華太平洋已成為該島的主導力量,“它已經向(北馬里亞納群島)總督拉爾夫·托雷斯的家族支付了數百萬美元的款項,其中包括長期土地租賃交易,僱用其兄弟的律師事務所打理塞班島的法律事務。”

但報道說,“總督及其親屬表示,他們沒有任何不當行為。”

政府腐敗是FBI刑調最高優先

聯調局在上周搜查後發表的聲明中說,“公共腐敗是聯邦調查局的刑事調查最高優先。民選的或任命的官員受委託和被期望以他們的誠信來保護人民的利益。當這種信任被背叛時,我們政府的安全和穩定就遭遇風險。聯調局要求任何人如果知道誰違反了聯邦法律的消息務必跟他們聯繫。”

現在還不清楚聯調局上周突襲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但是,鑒於中國工人在賭場工地打黑工問題美國勞工部已經跟4家中國承包公司達成協議,此次突襲可能另有所指。塞班島賭場揭示出的問題可能有更多深層隱情。

彭博新聞社另一篇名為《中國一家賭場佔領了美國一塊土地》的報道寫道:“塞班島雖仍是美國領土,仍使用美元、美國郵政和美國法律,但2014年,當一家中國賭場運營商抵達這裡——在幾乎完全不受懲罰的情況下——將塞班島變成了美國金融體系的一個後門的時候,這個地方似乎越來越不像美國了。”

一方面,賭場接待主要來自中國大陸的富豪,每月處理他們投注的20多億美元的賭資;另一方面,在施工現場數百名以旅遊簽證進入的中國工人掙著低於美國最低標準的工資,擁擠在條件很差的屋子裡,許多人還得忍受各種工傷。

去年3月30日賭場工地發生一名工人摔死事件,美國聯邦調查局對工地進行了突襲,在一家承包商的辦公室里查出一份以旅遊簽證來打黑工的150個中國人名單;在另一家承包商辦公室查出181本中國護照。賭場工程於去年4月初被叫停。

中國工人受中介騙打黑工

美聯社的報道說,曾在塞班島賭場打工的周慶江說,他是被騙到那裡打黑工的。中介當時告訴他,只要支付數千美元中介費就可以去那裡打工,保證月薪3000美金。但10天後,當他來到了塞班島後發現,每天要工作14小時,工資卻只有中介保證的一半都不到。

而要進入建築工地打黑工,工人還得再支付上崗費,一般是1000美元。有一對夫妻竟然支付了高達17000美元的介紹費。

張桂林告訴美國之音,他在中國支付了35,000元人民幣的中介費到MCC承包的項目打工。工作結束後,轉到同一賭場的另一個金螳螂公司承包的項目,他必須再付1500美元介紹費。

彭博新聞社記者採訪了一名當地醫生,他給從腳手架上摔下死亡的工人做了檢查。這名醫生說,死者身上的工作服已經被人脫掉,“他們試圖模糊他的身份,讓外界對賭場了解越少越好,”

這名醫生說,跟據保留的記錄,許多中國工人受過工傷,骨折、撕裂、刺傷、脫臼、被金屬穿透眼睛等。張桂林說,他在給MCC幹活時兩次受工傷。

美國檢察官後來起訴了幾名博華太平洋建築承包商的僱員。聯邦政府的介入也收緊了對塞班島賭場僱工情況的監督。

之後,那些將中國工人帶到塞班島的中介和建築工地的管理人員紛紛逃離,讓很多中國工人陷於無人管無人問的困境。

工人們開始進行公開抗議。美國勞工部派員了解情況,幫助他們計算被欠薪資和繳中介等費用數額。

美國政府幫中國工人討薪

勞工部上周宣布,已經與在塞班島施工的4家中國承包商達成協議,他們同意支付曾在那裡打黑工的數千中國工人約14萬美元的欠薪和賠償。

一直關注塞班島中國工人勞工問題的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法律研究所的研究員何宜倫表示,勞工部分別跟四家承包商達成協議,“其中一家在一年前就達成了,跟金螳螂公司是在半年前達成的,實際上有一批工人已經拿到了錢。”

但他說,還未拿到錢“涉及最多的是倍立達和MCC兩家公司的工人。”MCC是中國冶金科工集團有限公司在當地的分公司MCC國際塞班。

何宜倫說:根據協議“5月份前這兩家公司必須把錢交給勞工部,然後勞工部根據哪個工人被欠了多少錢,他們會做一個計算,怎麼分配這個錢。”

何宜倫表示,由於有些工人的名字可能不在公司名冊上,或者他們不願意把自己的名字交給勞工部,就有可能拿不到應得的錢。但如果他們願意,仍可主動向美國勞工部舉報。

中國工人仍可向勞工部舉報

何宜倫說,美國勞工部塞班島辦公室的電話是670-233-0740,或者勞工部的微信帳號為usdolwd。

博華太平洋賭場酒店雖然在去年夏天部分開張,但整體工程遠未完成。原來的中國工人都回國了,誰來繼續做完這個工程?怎麼才能避免類似的勞工剝削情況再度發生?

何宜倫表示,雖然賭場現在表示要僱傭美國工人,但他估計還是會有一些中國工人或外國工人參加下一階段的項目。他建議承包商應該購買適當保險,“當發生拖欠工資等有爭議問題,就容易得到解決。”

他還建議賭場應該對工人進行一些必要的基本權利的培訓;“還可以請一個獨立的第三方,監督承包商,保證承包商按照法律辦事,保障工人拿到應得的錢”。

“賭場如果確實不想讓類似事件發生,他們不應該等美國勞工部強迫他們做這些事,他們可以主動地說,我們會採取措施來避免類似問題的發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